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的影响,虚拟现实的新一轮热潮吗?

行为变化正在开始,未来将变成什么样?

我认为这是一部分将引起社会行为变化的“社会距离”。虽然握手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了,但直到19世纪它才仅在西方世界真正成为一种默认的问候方式。最近,握手逐渐被碰拳、碰肘甚至碰脚代替。有些人认为,斯波克的伏尔甘式问候,举起手指做V形手势(并说“愿你长寿,愿你成功”)或类似的不需要任何身体接触的方式不久就会成为新的常态。

斯坦福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MIT)等多所大学都取消了面授课程,代之以网络课程。更重要的是,尽管年轻人受到病毒的影响几率比较小,但麻省理工学院还是把学生送回家了——实际上是把他们“赶”出了宿舍!

包括斯坦福大学在内的许多大学将授课形式改为线上教学

硅谷的生活也已经受到了影响。谷歌和Facebook等大型科技公司已经要求员工在家工作。咖啡馆本是许多初露头角的企业家和自由职业者最喜欢的工作场所,但现在这里的人明显减少了,营业时间也更短了,尽管部分不去公司上班的人转战去了咖啡馆。

我本打算最近去硅谷中心的斯坦福剧院看一部老电影。斯坦福剧院是20世纪30年代建立的经典剧场,专门用来放映老电影,并且在电影间隙会有人演奏管风琴。虽然目前暂时没有什么特殊情况发生,但是他们出于谨慎还是取消了所有的电影场次。

其他电影院和公共场所会效仿该剧院的做法吗?当然,我们近期已经体验到影院及其他公共娱乐场所的关闭给生活带来的不同。我想探讨的问题是,类似于此的病毒传染时间(未来不排除会出现更致命的病毒的可能)所带来的变化将如何长期影响使用技术(尤其是VR技术)的社交互动的方式?

在Starz电视网的电视节目Counterpart中,我们看到了与我们所处世界平行的另一个地球,它已经被病毒破坏了。当“我们的世界”中的人进入这个平行世界时,他们面对着空无一人的公共空间感到十分惊讶,即使那个时候病毒已经消失了多年。病毒的幸存者的社交习惯似乎已经被改变,并且这些新习惯延续了下来。这与“我们的世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我们的世界”里,餐馆和其他公共场所都挤满了人。但今后我们的世界也会变成电视节目中平行地球的模样吗?

从短期来看,会议技术公司正在提供替代方案。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取消个人会议、课程,选择远程办公和学习,Zoom和Webex等公司以及其他远程会议和远程工作解决方案获得了巨大收益。

欢迎来到虚拟世界

所以,面对现在的情况,虚拟现实能够做什么?

Facebook在2012年以2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Oculus的行为让许多人感到震惊,但同时也让许多人突然相信VR将成为游戏、教育、社交网络和商务旅行的下一个重大变化。HTC很快推出了Vive头盔,三星推出了基于智能手机的VR设备Gear VR(也基于Oculus技术),索尼推出了Playstation VR。突然之间,虚拟现实内容公司得到了资金支持,而且似乎正在蓬勃发展。同时,VR游戏、VR电影、VR锻炼、VR社交网络和VR商务会议等都在兴起。

 

但是实际上它们并没有真正繁荣起来。引用我一个在脸书工作的朋友的话——"Facebook自己的内部研究发现,人们很少想要使用VR:可能一周只有一次。”如果把这个频率和人们使用手机的频率相比较,你会发现这有点令人失望,其实这也预示了VR初创公司数量的减少。面向消费者的VR初创公司发现,即使他们公司在2013-2016年期间筹集了不少资金,但他们很难再为VR内容筹集到资金,于是这些公司开始倒闭。

随着为数不多的VR社交网络应用的失败,如Altspace VR,导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在电影《头号玩家》中所展示的VR之梦便就此夭折了。

在《头号玩家》中,现实世界是令人沮丧的。因此,做任何事最受欢迎的方式就是戴上轻量VR头戴设备,进入一款名为绿洲的VR MMORPG。

学生们会去虚拟教室上课,而不是去学校;人们也会选择在虚拟现实中锻炼,而不是在现实生活中运动。除此之外,他们可以在舒适的家里就“去到”任何地方。人际关系也是虚拟的,每个人都把理想中的自己用作化身。虽让由于PG-13级电影限制,很多内容没有被展示在银幕上中,但可以推断,就像在开篇所提到的《毁灭者》中的剧情一样,在这个几乎所有事物都是虚拟的世界中很可能会有虚拟的性接触!

