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世界日报》的消息显示,微软已取消了万众瞩目的HoloLens 3计划,这也证实了此前其与美国陆军联手打造AR头显项目疑似难产的传闻。

曾被给予厚望的HoloLens团队已被彻底拆分,负责领导微软HoloLens 混合现实平台项目的高管Alex Kipman离职,员工都被分配到微软其他软硬件项目组,而此前已有100名员工选择离职加盟Meta。特别值得一提的是,HoloLens前光学主管Bernard Kress选择加盟了微软的老对手――谷歌。

此外,微软首席执行官Satya Nadella还宣布了一项以软件为重点的元宇宙战略,以及为Meta Quest头显推出的Office软件产品。

这种种的迹象都表明,微软已经放弃做XR硬件,或者微软的XR硬件已死,HoloLens已经没有下一代了,微软的元宇宙实现方式只有软件。然而,事情终将迎来转折,微软的XR硬件居然还存在。

在一篇关于HoloLens在工业元宇宙中的作用的博文中,微软的混合现实副总裁斯Scott Evans透露,公司将在时机成熟时推出新版HoloLens。

Evans表示:“没有人想因为仅仅性能提高10%就淘汰现有的设备。客户现在尚不需要替代设备,但他们希望确定替代设备能够在合适的时候出现。”他透露下一代HoloLens将优化显示器、追踪性能、传感器和续航能力。

虽然Evans只是画了一个饼,没有透露新一代HoloLens的登场时间,但是好歹还是让期待微软XR硬件的人吃了定心丸:“微软仍然在做XR硬件”。

那么问题来了,是什么导致微软坚持做XR硬件的呢?本期的锐评将为你展开分析。

战绩辉煌的微软XR硬件

初代的HoloLens是微软在2015年发布的,第二代的HoloLens是在2019年发布,与一般的XR硬件厂商不同,微软的HoloLens可谓是战绩辉煌。

市场份额方面,遥遥领先竞争对手。数据分析机构 IDC 发布了关于 AR 头显市场的分析报告,该报告显示在今年上半年,排名前五的AR头显设备制造商分别为微软、Rokid(若琪)、Shadow Creator(影创科技)、MAD Gaze、RealWear(瑞欧威尔)。

微软的HoloLens成为了全球AR头显市场的霸主,得益于不少企业用户的支持,它的用户包括了迪士尼、美国宇航局(NASA)、Autodesk和Sketchfab等。以福特为例,在传统汽车企业中,设计团队和工程团队之间往往存在很大的信息鸿沟。比如设计团队通过仿真软件设计出一个汽车零部件后,需要根据工程团队提出的建议来来回回的修改,有点类似于现在产品经理和程序员之间的矛盾。在引入HoloLens后,理论上福特的设计团队可以直接通过HoloLens展示自己的想法,然后根据工程团队的意见实时调整,工作效率翻倍。

商业化方面,拿下军方大订单。微软的HoloLens的售价都是上万元人民币起步,尽管如此,依旧受到了企业用户的欢迎,甚至军方也爱用HoloLens。

2018年11月,路透社报道称,微软获得了美国陆军4.8亿美元的合同,其中包括为美国陆军提供2500台AR设备;2021年4月,美国陆军又追加了一份218.8亿美元的合同,更明确指出微软将在10年内为美国陆军生产12万套HoloLens。

HoloLens的用途比较广泛,以医疗保健领域为例。官方称HoloLens能够使团队能够安全地工作,并可改善患者治疗效果,缩短护理时间。借助HoloLens,医疗保健专业人员可以与远程专家保持联系,调用护理点的患者数据,并超越X光片,查看三维MRI图像。

实用的HoloLens备受企业的青睐,因此它的商业化自然不用发愁。

要市场份额有市场份额,要商业化有商业化,HoloLens作为微软为数不多的成功硬件之一,谈放弃的话,为时过早,再说HoloLens可是微软的元宇宙重要组成部分。

XR硬件是微软

不可或缺的元宇宙战略之一

微软的元宇宙战略我们可以简单粗暴的理解为软件服务+XR硬件。

软件服务部分,微软公司内部宣布成立一个新的团队,名为“工业元宇宙核心”。该团队将专注于创建身临其境的软件服务界面,用于为发电厂、工业机器人和运输网络等应用提供动力的工业控制系统。

