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全球VR行业发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Meta VR执行顾问约翰・卡马克宣布离开Meta,结束自己在Meta的VR硬件咨询工作。

对于约翰・卡马克的离开,Meta首席技术官安德鲁・博斯沃思表示约翰・卡马克的离开是"无奈"的,也是Meta"真正的损失",他对我们的工作及整个行业产生了无以言表的影响。

那么约翰・卡马克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为何离开了?本期的锐评将为你进行揭秘。

传奇大神

约翰・卡马克在大学时,编程方面几乎无师自通,他编写的一些小游戏就被不少软件公司买走,他本人也成为了几家软件公司的兼职程序员,并逐渐在游戏软件领域小有名气。

1990年,约翰・卡马克开发出了一种名为EGA(增强型图形适配器,3D图形加速卡的雏形)的PC显示技术,这是一种16色的显示模式。之后,他又设计出屏幕刷新技术以提高游戏图形显示的速度。

1991年,约翰・卡马克他决定自己创业,与他人共同创办了ID Software游戏公司,两年后,他与另一个游戏软件天才约翰・罗梅洛共同开发出了全球首款3D射击游戏《德军总部3D》,这款3D游戏采用了他独创的3D游戏引擎。

除了3D方面的成就外,约翰・卡马克还为游戏业带来了许多其它的技术革新,例如网络代码中的客户端侦测、多重纹理、便于修改和可扩展的游戏代码、游戏内部的命令行指令。

2013年,约翰・卡马克加入VR开发商Oculus担任CTO。约翰・卡马克在Oculus工作期间,帮助公司率先推出了早期的无束缚头戴设备。此后,Oculus被Facebook收购,后来该公司改名为Meta,约翰・卡马克不负众望,做出了很多成绩。他带领团队先后开发出Oculus Go和Oculus Quest,Oculus Quest首次将裸手交互引入VR头显中。

到2019年,约翰・卡马克从正式CTO变为咨询CTO。这一举动与他的工作相吻合,他说这是一个「可能的、极具价值的领域,而且 (他) 在其中产生影响的机会不可忽视」。

从约翰・卡马克的经历看,说他是传奇大神也不为过。难怪Meta首席技术官安德鲁・博斯沃思给了他很高的评价:

“他是一个可靠的,且有伟大想法的人,一直在努力推动做正确的事情,始终着眼于实现价值。要说他能提供什么价值?他不必在这等着,也不需要变得更好,他可以只用自己拥有的一切就能让事物发挥作用。”

离职之谜

至于约翰・卡马克为何要离职,他本人在公开信里面进行了说明,他对于Meta的低效进行了严厉控诉,表示自己「被冒犯了」,并将其与只能达到可怜的5%利用率的GPU进行了比较。「我们拥有大量的人力和资源,但我们不断地自我破坏、浪费人力物力。这件事情没有办法粉饰,」他写道。「我认为我们公司的运作效率只能达到我预期的一半。」

此外,在公开信里,约翰・卡马克透露影响Meta的整体方向是一场「斗争」,他「厌倦了这场斗争」。尽管卡马克拥有高级「咨询CTO/执行顾问」头衔,但他抱怨说,他「显然没有足够的说服力」来改善Meta的VR工作。

一方面是公司效率低下,另一方面是约翰・卡马克在公司的斗争中失利。至于像约翰・卡马克这位在公司权力很大的人是跟谁斗争,有媒体透露是Meta的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媒体透露约翰・卡马克与马克・扎克伯格在战略方面存在分歧。

早在2021年底,当马克・扎克伯格宣布Facebook 更名为 Meta 并完全转向元宇宙概念时,约翰・卡马克就发出了一些警告。他说,我们应该警惕「架构宇航员」(暗指马克・扎克伯格),他们只是做了一些很高级的挥手动作,而不是构建现实世界的客户认为有用的可行产品。

看到这,你应该明白了,那就是作为打工仔的约翰・卡马克跟他的老板马克・扎克伯格有理念冲突,约翰・卡马克觉得这活他干不下去,怒而离职了。在现实世界,打工人跟老板意见不合,往往走的是打工人,老板依旧在公司待着,所谓铁打的老板,流水的打工人,顺老板者留,逆老板者走。

离职者们

除了约翰・卡马克之外,在Meta内部由于跟马克・扎克伯格有理念冲突,而离职的高管很多。

Instagram的联合创始人因为不同意马克・扎克伯格为广告目的分享位置数据的努力而离开公司。WhatsApp的联合创始人与马克・扎克伯格就用户数据隐私问题留下了冲突,不得不离职;Oculus VR的联合创始人就虚拟现实头显的未来与马克・扎克伯格发生了分歧。

