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于互联网:资本市场抛弃脸书?

2022.02.10

巨额的资金投入和充满不确定性的回报吓退投资人

文 | 柴犬 彩虹

编辑 | G3007

马云曾经说过,“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但是后天很美好,但是大多数人死在了明天的晚上。”

现在摆在互联网巨头脸书面前的似乎正是这道难题。巨额的资金投入和充满不确定性的回报正在吓退投资人,对元宇宙坚定的求索,注定只可能是勇敢者的游戏。

从移动互联网时代走向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畅想的元宇宙时代,比从传统PC迁徙至移动互联网要复杂困难得多。

元宇宙相关产业极为庞杂,包括硬件如VR、AR、MR、脑机接口、技术云、虚拟引擎等与游戏、社交、办公、健身、工业场景等各种各样的应用,最终形成与现实世界映射与交互的虚拟世界,具备新型社会体系的数字生活空间。

元宇宙本质上是对现实世界的虚拟化、数字化过程,需要对内容生产、经济系统、用户体验以及实体世界内容等进行大量改造。而这一过程必须是循序渐进,逐步推进的,需要极大的技术研发投入和基础设施建设。

2021年10月,Facebook母公司宣布更名Meta,标志这家社交巨头all in元宇宙。当时扎克伯格称,从现在开始,将是元宇宙优先,而不是facebook优先。

一时之间,跟进者众。国外巨头如微软、英伟达、Unity公司、苹果纷纷在自己擅长的技术领域进行相关的探索,国内公司腾讯、百度、字节跳动等也先后推出了与元宇宙布局有联系的各项业务板块。

脸书是先行者,也是探路者。可惜四个月后,正在元宇宙之途“长征”的脸书,在资本市场遭遇到巨大的寒流。

01

一天跌去一个工行

这家公司在最近一次财报发布之时迎来了股价的暴跌。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的逐步推进和落地需要巨大的财务投入,公司业务受此拖累极大。

当地时间2月2日,Meta公布2021财年第四季度业绩,四季度脸书实现营收336.7亿美元,同比增20%;第四季度增幅较去年前三季度明显放缓,此前分别为47.6%、55.6%和约35%。Meta去年四季度净利润为102.85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112.19亿美元下降8%,是自2019年第二季度以来首次出现净利润下滑。

《华尔街日报》称,这家社交媒体巨头公布的利润降幅超过预期,且前景黯淡,令投资者感到震惊。

Meta的“元宇宙”战略在持续亏损中,其开发部门RealityLabs在2021年亏损超过100亿美元,Meta第四季度活跃用户、每股收益、第一季度营收展望均不及分析师一致预期,拖累公司股价在盘后交易中大跌。

当地时间2月3日盘中跌幅一度接近28%,最终收跌26.39%,报收237.76美元,创下公司上市以来最大单日跌幅,市值蒸发约2500亿美元,也创下美股单日最大市值缩水纪录约237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5万亿)市值蒸发,相当于一夜跌去一个工商银行的市值规模。

4Q21期间,研发费用率、销售费用率、管理费用率分别为20.9%、13.0%、9.8%。其中,研发费用70亿美元,同比增长35%,主要来自Reality Labs、Facebook全产品系列的招聘人员增加,以及Reality Labs的研发运营成本;销售费用44亿美元,同比增长34%,主要来自营销支出及招聘人员增加;管理费用33亿美元,同比增长107%,主要来自法律相关成本及员工相关成本。2021年末全职员工7.19万人,同比增长23%,4Q21净增3700人,主要为技术人员。

02

元宇宙战略部署

扎克伯格在采访中表示,VR和AR所能做的,以及元宇宙将广泛帮助人们体验的是一种临场感,他认为这种临场感将使我们互动的方式自然得多。例如进行线上会议的时候,临场感将会让参会人员注意力更加集中。Facebook的目标是连接世界上的每一个人,给他们“与任何人分享任何东西”所需要的工具。站在Facebook的角度,元宇宙是个更大的社交平台,相比于如今的社交模式,元宇宙能够带来更多,更好的社交体验。

根据Meta公司透露的规划,虽然Facebook会在未来出售自制的硬件,但真正赚钱的主体业务并不在出售设备的收入。其目的是尽可能便宜的出售AR/VR设备,而专注于通过元宇宙的商业(例如虚拟商品的出售)和广告赚钱,从这个角度来看,Meta公司仍然是一个广告公司。

