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VR陀螺 小钻风

AR眼镜与VR头显,一直被视为下一代移动终端而备受关注,但AR/VR技术的应用与可扩展性显然并不局限于两者,而是很早便从移动端入手,并行发展。

根据Statista 2022年的数据,全球AR移动活跃用户设备正在稳步增长,2022年将达10.7亿,两年之后,这一数据则会增长至17.3亿。

图源:Statista

从AR开发工具ARCore与ARKit当前的数据来看,ARCore早已突破10亿下载量,ARKit也为苹果带来了14000+款应用,目前这些数据还在持续增长。与此同时,AR/VR也正迎来新的发展阶段。

这意味着,无论是当前的手机、平板等主流移动终端,还是未来或成为继承者的VR头显、AR眼镜,都存在着大量的对AR/VR内容的需求,更深一层,则是对AR/VR开发平台、工具的需求。

AR移动生态之争  巨头争相布局AR开发工具/平台

早在2017年,苹果便在WWDC推出移动端AR开发工具集合ARKit,同年,原本比苹果早三年推出AR软件系统Tango的谷歌放弃AR手机与软件并行的策略之后,推出ARCore对标ARKit。

图源:网络

除去这两大巨头,近几年随着AR社交等软件的崛起,以及AR/VR市场的回温,更多大厂商开始入局。

Snapchat作为新型社交,AR滤镜是其重要特色,因此为促进新内容的产生,顺理成章地推出了AR创作平台Lens Studio。Lens Studio的诞生与Snapchat对次世代的俘获,对Meta的Facebook图文社交、TikTok短视频社交都造成了威胁。

图源:网络

Meta在两次收购Snapchat被拒后,转而收购Instagram并朝AR滤镜方向发展对抗Snapchat,同时推出了对标Lens Studio的AR创作平台Spark AR。同为社交巨头,TikTok在Snapchat的竞争之下,也于今年正式推出AR创作工具Effect House。

除此之外,推出过爆款AR手游《Pokemon GO》的Niantic也于去年推出AR平台Niantic Lightship,定位全球规模的AR平台,期望加速AR社交的到来。高通作为芯片厂商,也于去年收购比ARKit早十年的AR平台鼻祖Wikitude,推出面向AR眼镜的AR平台骁龙Spaces。

图源:网络

从以上所列举的案例中可以看到,无论是出于移动应用生态构建的需求,还是基于软件本身的需求,想要促进AR内容的生产,AR开发工具/平台必不可少。通过接入开放的AR开发工具,普通开发者/企业能够调用其能力,去构建属于自己的类似Snap/Meta的AR内容创作平台。

往国内看,也有一家正在开发工具上发力的大厂,那就是正在构建全球第三大移动应用生态的华为移动核心服务HMS Core,在这个移动应用生态中,AR/VR是不可或缺的一环。

华为在VR与AR方向都有为业内所关注的产品。华为VR Glass是国内较早采用Pancake光学的VR眼镜之一;AR方向,于2019年推出的底层技术平台河图呈现了众多令人惊艳的AR项目,如敦煌莫高窟的全景复活。

不止这些,对AR/VR而言,华为更深层次的贡献还在于通过HMS Core为VR/AR开发者、生态带来的能力开放。

能力全面开放的HMS Core

获得赋能的AR/VR开发者

图源:网络

HMS Core是华为移动服务提供的端、云开放能力合集。开发者在开发App时,可以通过直接调用HMS Core的接口获得账号、定位、地图等众多能力,从而实现App想要的功能与服务,节省大量开发工作,高效完成App开发。

图源:HMS Core官网

经历了多次迭代,2021年HMS Core 6的发布标志着华为进一步将软硬件能力等核心技术面向开发者开放,涵盖媒体、应用服务、图形、智能终端、安全、AI、连接与通信7大服务领域。

图源:HMS Core官网

这七大板块当中,与AR/VR强关联的是图形领域的相关开放能力。

对我们所处的AR/VR行业而言,正在经历的是视觉体验由二维转向三维的改变,很大程度上对应的是视觉呈现或者说图形上的改变,这样的改变依托于图形技术。HMS Core图形领域中的AR Engine、VR Engine以及3D建模服务(后简称“AR Engine”“VR Engine”“3D建模服务”)等开放能力,为AR/VR、虚拟对象等的制作及应用服务提供了技术基础。

2018年,手机AR元年过后,华为便紧随其后正式发布VR SDK 2.0与AR Engine 1.0,并很快面向所有开发者开放。

AR Engine通过整合AR核心算法提供了运动跟踪、环境跟踪、人体和人脸跟踪等AR基础能力。开发者可以通过这些能力,让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和谐地融合在一起。

图源:网络

AR Engine重要的跟踪功能主要依托于终端设备如智能手机、平板的摄像头标识对象的特征点,并通过追踪这些特征点的移动变化,确定对象的变化,并与终端设备的惯性传感器结合,进行不断地跟踪。

图源:网络

VR Engine则是面向华为VR内容开发者开放的一站式内容开发和上传平台。开发者使用华为VR SDK进行内容开发,开发完成后上传至华为VR应用商店,审核通过后,拥有华为VR眼镜的消费者可直接下载。

图源:HMS Core官网

除去AR Engine和VR Engine,HMS Core还有另外一项无论是在未来的元宇宙世界还是当前都有重要意义的服务:3D建模服务,通过手机摄像头便可完成对2D图像向3D图像的转变,完整复刻真实世界中的三维对象。

