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于互联网:谷歌将掀起“元宇宙地图”大战?国内玩家早已出发

日前,Google I/O 2022大会上流出的一段英国伦敦塔的地图视频,赢得了全球数亿次的点击。其中还原度极高的3D立体画面,以及地图蕴含的丰富实时信息――天气预报、附近的餐厅预订乃至建筑物室内实景,在让人惊叹之余,也不由憧憬未来3D高精地图能带来的震撼体验。

虽然谷歌没有直接使用“元宇宙”这个词汇,但国内科技业者指出,这种对现实世界1:1的高精度3D还原,以及让地图容纳更多地理信息的做法,正是人类创造数字孪生世界的重要工程的一部分,相对于“3D高精地图”这个提法,称之为“元宇宙地图”更为准确。

据说,苹果公司也正在跟进这一领域,苹果地图未来也会出现类似的功能。

但较少为人所知的是,元宇宙地图赛道,早已有了诸多中国玩家的身影,谷歌、苹果能够做到的,他们也能,甚至在某些环节上更好;而如果论及应用场景,元宇宙地图也早已在国内有了许多应用。

这是一个中国企业不但没有掉队,甚至有希望弯道超车的机会。

1、 “地图”为何成为元宇宙大战的“入口”?

为什么一段地图视频引发元宇宙界的高度关注?

原因也非常简单,因为3D高精地图,是元宇宙得以实现的数字底座,本质都是把人和人所在的空间信息进行更高维度的数字化,进一步构造孪生或原生世界的虚拟场景、并在其中实时协作。

而无论是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之间的实时协同,必须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实现精准的相互定位,也就是元宇宙必须有3D数字地图的表达和精准LBS定位体系。

如果说,基于2D数字地图建立的LBS体系,已经成为电商、本地生活、导航、出行等互联网业务开展的基础,那么,把二维地图升级为三维高精度地图,又是一次应用水平上的飞跃。

Google Maps的沉浸式体验演示,也让我们看到,3D高精地图会对B端业务如智慧城市、数字文旅、本地生活服务等领域的业务突破起到重要的作用,可以在其中产生大量数字新消费场景,进一步完善元宇宙的体验。

很多业内者关注到,谷歌特意提出,这段虚拟画面的生成,并不是仅仅依靠航拍进行的视频采集,而是“利用 3D 绘图和机器学习技术的进步,融合多年积累的、数十亿张航拍和街景图像,创建的一个新的高保真的地图”。

“多年积累”、“数十亿张”,这似乎都在说,如果没有极其巨大的投资和资源,是很难达到与谷歌比肩的高度的。

然而,事实并非完全如此,中国的元宇宙地图不但已经起步,甚至已经有了分工和闭环,这个赛道正在快速成熟。

2、元宇宙地图的赛道分层

国内竞逐元宇宙地图赛道的,既有如腾讯、华为这样的巨头,也有包括AIRLOOK、51World等一批独立新锐企业。它们各自的特点和切入点,又有很大的不同,简单可以分为应用层服务商和基建层服务商。

有趣的是,这种区分并不是以企业规模来划分的。

腾讯是国内最关心元宇宙的巨头之一,也是目前在国内实践案例最多的智慧城市服务商之一。由于智慧城市高度依赖三维高精地图技术,我们可以看到,近年来腾讯开始以三维高精度地图为切入点,撬动新一轮智慧城市竞争的技术升维。

腾讯已经投出了包括奥格智能、翌擎科技、天阙科技、聚铭网络、飞渡科技等清一色的智慧城市相关项目,其中绝大多数的业务都与元宇宙地图所涉及的地理、三维、视觉等关系密切。另外,腾讯今年投资的大势智慧,主攻自主可控的三维单体化技术,与腾讯在智慧应急、智慧文旅、智慧城市等建设上有着深层次的合作。

和腾讯广撒网式的CVC布局不同的是,另一家巨头华为则试图借助“河图”的横空出世,开始自建一个闭环的AR生态,以作为对元宇宙地图赛道的投石问路。在这个闭环中,河图以元宇宙地图为场景,以AR为切入点,创造了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交融的体验。

腾讯和华为都有可能做出一个类似谷歌地球demo的地图体验,但某种程度上,若要如此,它们可能都需要和一家叫AIRLOOK的公司合作。

从元宇宙地图的基建层级来看,把自身明确定位为“元宇宙地图提供商”的AIRLOOK更接近于传统的“图商”这个角色,它们不但在技术上挖的更深、也更“基础设施化””。

这个定义,不仅是一种商业定位,更多的还是一种能力定位。

这是因为,元宇宙地图提供商不仅需要完整的具备自行采集、生产元宇宙地图的能力,从时间窗口来说,更需要在未来的几年里迅速实现全国范围或大部分重点地区的地图采集和覆盖的格局,并在全局成本更优、适配场景更广的前提下快速实现输出。

元宇宙应用商和地图服务商之间会有交集,更大的可能是协同合作。基础设施提供商是不需要很多家的,只要有两三家足矣。因为AIRLOOK作为核心的元宇宙地图服务商,整合了分散在产业链各环节的能力和资质,为应用服务商提供了端到端的一体化交付方案,大幅提升了行业整体运营效率,使元宇宙神秘的门榭堂前燕,可以轻松飞入寻常百姓家。

3、谁能从玩家变成赢家?