Facebook首席技术官Bosworth表示,元宇宙目前最重要的是在技术上有真正的突破,Facebook也正为之努力,希望抢先创造出新一代的AR和VR设备,更小更便宜,更让人身临其境。

早在2014年,Facebook就斥资20亿美元收购了Oculus,布局AR、VR设备,目前该部门主要的任务是研发生产虚拟现实设备。2017年,旗下Oculus VR部门的员工超过1000人,而其全球员工总数为18770人,该部门员工所占比例超过5%。而到2021年初,这家社交网络雇佣了58604人,参与VR/AR研发者占员工总数近20%。

2020年初,Facebook母公司透露已在AR/VR业务投资近50亿美元。同年 10 月,Oculus 发布了 Oculus Quest 2,售价299美元。该产品一经推出,就收获了许多的好评。除了其相对非常亲民的价格之外,软硬件的升级,顺畅的画质以及非常少的眩晕感都成为其卖点。许多VR/AR设备网站都将Oculus Quest 2列为如今VR/AR设备的第一名。

2021年12月,Meta公司推出了“Horizon Worlds”――一个虚拟现实的世界,玩家通过Oculus虚拟现实头盔进入这个世界,用户可以在其中创造各种东西,从恐龙公园到星球大战类游戏,只有想不到,没有无法创造。但不足之处是,目前的技术还不足以支持感官体验,没有感官体验的虚拟世界是乏味的,也不具有元宇宙所谓的“真实”感。

除了娱乐板块,关于VR、AR技术在工作上的应用,扎克伯格表示还需要更进一步的技术发展,因为目前的VR头盔过于笨重,如果我们要长时间佩戴,那么我们的技术应该尽力制作更像是普通帽子的头盔,AR眼镜更像是平时佩戴的正常眼镜,这可能也是未来几十年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

03

巨大的技术壁垒

虽然Meta公司的设想看起来比较合理,但是推进和实现的过程却并不轻松。

就目前来看,技术问题仍然是包括Meta公司在内的众多进军元宇宙企业难以攻克的战略高地。

AR/VR显示屏,芯片,超级计算机处理器等核心零部件的技术还较为基础,远远无法达到可以方便携带和随时享受的要求。而虚拟现实技术要求的建模,现实,传感和交互相关的技术也完全没有达到成熟的门槛。如何发展适合人体的光学现实系统,降低使用中的眩晕感和减少眼部负;如何提升虚拟投射到现实的感知交互、增强视觉中的渲染处理技术等等问题都亟待解决。

由此看来,Meta公司的元宇宙部署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扎克伯格自己也表示:“未来是不确定的。完全实现元宇宙的愿景还有一段路要走。虽然方向很明确,但我们前进的道路并不完美。”

前景的不确定性使得许多投资者开始从元宇宙热潮中抽身观望。

巨额的资金投入和充满不确定性的回报吓退了被网上的前景言论冲昏了头脑的投资者,人们开始冷静思考元宇宙实现的可能性。技术难题,政策缺失,元宇宙的道德问题都是投资者们担心的问题。

结 语

全球移动互联网进入中后期,用户红利逐步减退,竞争却在加大。经过10年的发展,截至2020年末,全球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用户分别为46.6和43.2亿人,用户渗透率分别为59.17%和54.86%(同期中国渗透率70.05%和69.82%)。参考中国市场目前面临的用户增长明显放缓,全球移动互联网也进入用户增长缓慢期。

脸书作为社交巨头,显然无法逃离“用户魔咒”,增量空间极为有限,存量空间与其他厉害的竞争对手无限内卷。那么,股价下跌到底意味着什么呢?是否Meta公司的元宇宙转型就宣告失败呢?

答案仍然未知。

有二级市场分析师认为,虽然目前元宇宙业务相关收入较低,但Meta已经从硬件、应用、技术方面开启了较为全面而深入的布局。根据公司的业绩会,Quest商店销售超10亿美元;22年预计将发布一款高端VR头显,第一款AR眼镜Project Nazare也在开发中。值得注意的是,在VR/AR设备全球渗透率仍然较低的背景下,Meta将推出移动端版本的元宇宙社交应用“Horizon”。这将方便用户在移动端体验并感受元宇宙虚拟场景。

或许,在坚持的过程中脸书将等来新的机会。

-End-

       原文标题 : 资本市场抛弃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