Meta公司的“二号人物”雪莉・桑德伯格的离职,据传也是跟马克・扎克伯格理念不和有关。有媒体称在内容审核方面,雪莉・桑德伯格支持更严格的内容审核,而马克・扎克伯格则主张该平台不应该成为“真相的仲裁者”。打工人的雪莉・桑德伯格“胳膊扭不过大腿”,只能离开Meta了。

从约翰・卡马克、雪莉・桑德伯格等一批跟马克・扎克伯格不和的高管离职的情况看,Meta已经成为了马克・扎克伯格一人说了算的公司。

万人之上

在Facebook(Meta前身)提交的SEC文件提到,马克・扎克伯格拥有Facebook的28.4%股权,是最大的单一股东,他曾在2009年时通过双类股权结构扩大了投票权。根据招股书,马克・扎克伯格所持股份投票权比普通股高10倍。

正是通过以上手段,马克・扎克伯格拥有了56.9%的投票权,这意味着他将有能力控制股东选举的结果,包括了公司董事会成员选举和公司重大策略决定,比如任命自己的继任者等。

毫无疑问马克・扎克伯格作为Meta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与首席执行官已经无人能够挑战他的权威与违抗他的意愿。

曾经在股东大会上,股东们提出了八项不同的提案,其中许多提案旨在限制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的权力,其中有两个提案引人注意:一项提案概述了投票结构的变化,以限制拥有额外投票权的特殊类别股票,这些股票大部分由马克・扎克伯格持有;另一项提议则建议免去马克・扎克伯格的董事长职务,结果都被马克・扎克伯格给否决了。

就连股东们都对马克・扎克伯格无可奈何,更何况是约翰・卡马克、雪莉・桑德伯格等打工人呢?根据Meta今年9月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文件,Meta的员工人数超过87000人,换句话说马克・扎克伯格已经是万人之上呢。

经济不景气,加上裁员潮来临,Meta已经裁员1.1万人,为了保住自己的工作,Meta的员工只能对马克・扎克伯格的听之任之,甚至溜须拍马了。

根据美国生活杂志《名利场》透露,马克・扎克伯格周围都是马屁精,只是一味地迎合扎克伯格一意孤行的决断。

这本生活杂志引述一位前Meta高管称:“现在的问题是,马克・扎克伯格身边都是马屁精。出于某种原因,他对元宇宙的美好未来愿景已经是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在以前,还有有人可以就公司的发展方向向马克・扎克伯格说理,但现在已经不是这样了,他身边都是马屁精……我认识他接近二十年了,我以前从未见过他这样。”

一些Meta员工还嘲讽公司一些元宇宙项目为“Make Mark Happy(让马克开心)”项目。还有一位员工则写道,“我以为这是一家数据驱动的公司,但实际上这是又一个人的直觉和情绪驱动。没有人能推翻他(马克・扎克伯格)的决定。”

写在最后

2021年10月28日,马克・扎克伯格宣布Facebook公司更名为Meta公司,聚焦元宇宙业务,不过Meta的股价、营收则是双双下滑,元宇宙业务没有起色,让马克・扎克伯格很头疼。

根据Meta公布的今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该公司营收下降4%至277.14亿美元,连续2个季度出现营收同比下滑,这在公司历史上是第一次。另外,Meta第三季度的净利润为43.94亿美元,同比大幅下降52%,连续4个季度下降。

第三季度,Meta元宇宙部门仍未实现盈利,实现营收2.85亿美元,同比下降48.9%,亏损额达36.72亿美元。而在今年第一、二季度,该部门分别亏损29.6亿美元、28.02亿美元,今年以来已累计亏损金额已达到94亿美元,而2021年的亏损额更是超100亿美元。如果算上2019年,马克・扎克伯格在元宇宙上的总投入接近300亿美元。

Meta的糟糕表现,让股东与投资人坐不住了,他们要求马克・扎克伯格削减在元宇宙上的投入,并进行裁员。当Meta裁员、马克・扎克伯格离职的消息传出,Meta的股价短线拉升,可见他们多么想代表Meta让马克・扎克伯格下台。

然而,马克・扎克伯格拥有了56.9%的投票权,足以推翻股东与投资者们任何对自己不利的决定,约翰・卡马克作为打工人可以因为不满,辞职一走了之,而股东与投资者们虽然可以用脚投票,但是万一马克・扎克伯格的元宇宙业务后来成功了呢?坚持下去能够获得更高的回报呢?这也许就是股东与投资者们纠结的地方,毕竟Meta成扎克伯格一言堂,公司方向调整也快。

文/多弗朗明哥

       原文标题 : 锐评 | 大神离开,Meta成马克・扎克伯格一言堂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大神离开,Meta成马克・扎克伯格一言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