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于互联网:Meta激流勇进之时,上一批VR大厂都去哪了?

文/VR陀螺 小钻风

每个月初,Steam都会对平台上一个月VR硬件使用情况进行统计。如果留心,我们会发现近一年多时间,数据的亮点始终围绕Quest 2。目前Quest 2单款VR头显占比已达47.97%(Steam平台VR活跃用户统计,仅作为参考)。

相比于Quest 2的势如破竹,排名入不了前三的VR头显数据波动幅度难超0.1%。VR市场份额正不断被Quest 2蚕食,其竞争对手显得毫无还手之力。 如此悬殊的市场占位只让人感慨风云变幻的速度之快。

图源:Steam 

5年前,谷歌与索尼、Meta、三星也曾占超VR市场一半份额,HTC也曾坐着Meta的位置,索尼也曾领军VR硬件,WMR更是组团进攻,BAT的投资者角色也曾显露对VR的热情......

如今Meta一家独大,陀螺君不禁好奇,当年同批积极投身VR的大厂商都去了哪儿?陀螺君针对近几年的新闻动态做了分析。(以下内容观点仅从新闻层面做归纳总结)

他们才敢说,VR是真爱 

代表:Meta、HTC、惠普  

在我们赞赏Meta的财力、决心与成果的时候,HTC或许值得被视作VR的坚定陪伴者。

最新数据显示,HTC Vive系列所占比例为10.56%,Meta系列所占比例为66.62%,但在2016年,HTC在SteamVR榜单占比也曾高达六成。

HTC最新一条新闻,是2022年Q1继续亏损,净亏损数额达10.4亿新台币,折合人民币2.34亿元。再往前数,缠绕HTC更多的依然是亏损、裁员、换帅、组织架构重组。

从VR硬件市场份额来看,HTC则是面对Meta进攻失守最为严重的大厂。HTC在VR方向上的盛极一时到如今逐渐边缘化,像极了HTC在手机市场上的大起大落。

但陀螺君在梳理HTC在VR方向的动作时却发现,相较于以百亿为单位砸钱的Meta,无论是否是形势所迫,骑虎难下,总之,HTC对VR有一种壮烈的坚持。

包括2017年卖掉上海手机工厂,全力进军VR;王雪红一直力挺VR;VR头显、追踪器持续迭代(面部追踪器、腕带式追踪器、VR/AR智能手机);多个方向发力VR生态(最新的为Vive verse);投资XR企业;元宇宙......

虽从其最新一款VR硬件产品Vive Flow及其即将面临的苹果、索尼、Meta强势进攻的市场局势来看,竞争力仍弱。但即使面对Meta崛起之后逐渐势微的局面,HTC始终在多个方向活跃。

除去Meta、HTC,惠普也在持续活跃,VR硬件方面与微软、Valve合作推出HP Reverb G2 并进行了迭代,同时惠普也是非常积极的新技术采用者,更新迭代了眼动追踪、面部追踪等等新功能。

图源:VR陀螺 

间歇性活跃  

代表:索尼、华为、BAT 

除去Meta、HTC,鲜少有大厂商做到对VR一如既往的坚持,反倒是有不少小型创业团队一直坚持到了现在,更多大厂商则处于间歇性活跃、退局,以及转向AR的状态。

间歇性活跃主要归纳的是一路走来,有产品,在内容生态方向上也有所动作,但频率节奏不快,VR受重视程度不高的厂商。

索尼:VR内容生态缓步更新,VR硬件迭代频率过慢

这当中,国外代表厂商当属索尼。索尼依托PS生态,靠一款足够优秀的产品打VR的天下。2016年,索尼的初代PS VR面市,在当时成为领军产品,占领全球三分之一市场份额,总销量达到近800万台。

即使如此,大环境下的VR市场并没有如预期走向高峰,反而开始趋向于无声。初代过后,索尼的二代成了传闻,直至去年末才有更为确切的发布信息。

索尼虽然硬件端迭代频率过慢,但在内容方向的脚步却从未停止,一方面不断开发新的VR游戏,另一方面PS VR作为重要内容平台不断上新。

内容一直是索尼的优势项,索尼与一众厂商相比,除去单纯的创作能力优势,依靠现有IP内容的移植便能源源不断提供丰富而优质的XR内容。此次PS VR 2的推出,便伴随着《Horizon Call of the Moutain》等优质VR内容的移植。

图源:网络 

从策略方向上看,如果消息属实,索尼下一步还会由消费领域向专业领域扩展。今年初,有索尼的技术报告曝光,该报告展示了索尼一款8K VR头显原型,该头显区别于PSVR 2,预计会应用于从远程协作工作到医疗成像再到工业制造的所有领域。

华为:国内早期VR超短焦采用者,动作谨慎 

华为在国内VR产业中的动作倍受瞩目,至今华为已推出两代VR头显,是国内超短焦的早期采用者。从近几年的状态来看,华为相对低调,动作频率不高。

内容方向华为间歇性有消息露出,表示依然在发力。VR硬件方向则更为谨慎低调,最终于2021年11月发布升级版VR Glass 6DoF游戏套装,此后鲜少有消息露出。

图源:网络 

BAT:低频、低调,存在感弱 

除去索尼、华为,BAT也是动作不多,存在感不强,但却并未完全退圈的厂商。与有硬件基础的厂商热衷硬件不同,撇开投资,BAT自身均未推出硬件,在VR方向多聚焦内容。

图源:网络 

阿里巴巴曾试图推动VR购物,推出过虚拟购物商城Buy+,并且创造了支付服务VR Pay,以供消费者用VR头像支付。

近年阿里巴巴活跃频率较低,于去年末参投了Sandbox VR的融资,阿里巴巴达摩院对VR/AR仍保持着关注,一年一届云栖大会也会提及三维视觉、VR/AR相关动向,但总体而言并不高调。

百度与很多大厂商不同,有百度VR作为VR方案解决机构一直存在。相比于其他大厂商,百度一直都存在于VR界,却始终没有走向台前。不过前不久在元宇宙出圈后,百度推出百度元宇宙平台希壤引起热议。

腾讯与BAT当中另两位又有不同,虽然早在2018年马化腾曾说过会考虑开发VR微信,事实证明只是随口一提,但腾讯在VR内容方向似乎有自己的坚持。

早前为艺术家举办现场直播VR音乐会,并买下不少日本动漫的特许经营权。时至今日,有关VR内容方向的计划仍有进展,包括推出虚拟音乐世界、VR专辑,投资VR音乐平台Wave VR。

图源:网络 

此外,隶属于腾讯IEG事业群下的独立部门CDD与VR/AR、虚拟人等相关内容有交集。CDD下有虚拟人、虚拟制片等多个业务线,为腾讯IEG乃至整个腾讯各事业群提供内容制作技术相关的支持,对内扮演着内容制作中台的角色。 

目前腾讯XR业务主要由IEG负责,网上也有消息表示腾讯XR游戏工作室由腾讯探索前沿技术的部门NExT Studios一把手领衔。 硬件方面,则有传闻称会收购黑鲨科技打造VR设备,目前是否属实、是否能顺利实施均未有定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