回到元宇宙地图提供商的角色中,我们不妨猜猜谁能从玩家变成赢家?

谷歌对3D街景的采集,从十几年前就开始了,中间发明了采集车、采集背包、采集无人机等工具,这才有了20多亿张图像的庞大数据集。

中国的企业没有那么长的时间去“重做一遍”,而且随着技术的更新,也没有必要。

有志气的中国企业,希望用更低的成本达到更好的效果。

以AIRLOOK为例,它的路径就非常清晰――从基础的地图数据采集开端,利用三维重建与人工智能技术还原物理世界,并以此构建混合现实的基础数据平台的闭环,而后再赋能产业。

做底基础设施的艰难,不言而喻。特别是需要克服两道现实关卡:

第一道关口,我们称之为“有效率的成本最优”。

地图服务离开了“广覆盖”都是空谈,比如你是自动驾驶企业,一家地图覆盖100个城市,一家只覆盖30个,你会如何选?

无人机和直升机都能航拍,但成本相隔天渊,你会如何选?

中国又是个国土广袤的国家,要广覆盖就一定要把单位成本做到最低,同时兼顾效率。

所以,确立这个目标后,AIRLOOK就不断深挖底层能力,搞出了自己的无人机采集系统和无人机免维护基站,进而搭建了完整的采集体系和生产系统。

这已经很底层了,连工具都自制了,会带来什么效果呢?就是谷歌如果和AIRLOOK比在中国的采集成本,大概率一定是AIRLOOK赢。

更重要的是,经过多年打磨沉淀,AIRLOOK已经完成中国上百个城市的三维地图建设,该优势也是其他公司几年时间未必能追赶上的。

第二道关口,我们称之为“最好的适配度”。

元宇宙地图研发出来就是为了用的,但用途和场景可能千差万别,你可能需要接入各种架构体系、各种PaaS层,需要适配AR/VR、导航、文旅、本地服务等不同的场景。

40年前,人们只能买到一种好面粉――富强粉。但现在你可以买到无数种:饺子粉、欧包粉、蛋糕粉、吐司粉、全谷物粉……而一家好的面粉企业,就要做到能适配各种面点厂的需求。

从这个角度来看,AIRLOOK的地图,适配度已经做到非常的高了。比如,AIRLOOK地图开放平台已经打造了城市级三维空间地图调用,通过自研数据重构技术,突破了空间数据轻量化应用的瓶颈,同时支持Cesium、Threejs、UE4,Unity等多种引擎加载,无论在PC端、移动端、AR、VR等终端,都可以通过AIRLOOK的API或SDK轻松完成城市级空间数据的加载调用。

回过来来看整个赛道――腾讯、华为这样的应用层企业会越来越多,它们对“面粉”的需求也越来越精细化,但它们已经不会再去造面粉了,因为AIRLOOK已经形成了足够的覆盖、适配、成本效率优势,那个时候造面粉一定会比买面粉贵,再去做基础设施建设的时间窗口已经关闭了。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结果其实在开局就决定了,像AIRLOOK这样一开局就立定从底层采集做起,要做“底层操作系统”并试图“定义”元宇宙地图赛道的打法,虽然难度相对是最高的,但闭环形成后收益也一定是最大的。

元宇宙地图的每一步前进,都伴随着残酷的竞争。AIRLOOK这样的企业能做到真正意义上的低成本、高频次更新,背后又有高研发投入和高门槛技术的支撑,这些优势可能就PK掉了90%的竞争企业。而这,也是中国元宇宙地图企业唯一可能做到对谷歌弯道超车的做法

所以,元宇宙地图赛道和过去那些年我们经历的创新风口不太一样,它很难靠一个创意、一个故事来胜利,它是一场长跑,比拼的是实现整个战略构想的综合成本+效率的掌控能力。

谷歌已经说了,新展示的功能,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在 Google Maps 中针对全球部分城市推出。

中国企业的全面赶超,需要时间,但至少让我们欣慰的是,中国的元宇宙地图已经起步并快速发展,我们在未来完全可以期待,最美的元宇宙不是在Google Maps的服务器里,而是在中国的山川和都市风情里。

       原文标题 : 谷歌将掀起“元宇宙地图”大战?国内玩家早已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