当地时间9月2日,在德国柏林举行的2022年国际消费电子展(IFA)上,Meta宣布和芯片公司高通签署了一项多年协议,分享其开发未来Metaverse平台的技术能力。而作为协议的一部分,高通公司将向Meta的Oculus Quest等设备提供基于骁龙扩展现实(XR)平台的定制芯片组。

高通以为跟Meta签了一项长期协议,后者会放弃自研XR芯片,没想到那只是Meta的缓兵之计,Meta依旧对自研XR芯片很执着。

Meta最新的招聘信息显示,该公司正在招募一位全新的芯片自研项目负责人(VP职称)。Meta称:“我们目前正在寻找一位经验丰富的高管来领导我们的所有芯片相关计划。这支不断发展的芯片团队主要负责支持我们产品和研究活动的所有芯片需求。芯片团队将着重于提高我们为AR和VR系统开发的系统的处理能力,以及降低相关功耗。”

那么问题来了:明明有高通提供XR芯片,为何Meta依旧对自研XR芯片情有独钟呢?本期的锐评,将为你展开分析。

受挫

Meta在2018年开始就成立了专门的团队去研发XR芯片,当时Meta挖来了谷歌芯片产品负责人沙赫里阿尔・瑞比,并任命其为芯片自研项目负责人,专注于构建支持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的芯片。

尽管Meta布局自研XR芯片很早,奈何该公司的芯片研发却不顺利。今年4月有报道称,Meta的员工正在与芯片代工厂一同工作,为目前尚未宣布的增强现实头显生产订制芯片。同月还有报道称,Meta在生产订制芯片的过程中遇到了一些障碍,迫使其在第二代Ray-Bay智能眼镜中使用高通芯片作为替代。

此番Meta招聘芯片自研项目负责人,这表明扎克伯格依然希望打造出独有的,且能够专为AR/VR元宇宙优化的XR芯片,并愿意继续投入资源来支持芯片自研。

原因

至于Meta为什么要研发XR芯片,在笔者看来有以下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

主要源于Meta公司CEO扎克伯格的要求

他一直希望打造一个完整独立的生态系统,涵盖操作系统和芯片等各个软硬方面。除了如同苹果一样增强对供应链上下游的话语权之外,自研XR芯片项目同时能够帮助团队进一步有针对性地优化AR/VR设备

值得一提的是,Meta不仅有自研芯片的想法,还对自研操作系统跃跃欲试。目前,虽然Meta在Quest头显中使用Android系统,但有报道称,该公司正在为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设备开发自主操作系统。有媒体报道,Meta暂停了一个名为XROS、可能涉及操作系统的项目。对于这篇报道,Meta的回应是,该公司“仍在为我们的设备开发高度专业化的操作系统”。

第二个原因

高通收费太“贵”了。

调研机构IDC的数据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全球VR头显市场出货量较去年第一季度相比增长了241.6%,Meta旗下产品Quest 2占据了虚拟现实硬件市场约90%的份额。

而Quest 2搭载的正式高通的骁龙XR2芯片,凭借Quest 2的大卖,高通赚的盆满钵满,众所周知,用高通的芯片,得交很高的专利费,以手机芯片为例。

根据高通协议,对于面向在中国销售使用的手机终端,高通对3G设备收取5%、对不执行CDMA或WCDMA网络协议的4G设备收取3.5%的专利费。值得注意的是,高通收取的专利费并不是基于提供的芯片的价格基础之上,而是基于整机,即每一种专利费的收费基础是设备销售净价的65%。也就是说,即便是手机上镶嵌了一块钻石,高通也会按照一定比例收取钻石价格的费用。

高通的整机收取专利费的模式,引起了魅族与苹果的抗议,尤其是苹果,一度拒绝交专利费,后者被高通于2017年告上法庭,双方为此缠斗多年,最终以双方和解告终。美国时间2019年4月16日,苹果与高通达成和解协议,双方撤销在全球范围内的法律诉讼。

