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于互联网:B站杀向NFT,元宇宙会是择而优?

元宇宙,B站究竟还是碰了。

近日,Tech星球独家获悉,B站正在测试相关元宇宙业务“高能链”。知情人士称,B站“高能链”是一个新应用、文化、游戏以及数字资产构建的数字原生社区,未来还会支持社区治理。

随后,B站方面回应,高能链目前重点关注内容版权保护,为数字化作品提供所有权认证等服务。

作为2021年最热门的词汇,在Facebook更名Meta,并宣称元宇宙是互联网下一个十年船票之后,被彻底点燃。

在B站三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中,CEO陈睿也谈论了自己对元宇宙的看法,“最近两三年不会落地,现在布局已经太晚。”

但大家仍然有一个共识:“元宇宙”还处在萌芽和混沌之中,各家科技巨头包括腾讯、网易等,仍在凭借自身的资源与基础,抢占布局先机。

如今,伴随B站的正式布局,似乎也从侧面推翻了陈睿所言。

B站,虽迟但到

B站布局元宇宙可以说是在情理之中,但也在意料之外。

所谓情理之中,B站作为目前国内互联网行业的头部玩家,在内容创作、IP打造等底层逻辑以及游戏、社交等应用生态上已经形成一定布局,加上元宇宙概念带来的市场红利及风口,换做谁或许都无法拒绝。况且,在国内互联网中盛行的“跟风现象”加持下,也说得过去。

意料之外的是,没想到B站会在此时放出布局元宇宙的消息。近期,B站可谓是动作频频,不仅公布了自身三季度财报,还围绕当前业务及板块进行了一系列的战略布局。

11月19日,宣布斥资6亿元收购原创漫画网有妖气,同日,购入甬易支付65.5%的股权,获得支付牌照等,这也是引发了资本市场和无数投资者的热议,不少业内人士表示:“看好B站收购有妖气,有妖气的自有IP有望与B站的内容形成衍生。”

此时,在字节、华为、阿里之后,B站再放出布局元宇宙的消息,无疑是让自己与资本市场跟元宇宙之间多了一丝“暧昧”的关系,11月7日,美港股收盘,B站两地涨幅分别达到7.30%、6.65%。

但对于B站而言,自己选择的这个时机无疑是最佳的。

三季度的财报电话会议“暗藏玄机”,尽管CEO陈睿表面上说“如果现在听到元宇宙的概念,再宣布布局或进军元宇宙,应该是来不及了”,但随后又透露出B站已经做好布局元宇宙的准备,并且部分要素已经实现,两种观点的对冲之下,不免会引发市场的热议。

陈睿表示:“元宇宙是概念,并不是产品,这个概念包含一些产品要素,比如虚拟现实、紧密的社交体系,或是在游戏内的一个自循环的生态系统,但这些要素都不新,有一些公司已经实现,例如Facebook、腾讯,B站也实现了这些要素中的一部分。”

而这段时间内,B站也做出与元宇宙最为相关的动作――测试虚拟人物养成功能,看板娘测试是B站近期的一项“大计划”,用户可以将B站看板娘放置在个人主页中,并且支持换装、查看天气等自定义项目。

这也被广大网友吐槽,“bilibili版电子鸡、QQ秀”,但透过现象看本质,B站实际上或想通过这种虚拟产品的部分测试,先观察自身用户的使用、积极程度,待时机成熟之后,再将元宇宙概念相关的产品具体落地到B站自身生态及应用中。

近段时间以来,也有包括网易、腾讯、字节、华为、Meta等大厂先后放出布局虚拟人的消息,这也引得不少媒体和资本表示,虚拟人的出现,正好给了元宇宙一个从概念走向现实的切入点,游戏、虚拟人及其他虚拟产品等“似乎距离更近”。

B站终究还是跳进了元宇宙这个“蜜糖罐”里,但也可以说是B站很需要元宇宙这个风口。

B站需要元宇宙

翻看B站以往的布局及相关投入,从战略上B站给予自己的定位是清晰的,总结起来可以用一个词概括“苟住”,这种“苟”,不仅仅局限于游戏领域,还包括影视、漫画、综艺等一系列内容领域的投入。

不过・,这种战略“苟住”,在笔者看来是没有问题的,纯社区的价值,从天涯、猫扑的结局已经告诉了我们,况且随着产品习惯及时代的更迭,下一代年轻用户大概率是不会喜欢上一代用户的产品及喜好,人人网、QQ空间、QQ宠物这些产品大多都是用户更迭的背景下,无法适应新用户的喜好,逐渐被淘汰。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B站自然也需要通过种种动作以及业务布局,创造出适应用户及时代的优质产品、内容,讲出新的故事来打动资本市场和用户。从多维度的角度看,元宇宙无疑是当前能引得资本和投资者热捧的风口之一,在这场红利效应下作为互联网前部玩家自然也会收到一定的关注。

