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于互联网:AR战场没有给「罗永浩」留太多时间

上一次巨头集体折戟在AR面前,但这一次不一样了。

文|郑亦久

去年10月扎克伯格将Facebook改名Meta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元宇宙以及他们如今卖得最好的VR设备Oculus身上,尚未拿出任何硬件产品的AR(增强现实)反而被遗忘在了角落。

但从之后的一系列报道和他本人的采访中,AR占据的篇幅却越来越大,AR眼镜甚至被扎克伯格称为“圣杯”,将“重新定义我们与技术的关系”。

也不单单是国外市场,国内市场对于AR不论是技术还是硬件的关注都远不及VR。全靠罗永浩最近高调宣布弃用微博投入AR创业,才让对AR概念的科普以及相关产业短暂得到了一次难得的曝光机会。

这种关注的缺乏背后依然还是与消费级产品太少直接相关,目前市面上最热衷AR的商业公司Snapchat,以及最流行的AR游戏Pokémon Go都与国内互联网用户无缘,在国内的一众科技公司中也鲜有将AR作为风口全情投入。不过擅长吸引注意力的老罗加入这一行业无疑也是看中了其尚未完全被资本和技术垄断,从而依然给出初创公司留有一线机会。

不论扎克伯格或罗永浩如何看好AR的潜力,其糟糕的前史几乎比VR有关之而无不及,尽管传说中苹果的新硬件也将会与AR密切相关,但上一次巨头集体折戟也同样是在AR面前,那这一次革命真的会到来吗?

01 拆解Snapchat的王者之路,十年间如何抢占AR市场?

在多数普通用户眼中,Snapchat其实就是一个社交媒体平台,就像Instagram、TikTok一样,从营收结构来说也的确如此,这家公司最大的收入支柱来源也是社交媒体广告。但若论AR应用趋势,Snapchat其实才是全球首次将其引入社交平台的元老级玩家。

最初,Snapchat主打的是社交媒体中非常细分的“阅后即焚”功能,一个照片发给朋友只能观看几秒,不能截屏,青少年们觉得用它聊起天来轻松又私密。

同时,放在了APP的首页位置的“相机”是Snapchat尤为重视的功能,从照片分享、短视频录制、Stories模式,再到如今推出了一系列好玩的AR滤镜,Snapchat靠此继续俘获青少年用户的芳心。

Snapchat哭脸特效

效果确实不俗,根据财报描述,目前Snapchat在发达国家市场的Z世代的渗透率高达90%,超过了 Facebook、Instagram。与此同时,更热衷新事物的年轻人也让其许多AR尝试都得以实现。

今年3月,美国知名财经杂志《Fast Company》公布了2022年10家最具创新性的VR/AR公司名单,英伟达、谷歌、HTC等知名企业都在这份榜单之中。不过这份榜单的第一名却并不是Meta,反而是Snapchat,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它们的业务是少数真正能让AR技术应用到最广泛的消费级应用场景中的。

根据Snap在去年12月发布的官方数据,目前Snap AR平台上汇集了来自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超过25万名滤镜创作者、开发者、品牌商和合作伙伴,他们制作了超过250万个滤镜,用户浏览量超过3.5万亿次。

其中,300多名创作者至少有一件作品收获了超过10亿次的浏览量。Snapchat上玩AR的用户已经超过2亿,平均每天玩 AR 的次数超过60亿次。

《Fast Company》杂志指出,Snap向数亿人灌输了AR的潜力。从市场教育角度来看,Snap能排在最具创新性的VR/AR公司榜首,这也就不足为奇了。

同时, Snap在AR领域还在不断外扩,通过各种收购活动,以此来加强自己的商业壁垒。

从2021年到现在,一年半的时间内,Snapchat收购的企业数多达7家,其中有6家都与AR有直接的关系。

不论是相关技术还是应用场景,这些公司都是围绕着Snapchat的AR业务在提供服务,一方面是通过AR电商进一步多元化自己的营收模式,摆脱对广告收入的高度依赖,另一方面大量软硬件技术的积累,也依然让Snapchat保留着进一步打造自家AR硬件设备的想象力。

Snap官网图片

更重要的是,Snapchat相对于其他科技公司,在AR生态建设上明显更提前一步。去年12月,Snapchat还首次召开了年度AR生态大会 Lens Fest,发布了工具升级、生态完善等全新动向。比如为移动AR开发平台专门设计的Lens Studio迎来了重大升级,物理引擎和高精度深度图的全新迭代,可以让艺术家和软件开发者用来开发滤镜和其它各种AR特效。