目前HMS Core当中的3D建模服务提供:3D物体模型自动生成、自动骨骼绑定、PBR材质生成和3D动作捕捉功能四大核心能力,这些能力连同材质库,一同提供给开发者集成使用,能够提升内容制作的效率,降低建模的成本。

仅仅论HMS Core这三项能力,便可为AR/VR带来足够丰富的开发体验。

10行代码出AR效果,2D视频变3D

HMS Core解锁丰富的AR/VR应用

前文提到HMS Core对开发者而言,在于开放一系列的能力供移动应用开发者使用,降低开发难度,提升开发效率,这样的辅助作用对AR/VR这类沉浸式体验的开发而言更显重要。

2021年6月,在华为5G+AR全球峰会,华为运营商BG首席营销官表示,基于AR Engine,开发者最少仅需10行代码,便可实现AR效果。当然,想要制作更加精致的AR应用或内容,还需要更多投入,但我们依然能够从中看出AR Engine的便利性。

2020年9月,迷你玩科技旗下知名沙盒创意类游戏《迷你世界》接入HMS Core AR Engine,其自定义模型编辑器便是搭载了AR Engine,提供构建3D角色动作的能力。AR Engine简化了自定义动作的创作过程,大幅度降低了用户创作难度,并且将创作时间缩短至几分钟。

图源:网络

2021年,华为更在开发者大会展示LBS AR实景游戏“华为河图之星光巨塔”,用户通过地图定位进行AR夺宝活动。

图源:网络

除了游戏,随着以Snapchat为首的AR社交成为新一代社交方式,并不断推进AR购物等改变我们传统生活方式的体验融入生活,围绕AR或叠加AR技术的软件应用将会趋向常态化,助力开发者的AR Engine也将得到更大范围内的使用。

不仅仅是AR,随着VR消费端的起势,Quest平台VR游戏的营收数据一定程度的曝光,VR内容再次吸引了不少移动游戏开发者转向VR。今年2月Meta曝光出Quest Store内容平台收入数据,不到2年,增长超4倍,收入超10亿美元,8款VR游戏营收超2000万美元。

图源:Roadtovr

近期则又有数据显示,VR音乐节奏游戏《Beat Saber》去年营收近1亿美元。这样的数据在不少热门手游面前仍显得杯水车薪,但根据近期公布的国内多家知名大厂商第一季度财报,游戏整体增长乏力。此时面对VR作为新一代终端的起势,据VR陀螺了解,已经吸引不少开发者回流。

今年年初,开发过知名VR游戏《雇佣兵VR》系列的游戏开发团队成都酷咔数字便是高效便捷地集成了HMS Core VR Engine。据其团队透露,有了VR Engine加持后,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交互,还是画面显示效果,都使其得以更加专注于内容创新。

图源:B站-HMS Core开发者说

除去AR Engine和VR Engine,3D建模服务也是非常亮眼的功能服务,尤其是在元宇宙加持未来想象的背景之下,对真实世界对象的复制将是当中的重要内容。HMS Core这项3D建模功能服务,借助开发者的App,将构建三维对象的能力交到了普通用户手中。

在前文提及的华为5G+AR全球峰会,华为运营商BG首席营销官还对AR Engine做了演示,通过华为Air Photo,只需要拍摄一张2D的照片,便可通过算法将其转换为3D的数字模型。不仅仅是2D照片,2D的视频也可借助HMS Core 3D建模服务转为3D视频。这对有建模需要的开发者甚至是普通建模者爱好而言,无疑令人欣喜。

在过去3D建模属昂贵的专业级操作,现在借助3D建模App将3D建模精简化,不仅电商、动画制作等有建模需求的领域能从中受益,普通建模爱好者也可以通过手机完成建模,自己DIY上传至《VRChat》等平台,在虚拟空间还原自己真实的空间。

不止这些案例,当前AR/VR正在推动多领域的数字化转型,尤其是AR,正在向千行百业渗透。如此前已为人所熟知的华为河图,带来的不止是AR地图,还有AR文旅(敦煌莫高窟的还原)、AR购物(参与华润置地商业打造全场景智慧商圈)等等。

教育方向,VR陀螺也曾在MWC上海华为展区体验过童趣十足的AR互动;AR营销方面,B站曾携手HMS Core AR Engine在衍生品商品克苏鲁塔罗牌系列、幻星集系列等卡牌上运用AR特效。

图源:网络

华为已逐步通过HMS Core AR/VR相关技术的迭代与能力的升级开发,一步步踏实深耕,成为AR/VR与产业融合的重要参与者。

开放能力、生态  华为借HMS Core将继续深扎AR/VR

当初构建全球第三大移动生态的HMS Core的定位已经达成。过去几年,HMS Core在全球开发者在全球开发者的支持下迎来了快速发展。2019年HMS Core 4 版本时开发者仅130万,次年则达230万,至2021年则破500万。

图源:网络

之所以能有如此快速的增长,在于华为选择通过HMS Core开放能力,促成与全球开发者共同快速成长,共建生态的策略。

随着元宇宙愿景的一步步靠近,移动AR市场的增长,丰富的内容生态的构建愈显重要,HMS Core对AR/VR开发者的赋能将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凭借着终端、5G技术、系统层优势,以及当前所取得的成果,华为将继续多方位扮演AR/VR领域领头羊角色。

       原文标题 : 将达10亿的AR移动生态,不动声色的大厂之争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将达10亿的AR移动生态,不动声色的大厂之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