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 MetaPost x 腾讯科技 联合出品的【赛博漫游指南】

都在传苹果要出眼镜了,6月初即将揭晓,据说还是MR眼镜。AR、VR可能大家都听过,那这MR到底是个什么?

先举两个简单的例子。阿诺施瓦辛格在《终结者》中,眼睛里的数据显示设备。还有《龙珠Z》里的战力检测眼镜,这种给现实世界加上虚拟信息的,我们一般称为AR――增强现实。而另一部电影《谁陷害了兔子罗杰》,把动画角色放在了真实世界里,和真人互动自如,拳打脚踢。这种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融合交织能完美互动的形式就叫MR,也就是混合现实。

简单来说,MR可以看作是升级版的AR,所以想弄懂MR,我们还得先从AR说起。

01

AR:给现实世界添点料

1901年,《绿野仙踪》的作者,美国作家弗兰克・鲍姆在他的另一部科幻小说《万能钥匙》中,一个叫罗伯特的小男孩得到了一副神奇的眼镜。戴上眼镜之后,你会在眼前的人的额头上看到一个性格标记。如果是好人,会显示G代表Good,如果是坏人,则会显示E代表Evil。这便是人类首次描绘出的AR应用场景。

而让AR从科幻迈进现实的人,还是我们在前面的VR野史里介绍过的老朋友,计算机图形学之父――伊万・萨瑟兰。他在1968年领导发明的头戴显示系统,为人类打开了虚拟世界的技术大门。如今只要提到VR、AR、MR,不管什么R,都绕不开这位大佬。

1992年,波音公司的研究员考德尔和米泽尔,在他们的论文中首次使用了Augmented Reality增强现实这个词。用来描述将计算机呈现的元素覆盖在真实世界上这一技术。在孕育了24年后,AR终于拥有了自己的名字。

1994 年,保罗・米尔格拉姆(Paul Milgram)和岸野文郎(Fumio Kishino)在论文中提出了Mixed Reality也就是混合现实的定义,并利用一个叫虚拟连续体坐标的形式阐述了AR、VR、MR三者的关系。

最左边是我们生活的现实世界,最右边是完全的虚拟世界。而从现实世界向虚拟世界的转变过程,统称为 MR。

根据这个定义,MR 最初是一个过程的概念,并非特定技术。这跟我们现在所理解的MR是一种技术的定义似乎不太一样。那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晚点再说。

说到最早的AR应用你们肯定都见过:1998年美国一家叫Sportvision的公司,在橄榄球比赛直播中,通过AR技术画了一条代表第一次进攻位置的黄线。从此,AR技术就广泛应用在各种比赛直播中。像是游泳比赛中,每个泳道会显示出选手的名字、国旗以及排名;足球比赛中根据地区定制内容的广告牌;各种比赛分析和赛前表演。

到了1999年,AR的发展进程又向前迈了一大步。加藤弘一教授和马克・比林赫斯特(Mark Billinghurst)共同开发了第一个AR开源框架ARToolKit。这让AR技术不仅仅局限在专业的研究机构之中,许多普通程序员也都可以利用这个开源框架开发自己的AR应用。直到今天,ARToolKit依然是最流行的AR开源框架,支持几乎所有主流平台。

自此,AR技术开始离开实验室,走向大众,迎来了它的第一个爆发期。

02

AR的崛起与沉落

进入21世纪,随着计算机性能、图形处理技术、动作捕捉技术的进步。AR和MR的发展也享受到了这些技术发展带来的红利。

2012年,谷歌推出了AR眼镜Google Glass。可以通过声音控制拍照、视频通话和辨明方向。还能上网冲浪、处理文字信息和电子邮件等。虽然Google Glass并不是一款成功的消费产品,但它的出现让更多人了解到AR技术以及AR能如何帮助我们解决现实中的问题,为日后的发展种下了好奇的种子。

2015年有这样一段视频火遍全网,凭借着“一条从体育馆地板跃起的大鲸鱼”,Magic Leap 成功塑造了一个 AR 黑科技公司的形象。获得了消费者与资本的极大关注,让它在短短三个月里就完成了16亿美元融资。

