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佘宗明

20世纪的杰出文化史家约翰·赫伊津哈曾提出文化演进“两论”:一个是“均衡论”,他认为,文化是物质和精神力量之间的均衡,一旦失衡,就会导致社会危机发生;另一个是“游戏论”,他提出,文化始终具有某些游戏的成分和特征,若游戏成分在文化中衰退,那势必会危及整个社会的存亡。

他在著作《游戏人生》中写道,“文明是在游戏之中成长的、在游戏之上展开的,文明就是游戏。”

到了数字化时代,现实似乎应验了他奥旨潜藏的判断:游戏连着文化与技术,而人文和科技正是文明的双螺旋。

时至今日,游戏已成为不断创造新价值和带来新可能的超级数字场景,其原力、张力和推动力正得以显现。

01

提到游戏,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就是“玩”。在讨论游戏的价值时,业界也会习惯性地将其称作第九艺术。

但游戏不只是娱乐方式,更有着文化与技术双重基因:游戏为体、文化为骨,电子游戏如今已成文化传播新载体;无科技不游戏、无游戏不科技,作为新兴数字信息产业的电子游戏,与科技进步相互驱动。

可以说,游戏是典型的文化科技融合型产业。凭借持续迭代进化的前沿技术,游戏可以展现出高度的内容承载、真实场景再现与跨界延展能力,最终反哺文化与科技的可持续发展。

因为游戏的趣味性,就忽视技术的硬核性,有失偏颇;因为游戏强烈的文化内容属性和科技自带的理工色彩之间的次元壁,就将游戏的文化容量与技术含量割裂,也很片面。

时下,游戏技术已深度嵌入大众的日常生活,并创造出多重的社会价值。

中科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王彦雨研究团队对游戏技术的定义是:以计算机和游戏主机、手机、AR/VR设备等电子设备为载体和工具,以计算机语言和算法设计、计算机图形学、软硬件架构、网络调试与适配、交互(输入和输出)设备等为主要领域,是数字技术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

他们最新发布的《游戏技术——数实融合进程中的技术新种群》研究报告,总结了游戏技术的三个特征:“首次实现规模化应用”是价值标杆;“以优化交互为主要目的”是功能属性;“功能质性集群”是存续形态。

应看到,自诞生以来,游戏就与前沿科技共生发展:从图像显示到人机交互,从芯片算力到网络带宽,几乎每次技术浪潮,都会重塑游戏的形态与面貌。而游戏的繁荣,又会加速技术的创新应用和迭代,像5G、AI、AR、VR等技术都是在游戏产业率先得到应用。

正如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主任委员张毅君所说,“以科技创新助推游戏行业发展,以行业发展带动科技创新,既是游戏产业发展的基本运行方式,也是推动技术创新不断上行的澎湃动力。”

都说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游戏技术则是能穿透虚实结界的未来型数字生产力。其仿真、沉浸、渲染、延迟等相关技术特性,原本是为了提升游戏体验而生,现在已逐渐应用到国民经济多个领域,并开拓出更多的交叉前沿方向。

特别是在当下,随着虚实融合在深度、广度、力度上全面拓展,社会场景趋向游戏界面化,能应对海量数据、可实现虚拟形象设计的游戏技术,发挥的作用不容小觑且不可或缺。

02

都知道,游戏技术正在跟互联网下一幕紧密关联:数据显示,目前对于AR、VR技术的运用,70%的都跟游戏有关;当下正火的元宇宙概念,其最佳体验入口和重要终端场景也是游戏,游戏研发用到的游戏引擎、3D建模、实时渲染等,被认为是支撑元宇宙发展的重要技术。

事实上,游戏技术已融入互联网革命的脉络:在互联网科技发轫之初,游戏技术与计算机科学就是一体两面的关系;及至后来,它成了许多前沿技术的“隐形牵引力”和“技术孵化器”;再到现在,互联网技术迈入历史性新阶段,它又成为推动许多产业进行数字化转型、走向数实融合的核心工具。

