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公司预计于2023年底推出MR(混合现实)设备。

最新来自《The Information》的报道中,已经透露该产品将会类似一副滑雪护目镜,并使用一系列传感器让人们体验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

该媒体通过采访几位使用该设备的人士,进一步透露了更多细节,它们涵盖了设计体验、硬件规格和可能的市场价格。

苹果要发布的MR产品,堪称是全球电子消费的希望。但其如果想要实现初代iPhone在手机市场上的革命性影响,还需要各方面平衡得恰到好处。

对于务实的库克来说,这可能也是近些年风险最大的作品。

MR=电脑+手表+耳机

根据目前公开的产品细节信息来看,这款苹果MR产品将会是苹果现有成熟消费电子技术的收割机。以更多的屏幕、更多的相机、更多的芯片配置,带来更轻的重量、更低的延迟、更沉浸的体验。

一方面在核心处理器性能上:配置两个Mac级别的M2处理器,为可穿戴设备提供前所未有的计算能力,将笔记本电脑最新的技术复用到元宇宙赛道的产品竞争上。

两枚芯片,包括主SoC(含CPU、GPU和存储器),以及专用图像信号处理器(ISP)芯片,来实现进一步的低延迟。通过苹果创建的自定义流媒体编解码器进行芯片通信,以专用ISP将外部摄像头捕获的失真图像,以低延迟转换为用户周围环境的真实视频显示。

在工艺进程上,采用5纳米工艺制造,并非苹果计划在2023年晚些时候推出的3纳米工艺制造的芯片。虽然没有用上最新的芯片制造工艺,但是从发布时间的进度上来看,这种妥协也意味着年底推出该款MR设备的真实性进一步提高。

另一方面在音频体验上:采用第二代AirPods Pro已经用上的H2芯片,通过该芯片提供的低延迟传输模式,使耳机能够与第二代AirPods Pro和未来的AirPods型号形成超低延迟连接。

同时为了进一步提高低延迟视听体验的稳定性,苹果采用了更封闭的生态联动,强制苹果MR必须配备AirPods以获得最佳音频体验,为了避免第三方耳机品牌由于延迟问题无法正常工作,设备上甚至没有预留3.5毫米耳机插孔。

如果说将“电脑+耳机”的三个专用芯片配置在MR产品上,是为了在混合现实设备中带来更流畅、更低延迟的视听体验,代表了苹果在芯片技术的硬科技积累;那么在消费科技的使用体验上,苹果则是从其产品体系中,借鉴了更多来自Apple Watch的软性可穿戴设计。

相比市场已有的智能眼镜产品,苹果MR更轻,更轻的重量源于新材料的选用。

不同于主流采用的塑料材质,苹果借鉴了在其手表产品线上使用过的织物材质,主要由“网眼织物、铝和玻璃”制成。通过新材料的使用,苹果MR的整机重量可能只有150克,大约是目前市场竞争对手设备重量的一半。

不止于此,在MR设备的耳机外部,苹果设计了一个类似Apple Watch的数字表冠,通过转动,用户可以实现在AR和VR之间的切换体验。同时在交互操作上,除了已有的语音和手势交互,也可以通过和苹果手表的设备互联,实现触摸交互。

这不是苹果第一次在一款新产品上借鉴另一款设备的设计灵感,比如此前AirPods Max耳机就借鉴了HomePod Mini的织物网眼和Apple Watch的数码表冠。

基于芯片计算能力的复用和可穿戴设计体验的借鉴,可以说在库克的精准“刀法”和效率之下,苹果MR几乎完美继承了电脑、耳机、手表三大件上的成熟技术和务实节奏。

缺失的乔布斯式极致

不过有趣的是,可能因为在业内MR被称为有望取代移动手机的革命性产品,因此在关于和苹果手机的联动上,并没有流露出太多的信息,而是更强调作为一款可穿戴产品的独立性。

苹果MR一方面是具有独立的芯片和存储功能,不需要依赖iPhone等外部设备的处理能力,另一方面也搭载了独立的电源。但是在电源的设计思路上,很难看到乔布斯一贯强调整体简单的产品理念。