而MagicLeap的创始人罗尼・阿伯维茨更是朵奇葩。在创立MagicLeap前,他就奉献了TED史上最诡异的演讲。在MagicLeap融到钱后,罗尼第一时间跑到好莱坞买了一把《指环王》里的宝剑,提着剑去拜访了小说《雪崩》的作者尼尔・史蒂芬森。

《雪崩》是第一部以网络人格和虚拟现实为特色的赛博朋克小说。地位相当于VR界的《西游记》。在笑纳了罗尼送上的大宝剑后,拿人手短的尼尔・史蒂芬森就成了MagicLeap 的首席未来科学家……追星天花板了。

但后来MagicLeap承认那些效果惊艳的所谓技术演示视频,其实都是找特效公司做的。直到今天,他们也没能做出相匹配的产品,沦为AR发展史中的污点。

但好在2016年,现象级AR手游《Pokemon GO》正式发布。第一次让世界范围内的用户感受到了AR所带来的独特魅力。也为AR技术的价值正名了。那时候有位70多岁的台湾老爷爷因为在自己的自行车上架了64部手机,走街串巷抓宝可梦,还上了新闻。据统计《Pokemon GO》只用了63天,就在全球赚了5亿美元,成为史上吸金速度最快的手游之一。

当时有人认为,《Pokemon GO》的成功会开启AR技术产业的盛世,但没想到原以为的起点竟然是巅峰。《Pokemon GO》后,到现在AR界也没出现什么振奋人心的产品。

03

MR:大路朝天,都走向我这边

AR和VR一样都面临着有用,但不完全有用的困境。

目前主流的AR眼镜都来自Rokid 、Nreal、雷鸟等国产品牌。但与其说是AR眼镜,这类没有算力和电池、只能用线连接手机电脑投屏的眼镜,更像是便携大屏。

VR已经有了游戏娱乐的杀手锏,也有了成熟开发的团队。但除了游戏娱乐,我们在VR中能做的事情非常有限。除非虚拟世界已经像《头号玩家》里的绿洲一样成熟,否则完全脱离现实的虚拟就限制了VR的应用场景。

那AR+VR有没有搞头呢?

抱着这个想法,以微软为代表的一些厂商把 MR 定义成 VR和AR 的融合技术,而不再是现实到虚拟的过程。

其中表现最为积极的微软,在2015年和2019年分别推出了主打商用的MR一体机眼镜hololens和hololens2。其中有着相对成熟的技术和体验的hololens2,还真就趟出了一条商用MR的路,得到了很多企业、高校甚至美国军队的认可和使用。不过因为27000多元的价格,和并不完善的体验,hololens还是没能打入消费者市场。

但随着技术越来越成熟,成本越来愈低,近几年MR有了走向主流的迹象。

根据众多专家爆料,苹果将在23年6月初发布一款MR眼镜。布局了6年的ARKit,为苹果带来的14000多款 AR 应用、背后培养的大量 AR 开发者,以及所完成的用户教育,将成为苹果 MR 眼镜内容生态的巨大财富。另一边早已All in元宇宙的Meta,也已经在22年9月发布了最新的MR眼镜QuestPro。MR赛道的竞争才刚刚开始。

不过路要一步步走,饭要一口口吃。尽管现在的AR、MR产品离影视作品中的概念还相去甚远,但不可否认的是,AR、MR技术已经以各种形式渗透进了我们的生活。可能在你还未察觉的时候就已经使用到了它们。像是抖音和美颜相机里的各种化妆、搞笑、变装特效和滤镜,其实多少都应用到了AR技术。

而MR则更多地在医疗、工业、建筑等商用领域发光发热。前段时间,央视拍摄了中国航天五院的天津基地。在中国空间站的总装现场,一位工程师就头戴着MR眼镜指导着线缆总装的工作。从外观判断用的很可能是微软的Hololens2。

相信在未来,AR、MR还会给我们带来不少惊喜。

*声明:本文为MetaPost原创,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未经允许严禁转载,文章版权及最终解释权归MetaPost所有。

END

图 | MetaPost x 腾讯科技 【赛博漫游指南】

       原文标题 : 在苹果MR来之前你需要知道这些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在苹果MR来之前你需要知道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