此外,微软还与Meta达成合作,后者引入了多款微软旗下软件服务产品,它将把微软Windows App、Teams等产品与Meta元宇宙硬件整合。

XR硬件部分,微软有两大元宇宙硬件,一个是Xbox,另一个是HoloLens。微软CEO Satya Nadella表示,该公司打算通过一系列整合虚拟环境的新应用程序,将数字世界和物理世界结合在一起。未来,Xbox游戏平台也将加入到“元宇宙”中,Satya Nadella曾表示过:“元宇宙本质上就是游戏,它能够将人物、地点、事物放入物理引擎中,然后互相关联。”为了丰富Xbox游戏平台的内容,微软疯狂的买买买,甚至要收购暴雪。

在元宇宙产业链中最有感知度的,是场景和内容,作为现实世界的模拟与延伸,游戏是最先具备实现基础的元宇宙场景入口,暴雪及旗下公司业务主要放在视频游戏、虚拟世界、交互式、虚拟现实等技术领域,其中有560余件专利与元宇宙相关。其优质内容的创造能力,可帮助玩家塑形自己向往的那个元宇宙,这可能是微软切入元宇宙最锋利的一把尖刀,因此微软决定收购暴雪。

让人遗憾的是,微软计划通过收购暴雪布局元宇宙的想法要落空了。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起诉微软,要求其停止以750亿美元对暴雪的收购(根据暴雪的净现金进行调整后,该笔交易估值为687亿美元),指称这项交易可能会损害高性能游戏机和订阅服务的竞争。

HoloLens则是大家很熟悉。HoloLens已经问世多年,是作为企业设备出售的;其覆盖了存在于现实世界中的发光虚拟对象,亮点是没有控制器,需要用户的双手来完成操作;还具有眼动追踪功能,这是当前非商务VR设备所没有的。

在微软的元宇宙框架体系中,用户可以与微软office软件团队中的虚拟映像远程会面,通过MR solution Mesh构建自己的元宇宙,而HoloLens则成为微软元宇宙的一个入口。在最近一次更新中,微软终于为HoloLens2整合了Microsoft Teams应用,意味着企业用户可以在HoloLens2上进行实时视频会议。

微软试图通过HoloLens等XR硬件,承载Microsoft office等软件服务,从而更好地布局元宇宙,因此以HoloLens为代表的XR硬件成为了微软不可或缺的元宇宙战略之一,微软是不可能轻易放弃的。

总结

微软左手软件服务,右手XR硬件的元宇宙战略,让人想到了另外两大巨头Meta与苹果。我们曾在《锐评 | 马斯克裁员“寒气”传给小扎,Meta为何钟爱元宇宙》一文中提到了Meta与苹果的恩怨:

苹果凭借软硬结合的优势,疯狂的薅以Meta为代表的只做软件服务的公司的羊毛。苹果公司更新政策,不仅导致了Meta的广告收入大幅度减少,而且还截取了原本属于用户付费给Meta的一部分收入,让Meta无可奈何。要知道软硬件一体的苹果对iOS系统里面所有APP都有较强控制力,一有风吹草动,Meta等公司就被苹果“卡脖子”且无力反击,这也是Meta为何要做硬件的一大原因。

做硬件虽然苦一点,需要花费巨大的人力与物力,但是如果成功了,就不用担心被竞争对手打压了;如果失败了,也好跟股东与投资们交差了:“我尽力了”。这也许是微软做HoloLens硬件的内心真实写照吧。

文/多弗朗明哥

       原文标题 : 锐评 | 微软XR硬件未死,官方确认HoloLens还有下一代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微软XR硬件未死,官方确认HoloLens还有下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