有科技观察者总结出了一个“漏斗-喇叭理论”:人类历史上,可能有95%以上的技术创新发明是被遗忘的,能够被人们记住的发明,实际上都是通过了隐形漏斗的筛选和检验,漏斗名字叫做“商业化”或者“产业化”。通过了漏斗检验的技术,可能会反过来对社会生活生产产生颠覆性影响,就像喇叭放大声音那样。

在数字产业框架下,游戏技术就是被筛中的数字催化剂。置于数实融合的大背景下,可交互、高仿真、强沉浸、精渲染等特性,更让游戏技术成为推进数实融合发展的关键助推器。

数实融合有其节点性和阶段性。从节点性看,当关键共性技术和互联网渗透率达到某个临界点,人类社会的数字化进程才会朝数实融合迈出里程碑性的一步。

再从阶段性看,如前述报告说的,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正在从一维(工具融合)和二维(业务融合)融合,走向三维(场景融合)融合。如今以场景为单元的数字化建设,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集成力量为新技术、新产品、新模式应用搭建验证、展示和推广平台,促进前沿技术迭代升级,促进创新产品应用推广和价值提升。

而包含了数字环境、数字化身和数字资产“一体三位”超级数字场景的游戏技术,凭着在交互领域的独特优势,成为了撬动数实融合的新支点。

在驱动技术发展、助力文化创新、拉动实体经济、培养创新人才和助推社会公益等方面,游戏技术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起到了“造梦工坊”式的基础设施作用。

03

数实融合,不是简单两张皮贴合。首部全面揭示数实融合规律的专著《湿经济》,就提出体验才是消除虚实界限后的最终存在,而体验的要害是“更能吸引人”“更有意义”。

而重体验正是游戏技术的突出特征。未来学家简?麦戈尼格尔就说,游戏以满足人内心欲望为中心的体验价值,是种革命性的理念,在线游戏为数亿玩家创造了目标、荣耀、交互和情感,其规则设置可以对真实世界、产品设计和用户分析等产生正面驱动。

在今天,已将科学研究、娱乐体验、社会服务、生产提效等功能整合在一起的游戏技术,开始被越来越多地运用到数字文保、工业仿真、智慧城市、影视创作等领域中。

在许多人眼中,游戏代表的是“虚”,工业制造是“实”,可能穿透虚实的游戏技术,可以帮制造业实现协同设计、虚拟生产、虚拟施工、虚拟交付,对产品的全生命周期进行仿真、评估和优化。

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就曾指出,作为集合物理模拟、3D建模、实时渲染等前沿技术的平台,游戏引擎可以增强传统工业软件在3D显示、智能交互等方面的能力,成为“新型工业软件”。

据统计,如今,有50%的建筑行业专业人士尝试使用如虚幻引擎等游戏引擎作为渲染平台;世界排名前五的汽车品牌商都在致力于深度整合虚幻引擎平台,仅次于特斯拉的新晋电动汽车公司Rivian,在其全球首款市售电动皮卡的生产线中配备了由虚幻引擎驱动的人机界面。

文保同样是游戏技术可以结合的领域。游戏产业成熟的照扫技术、3D建模和物理渲染等技术,非但能让文物遗产以数字化形式保存,创新的交互体验还能让更多的人近距离接触文化遗产。

腾讯的“数字长城”项目,运用照片扫描建模技术,实现了对喜峰口长城的毫米级测量,还通过游戏引擎、腾讯自研的PCG生成、云游戏等技术,处理了多达10亿面片的资产,并在周围“种植”了超过20万棵树木,实现了动态全局光照效果等超写实沉浸式效果,即为例证。

运用实时引擎创建数字孪生,助力智慧城市建设;利用引擎、算法、模拟交互、反馈性等在虚拟场景中进行实验模拟,用于助益教育普惠;研发数字疗法新药“注意力强化训练系统”,用来帮助医疗提效;将振动反馈技术用在无障碍领域,帮助视障人群感知外部世界……可以看到,游戏技术搭建的“游戏+”模式正连接三百六十行和各个细分领域。