公开信息显示,苹果MR的电池并未内置于需要穿戴在使用者头部的整机中,而是通过外部线缆连接,将被放置于使用者的腰部位置。在早已习惯手机电池不可拆卸的今天,苹果的这番操作,被不少网友称为设计“返祖”。

但是在不少从业者看来,这种设计可能没有乔布斯追求完美作品的影子,但是却是传承自库克杰出务实理念的作品。

最显而易见的好处,就是更轻的重量。同时因为分体式设计,在续航方面,苹果MR可以通过简单的线缆拔插实现电池的更换,来达到更长的续航。有外媒分析师称,在电池技术没有质变的发展情况下,苹果的分体式不失为一种更务实的创新。

在此之前,基于Meta旗下VR头盔Quest的带领下,一体机成为市场上主流产品的唯一形态,但是多次更迭之后,依然在续航和产品重量上没有发生质变,也使VR产品成为玩具,难以具有高频的使用习惯。

分体式电池设计,究竟是一种务实的妥协还是更好的产品体验,可能还需要苹果MR用销量来证明。但是在这之前,苹果MR想要成为一款消费电子,走进大众的生活消费,可能还需要搞定成本这个问题。

成本反映在产品定价上。根据《The Information》 提供的信息,苹果MR的售价将会达到3000美元,使它成为微软3500美元HoloLens 2之后的另一款增强现实产品。如此高昂的价格,意味着这款产品可能难以走向大众消费市场,因此也有消息猜测第一代型号将主要面向专业人士和开发人员。

昂贵的价格、分体式电池设计,都使苹果MR在2023年很难称得上全球消费的希望。根据苹果分析师郭明祺预测,明年MR产品保守估计出货量在50万-80万台。这样的数量级,甚至没有达到2021年苹果发布的周边产品Airtag首年2000万枚的出货量。

不只是如何搞定价格,在产品体验上,发热和软件生态匮乏,同样是苹果MR成为下一个iPhone路上的绊脚石。

小步快走的库克式务实

不过对于如何走向元宇宙时代,库克也有着自己的节奏。

作为苹果这艘航母的掌舵者,库克追求务实求稳的作风,所有的新产品都建立在硬件生态的闭环里。

此前作为苹果最具市场吸引力的iPhone系列,乔布斯时代是每年只出一款;可是在库克手里,变成了一年更新数款。这种变化反映到企业层面上就是以精准的刀法,通过不同价格和配置的搭配,既覆盖了更多的人群,也完成了出清库存。

在产品更新上更务实,在产品推新上同样如此。iPhone之后,虽然苹果手表、耳机两条新产品线的推出,都没能在发布会上赢得革命性的喝彩,但是通过不断迭代,最终成为苹果生态不可或缺的长期主力。

苹果MR的节奏,更没理由突飞猛进。在最终完成下一代消费电子的革命之前,更多的消息认为,苹果也将在MR之后,发布更实惠版本的AR眼镜作为面向消费市场的过渡形态,这款产品的技术同样继承自MR的研发过程。

乔布斯曾说,“我们一直在使用别人的成果,使用人类的已有经验和知识来进行发明创造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到了库克这里,这句话应更正为,一直用自己的成果,使用自己已有的经验和技术来进行发明创造是一件很务实的事情。

在走向下一代革命性产品之前,相比乔布斯海盗式冒险的产品革命,库克更像是一个经验老到的船长,在抵达大航海的终点前,总需要多次靠岸进行物资补给。以小步快跑,在面向目标的过程中,以技术和设计复用,多次推出新的产品来获取更新补给,最终汇聚为终点时刻的划时代产品革新。

       原文标题 : 库克大手笔:苹果MR难见乔布斯影子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库克大手笔:苹果MR难见乔布斯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