根据双方对外公开的新闻稿里称,和解协议中包含苹果向高通支付一笔金额不详的款项。双方称将继续合作,同时公布了为期6年的新授权协议,且可以选择延长两年,此外还有一项为期数年的芯片组供应协议。

至于高通为什么要收这么高的专利费?高通高级工程副总裁兼技术许可业务(QTL)法律顾问陈立人在美国高通总部圣迭戈举行的媒体沟通会上表示有三个原因:

首先,从许可模式来看,逐项专利授权的方式的操作性非常难,因为高通积累了大量的专利技术而且涉及的领域非常复杂和广泛;再者,按照3GPP IPR Policy强调的系统适配,在高通方面表示,芯片层面无法所有的技术的;而最后一个原因则是高通并不是第一个采用此种技术许可方式的公司。

高通收费贵也就算了,而且收的还理直气壮。如果在XR硬件上,Meta完全依赖高通的芯片,这对于想在元宇宙领域有一番作为的扎克伯格来说,难以接受,因为他会被高通“卡脖子”或者“吸血”。

意义

从Meta偏执于自研XR芯片的原因来看,自研XR芯片势在必行。自研芯片的意义,笔者认为有以下几个:

1

增强产业链话语权

因为没有自主芯片支持,Meta只能够依附在高通等芯片垄断公司下存活,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能够对整个XR行业起到决定性作用,光靠一个芯片就能够获取高额的利润。而有了自研芯片之后,就相当于Meta可以依靠自己的力量来发展XR或者元宇宙业务,不用依附于他人生存,真正做到了独立自主,对于Meta公司来说,提高了独立性。

2

打造产品特色

高度自主自研的芯片能够使Meta牢牢把握产品周期,按需设计产品,更好地匹配软件生态。另一个好处是弥补短板,增加功能。以手机厂商为例,小米,vivo和OPPO是其中的代表,它们开发了针对特定功能的特殊芯片,如充电芯片,图像处理芯片,等。强化产品的特定功能,增强竞争力。

3

构建软硬一体生态

以苹果的Mac为例,自从苹果实现了自家电脑从芯片,到硬件到系统的自主把控,Mac 相比于其他电脑的独特性以及优势才会更加明显。

在换ARM架构自研芯片之前,Mac会通过将一个叫做Apple T2的ARM架构芯片外挂到机器中,实现Touch Bar,指纹解锁,“嘿,Siri”语音之手,多媒体加速器,这些功能。将芯片完全换到 ARM 架构后,搭载M1芯片的 Mac,可以像iPhone和iPad一样能够从睡眠模式立即唤醒,性能大幅提升,发热控制更好,iOS和iPadOS平台上的app也可以在Mac上使用。

Meta之所以执着于自研芯片,也是为了向学习苹果构建软硬一体生态。

4

提升品牌形象

对于没那么了解科技行业的大多数消费者来说,“自研芯片”从品牌的角度来看,的确是一件对科技感提升很高的事情。尤其是消费电子产品市场对于“芯片=科技感”的概念,其实已经被厂商们教育得很好了。所以,Meta把自研XR芯片当做自己品牌科技感和技术能力的集中展示。

写在最后

前阵子Meta 发布了2022年第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营收下降4%至277.14亿美元。财报显示,Meta第三季度净利润43.94亿美元,同比大幅下降52%,连续四个季度下降。此后,Meta响应股东的号召“降本增效”,进行裁员,超过11000人失业。在营收下滑与裁员的情况下,Meta仍然招募XR自研芯片负责人,可见其自研XR芯片的雄心未被磨灭。

战国时期诗人屈原在《离骚》之中的写过一句话:“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其整段话的意思是:无论前方追求真理的道路如何曲折漫长,我必将上天下地不遗余力的去追求它啊。对于自研XR芯片受挫的扎克伯格与Meta来说也是如此。

文/多弗朗明哥

       原文标题 : 锐评 | 高通失宠?Meta招募XR自研芯片负责人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高通失宠?Meta招募XR自研芯片负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