今年2月份,B站提出未来三年用户增长目标,其中最受市场关注的莫过于2023年内B站MAU达到4个亿。从三季度财报公布的数据来看,B站MAU仅为2.67亿人,距离目标还存在一定的距离。此前,陈睿就提出三大增长策略,第一、扎根更广泛用户群体;第二、占领更多内容品类质量高地、心智高地;第三、保持内容品味、年轻审美、社区氛围、健康的商业模式。

B站的核心用户在于年轻群体,但B站想将用户群体扩展至更广泛的年龄段,85后、80后甚至是70后。尽管年轻用户已经成为国内互联网的消费主力,但在消费升级的趋势下,作为集合体的元宇宙,其用户人群或许也不单单是年轻用户,也将拓展至更广的年龄段,通过实现对元宇宙的布局,或许也能吸引这一部分用户人群转换成为B站用户。

当下,B站除了追求MAU之外,还在不断提升B站的用户粘性以及付费意愿,这一点也算是公开的秘密。从视频内容、种类的增加,到游戏付费,再到直播、电商,B站无时无刻不再想带动B站用户付费意愿,提升自己的商业化变现。

基于元宇宙探索商业化路线,对于B站来说或许是一个不错的尝试,例如B站可以将个化装扮NFT化售卖给用户,UP主也可以将自制内容NFT化进行售卖,从而提升B站用户的付费意愿及用户粘性。

B站的虚拟人物养成功能就有此意,B站用户使用B币为看板娘购买服装,进行个性化装扮,但与元宇宙有所不同的是,这种付费属于单向输出,B站对用户的付费传导,但核心目的都在于增长用户留存时间,强化用户粘性与付费意愿。

第一波吃上“螃蟹”的人?

B站所构建的元宇宙生态与元宇宙概念还是存在一定区别。

许多业内人士看来,元宇宙这个概念足够大,足以容纳VR概念、AI技术以及区块链技术为核心所构建出的综合生态。

B站则是希望通过区块链技术完成对元宇宙核心生态的布局,应用生态包含新一代应用、文化、游戏和数字资产,简单点地说,就是以区块链为底层核心,为用户提供数字产品、数字身份等服务,大胆地猜测,B站所构建元宇宙或许是元宇宙概念中的一种细分元宇宙,就好比汽车可以是燃油车、电动车,也可以是油电混合。

这或许与B站给予自己的战略定位以及市场趋势相符。当下,除字节或是真的有意将元宇宙作为突破口外,其他厂商的态度暂时都还比较暧昧,腾讯、阿里、百度、网易等厂商也都是一直在打着元宇宙的“擦边球”,只发布与自身业务及元宇宙相关的计划或动作,并没有给这一业务单独开辟战线。

另外,从客观的角度来讲,B站相比于腾讯、百度、阿里并不存在软件、技术优势;而与歌尔股份、英伟达等硬件企业相比,也不具备硬件壁垒,唯一拥有优势的便是自身内容创作体系。

三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陈睿强调,“元宇宙这个概念里面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那就是需要有一个自循环的内容生态,这个内容生态,必须得有一大群人深入创造内容。”,符合陈睿所谓的标准的国内互联网大厂也只有抖音、B站、微信为数不多的几个。

《元宇宙报告》显示,NFT是区块链在元宇宙世界中的主要应用之一,而内容创作体系又是NFT最好的落地场景之一,通过内容创作制作出的视频可以天然地制成NFT,B站最主要应用场景便是视频内容平台,这也意味着B站可以通过现有内容创作体系输出视频,然后通过区块链变成NFT,也就是说B站已经拥有了生产NFT的体系及平台,这也是阿里、腾讯旗下NFT发行平台所不具备的内在先发优势。

NFT三大核心要素中,B站仅缺少区块链技术支持,在这种先发优势的推动下,加上B站现有基础的平台、社区、IP布局,B站大概率是不会放过这样的时机,快速占据以区块链为核心的元宇宙主动权,实现对用户的流量收割以及商业价值的提升。

按照B站以往的趋势以及战略决策,其真正意图或许就也在于此,B站也深知自身在元宇宙领域的真正实力及底蕴,并不想凭借元宇宙最终实现超车或是与抖快、BAT一决高下,而是就想利用现有优势,成为元宇宙领域中站稳脚跟的人。

不过,元宇宙的概念太过于广泛,不同厂商对于元宇宙都有不同的理念及切入方式,百度的VR版元宇宙、微软的企业版元宇宙、Facebook更是因元宇宙直接更名Meta。而B站的区块链版元宇宙,又能否在资本以及市场的双重因素下,抗住冲击,此时下定论还为时尚早,但能够看到的是,B站已经表露出自己做元宇宙的决心,加之B站“区块链版元宇宙”近乎落地,不免也让市场及投资者多了些许期待。

文|港股研究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