到头来,游戏技术的能力与价值边界正不断拓展:从参与长城保护到支持北京中轴线申遗,从复现“消失”的敦煌藏经洞到建设“孪生”钢铁产线,从应用于飞行驾驶训练到助力天文卫星探索宇宙……以游戏技术为核心组成的技术系统,已渐次成为推动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新能源”。

接下来,创新地联动原本看起来相对独立存在的各行业业态,使之成为生态化、可持续的庞大整体,进而让产业数字化和数字产业化的“双轮驱动”更为顺畅与自如,也是必答题。

04

以硬核技术带动关联技术革新,彰显原力;用成果向其他领域辐射,体现张力,是游戏技术的双重价值。这些合起来,会汇成强劲的推动力。

作为全球增长速度最快、用户基础最大、学科交叉融合度最深的数字文化产业,游戏充当了科技创新“试验田”和“助燃剂”,牵引着许多高精技术产业的快速发展。

以芯片为例,如果不是游戏对3D实时图形运算等方面的需求,芯片企业恐怕很难找到应用上的落点。

正是由于游戏市场需求驱动了发展图形加速处理硬件,而图形处理器(GPU)又在2010年代降低了人工智能算法运行的门槛,所以全球芯片巨头公司英伟达才能顺势转型成为人工智能、工业元宇宙和数字孪生领域的硬件领头羊。

王彦雨团队的研究就表明,2020年,游戏技术对芯片产业的技术进步贡献率大约为14.9%。

在芯片技术成为难题关口的形势下,怎样利用云游戏、性能优化等技术更好地倒推芯片研发的进程,显然是个值得思考的议题。

不光是芯片,对于5G和VR/AR这两个业界公认的虚实融合时代基础设施,游戏技术的科技贡献率高达46.3%和71.6%。这也是游戏技术价值向高精尖产业的溢出:当外界对5G网络投入产出比存疑时,是电子游戏的高速发展提供了需求场景。

自动驾驶也一样。当自动驾驶行业因路测数据积累太慢而大伤脑筋时,是游戏引擎技术刚好提供了虚拟测试环境,让其在虚拟世界高效积累路测数据。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华为推出了包括5G+边缘、全球一朵云、渲染升级、算力升级和云VR游戏几部分内容的“华为云5G云游戏解决方案2.0”,腾讯基于游戏引擎技术和真实场景数据搭建起了用于自动驾驶研发测试的虚拟仿真测试平台TAD Sim 2.0……

某种程度上,大众基础与技术能力,加上延展性和创新力,已让游戏技术变成了多领域底层共性技术元件。

有了元技术底座,很多关键技术突破也就有了基础。正因如此,游戏技术成了全球新一轮科技产业布局的重要落点。微软去年底收购开发了知名游戏厂商动视暴雪,就是个标志性事件。对国内科技企业而言,从过去的商业模式驱动和产品服务驱动,大步迈向科技创新驱动,借助游戏技术等未来技术核心组件,形成更大的“新科技+新场景+新价值”体系,在更高起点和更大空间重构创新优势,显然也迫在眉睫。

05

对社会来说,跳出从游戏看游戏的狭隘视角,更多地从虚实融合、未来产业的广阔视角看游戏技术,进而调整对游戏的认知坐标轴,很有必要。

游戏技术的蜂鸟效应,也需要在“能用尽用”中得到最大化呈现。

简?麦戈尼格尔在著作《游戏改变世界》中说,“现实凝滞在眼前,而游戏让我们共同想象和创造未来。”罗振宇在推荐语中更是断言:“游戏”二字正在发生历史性的蜕变,游戏将不仅是游戏,它可能是我们未来生活的全部图景。

而今,“游戏改变世界”已无数次得到验证。

游戏改变世界的动力源,就在于技术,正如驱动游戏行业发展的核心在于科技一样。

在数实融合的大背景下,以技术为支撑,用超级数字场景去连接现在与未来,让更多进化和进步发生,让社会朝向善向美的方向继续行进,是时代交给我们的任务表。

       原文标题 : 游戏技术:原力,张力,推动力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游戏技术:原力,张力,推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