 

在《头号玩家》中,大多数社交互动在绿洲虚拟世界中进行

这并不是人们第一次幻想逃到虚拟世界中去。《第二人生》问世时,涌现了许多关于人们如何在虚拟世界中生活、游戏和工作、拥有稳定的关系甚至是生育并扶养孩子的文章。但后续这种情况也逐渐消失了,尽管林登实验室(Linden Labs)在2017年发布了一个虚拟现实版的世界,但这也没有真正成功。

游戏已经结束了吗?VR将在这个时代的复兴吗?

令人惊讶的是,甚至在2020年初corona病毒出现之前,VR就已经卷土重来了。随着Oculus Quest等廉价独立头盔在2019年的成功发布,以及越来越多的公司使用VR应用进行培训(使用VR进行员工培训能够降低成本),在硅谷和其他地方,VR的未来多年以来首次变得明朗起来。事实上,Facebook已经生产了数量足够多的耳机来满足目前的需求;与之相反的是,the Quest已经售空好几个月了(许多零售商至今仍没有办法补充库存)。

伴随着复兴的迹象,Facebook也已经在开发自己的绿洲版本——Facebook horizon,并且将在2020年初进入封闭测试阶段。在撰写本文时,Horizon的具体发布日期尚未确定,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正由于需要以不同方式召开发布会而密切关注着近期发生的各种事件。

一个有趣的消息是,Vive耳机的制造商HTC宣布,他们将使用VR教育的ENGAGE平台在虚拟现实中召开开发者会议,而不是召开一个现场的会议。被广泛议论的AltspaceVR公司的落败似乎被过分夸大了,实际上它们不仅仍在运营,而且还收到了在VR中举办活动的请求。

这样的历史性变化是合理的。在任何行业,人们参加会议的最大原因,不仅仅是为了看演讲者的演说,而是为了与他们所在行业中其他并不能经常遇见的人见面。

尽管Facebook承诺会提供大量在线内容,但他们仍旧没有宣布之前取消的F8开发者大会中任何关于VR的内容。如果仅限于观看内容,视频会议的效果是足够好的,但视频本身并不具备互动的能力。相反,VR可能正是解决这一问题的办法。随着Horizon的发布(预计将于今年发布),可以预见Facebook将在不久的将来推动在虚拟世界中进行的会议和互动。

 

Facebook Horizon会不会是在发展为类似于头号玩家中的绿洲的过程中的第一个VR世界?

随着全国越来越多的学校取消最近几周的课程,相关负责人员很有可能需要制定应急计划来应对更长期的封闭情况,如发布Horizon和其他VR会议平台。当我在麻省理工学院管理游戏实验室时,我们的一个公司正在创建用于科学实验室虚拟现实中的模拟人,这项技术可以用于学生虚拟实验,对帮助解决学校负担不起实验室而引起的问题十分有益。

那么,相同的技术和方法可以扩展到所有其他的领域吗?

人们是否会出于去公共场所的恐惧而开始避免去健身房运动呢?就像在绿洲里一样,VR会被用来在家里锻炼吗?事实上,一家为骑行提供虚拟现实设备的VR公司VRZoom告诉我,他们说服投资者的最有效方式就是在虚拟现实中向投资者展示他们的产品。

说回到我去电影院看电影这件事上,《第二人生》中最出人意料的流行活动之一就是让虚拟角色坐在电影院的座位上看电影! Netflix VR应用程序曾一度是三星Gear VR(可能还有Oculus)应用商店中最受欢迎的应用程序,它提供了类似于坐在虚拟剧院里观看Netflix节目的体验。


目前,许多公司取消了其员工所有不必要的行程。大多数大型科技公司,包括谷歌、Twitter和Facebook,都告知其员工可以在家工作。不过,虽然Zoom、Skype或Slack能很好地传递信息,但这些线上会议软件是达不到通过正式会面所达到的效果。

到目前为止,关于媒体和政府对冠状病毒是反应过度还是反应不足的争论还在继续,也许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这次(以及未来潜在的)严重流行性疾病后续影响给消费者和社会习惯带来的变化。

随着人们放弃与其他人的聚会,在家里度过更多的时光,除了电话会议供应商,毫无疑问类似于亚马逊一类的快递服务也将在短期内受益。

这也很有可能就是促使人们戴上他们的虚拟现实耳机而不是冒险到现实世界中去体验的行为改变。

虚拟世界,可能最终会成为我们最好的互动方式(尤其是在我们能够以自己的理想化形象作为自己的替身而身处其中的时候)这其实就是VR一直以来的承诺:从上学到参加会议,甚至是与不同的人建立联系,使用VR都会更有趣也更安全!

欢迎来到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