在优化工具的同时,Snapchat也在尽可能让其AR生态中的开发者、创作者都能够获得商业回报。去年6月,Snapchat推出了Creator Marketplace。现阶段而言,这个集市已经成为了国际上AR开发者、广告主之间交易的首选平台。尤其是在疫情导致线下购物减少之后,类似AR试穿等功能已经成为了时尚品牌不可或缺的重要业绩增长手段。

在将近十年时间里,Snapchat依靠应用、AR滤镜以及并不成熟的硬件,逐渐构建起了一个完整的AR生态,不过随着各家超级平台也开始逐渐将目光瞄向AR,Snapchat拥有的先发优势并不会持续太久。

02 AR的杀手级应用场景到底在哪,巨头们苦寻答案

就像VR经历过一轮又一轮风潮之后,到现在也仅仅只有像Oculus Quest 2这么一款销量超过千万的产品称得上是成功。

AR领域同样早已是一个反复试错却还没拿出等价成果的领域。即便是如今的大型科技公司纷纷意识到,AR是一个现实世界的痛点或下一个消费产品浪潮开端,对于如何实现,却依然各有想法。

就拿已经ALL IN元宇宙的Meta来说,对AR的思考依然尚未完全定型。

据报道,Meta将搁置发布商业AR眼镜的计划,未来几年来会率先推出的AR设备更多还是会提供给开发者。不过从Verge拿到的Meta内部爆料来看,在全力打造下一款爆款VR设备的同时,Meta的AR路线图已经计划到了2028年并且有三款产品都在筹备之中。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微软长期以来的AR项目HoloLens负责人Alex Kipman宣布离开公司。

微软多年来一直在开发这款头盔,第一个版本已于2016年推出。不过,几千美元的价格和寥寥无几的应用大大地限制了其吸引力,就连许多开发者也望而却步。2019年微软决定将该设备的重点放在企业市场,但根据市场研究机构IDC的数据,自推出以来,HoloLens出货量仍只有20万至25万台。

而真正作为消费级AR眼镜“开山鼻祖”的Google glass,2013刚发布的时候吸引了外界超高关注度,大批科技博主上手的视频遍布网络,大众似乎能意识到这款产品“改变生活”的一面,包括眨眼拍照,实时导航等功能。

但是,Google glass随后出现的各种问题成为了发展桎梏,比如耗电量和发热、佩戴并不适合大多数人、屏幕成像不理想等,当然最关键一点还是功能少、使用场景不明晰,加之高达1500美金的定价,这款产品最终也只能被市场淘汰。

再来看看仍稳坐美国市值最高公司宝座的苹果,这家一向行事隐秘的“印钞机公司”多年来却一直高调宣扬AR技术的潜力。早在2016年,CEO库克就在一次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从长远来看,苹果对AR技术非常看好。

但到目前为止,苹果在AR方面的努力只限于为开发者提供足够多和花哨的AR软件工具。上周,尽管不少苹果用户和开发者都满怀期待,苹果2022年的WWDC从开幕到闭幕都没有提及传言已久的正处于研发阶段的苹果AR眼镜。

上述四家巨头总共拥有超过2000亿美元的净现金,以及全球最顶级的上万名工程师和科学家,AR真的能难住他们?
在应用场景上,AR硬件也不像VR那样可以先靠游戏杀出一片市场,因为Pokémon Go的风靡证明了AR游戏仅靠手机也能征服玩家。那么AR的杀手级应用场景到底在哪,事实上目前即便是科技巨头也都给不出明确答案,更多需要不断去试错。

Pokémon Go

在最新的I/O大会上,Google曝光了一款正在开发的又一款AR智能眼镜原型产品,相比于之前号称无所不能的Google glass,这支新眼镜的功能更单一――通过语音采集实时翻译面前的人所说的话,并且把翻译结果显示在镜片上。不过Google并没有给出这一产品具体的发售时期,显然在短期内依然很难和消费者见面。

如果传言成真,那么无论如何2023年都会一到两款大公司的AR设备问世,谁能够抢先完成对消费者的市场教育,无疑就能在挑战手机的战争中获得先机。

相对于过去追求高大全,如今的AR硬件更需要先从某一个消费市场的细分领域进行突破。不过对比十年前,最大的变化还在如今各家科技巨头在软硬件的整合能力有了质的提升。尤其是善于“借鉴”前人经验的Meta气势汹汹而来,而既不缺钱也不缺技术的苹果与Google也开始费心投入AR硬件。

虽然首个革命性产品或许依然还在未知的路上,但显然留给像老罗或类似初创公司的时间和空间都不会太多了。

*参考文章:

VR陀螺《一年收购6家AR企业,Snap从社交到AR公司的逆袭之路》

品玩《苹果说要用10年时间让AR设备替代iPhone,真的靠谱吗?》

       原文标题 : AR战场没有给「罗永浩」留太多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