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于互联网:罗永浩的“执念”:我的梦想是做最大的计算平台,参与或领导一次平台革命

文/VR陀螺 Pancake

“我的梦想是做最大的计算平台,并且能参与或领导一次平台革命,这是我的终极梦想。”―― 罗永浩《创业在路上》

2022 年 3 月 21 日,罗永浩已证实他将进军 AR 行业,将以运营权转让的方式,从“交个朋友”处拿到天价项目启动资金。

据 VR 陀螺获悉,去年很长一段时间里罗永浩已将整个国内的 AR 供应链走访了一遍,做 AR 智能眼镜的目标和意志可谓十分坚定。不过,在整个供应链都聊完了之后,罗永浩暂时没有展开下一步合作。

网传一位接近罗永浩的消息人士称,罗永浩新公司的规划是未来 3~5 年先打造操作系统,做生态软件,然后再发布产品。

作为科技圈的网红人物,罗永浩对于我们来说并不陌生,今天我们就来扒一扒罗永浩做 AR 智能眼镜的“前世今生”,本篇文章试图回答四个问题,罗永浩为什么做 AR 智能眼镜?会选择以操作系统切入吗?打磨一款 AR 操作系统难不难?AR 的未来究竟如何?

??图源:网络

AR智能眼镜,罗永浩的下一“逐梦”目标

也许上一次的失败,是为了下一次更好的成功。

2019 年,历经资金链断裂、高管离职、大规模裁员、债主围楼、合作伙伴起诉等一系列负面风波后,锤子科技陷入绝境,罗永浩的逐梦之旅宣告中止,走入失信人员名单。

好在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罗永浩虽背负 6 亿债务,但其名声在外,凭借着“交个朋友”,罗永浩尝到了短视频电商直播的巨大红利,其相关直播账号常年位居抖音带货榜前排,坑位费+订单抽成+股权,让其得以迅速还债。据罗永浩透露,他已于 2021 年解除了限制消费令。

虽然罗永浩现在还未正式宣布其“6亿”债务全部还完,但作为抖音直播电商的吸金大魔王,“真还传”大结局现在看来只是时间问题。

与脱口秀类似,直播电商同样动口不动手,属于低成本高回报的创业项目,然而罗永浩似乎并不甘于物质层面,年近 50 岁的他依然想要逐梦。

“我的梦想是做最大的计算平台,并且能参与或领导一次平台革命,这是我的终极梦想。”―― 罗永浩《创业在路上》。

在锤子手机、TNT工作站接连失败后,罗永浩曾经的计算平台梦想,似乎与正在萌芽状态,尚未真正在 C 端市场爆发的 AR 智能眼镜不谋而合,它激起了罗永浩新一轮的创业热情。

去年 11 月,罗永浩转发并支持了 Shaan Puri 的元宇宙观点,他认为的元宇宙是一个时间奇点,一个数字生活比物理生活变得更有价值的时刻,届时数字化会深入你的工作、资产、生活,透过智能眼镜,大家屏幕注意力也会从 50% 提升到 90%......

这是罗永浩支持的元宇宙的观点,也是他为什么做 AR 智能眼镜的理由,他已经将下一个计算平台的梦想寄予到了 AR 智能眼镜之上,同时他也相信它会带来数字化时间奇点的变革。

在此后的一段时间里,罗永浩开始频繁在社交平台回复网友,表示下一个创业项目将会是VR/AR/MR。

图源:网络

那罗永浩做VR/AR/MR,会从哪个方向着手?

以系统切入,借鉴手机产品发展史做 AR

很可能将从操作系统开始。早前,网传一位接近罗永浩的消息人士透露出的信息显示,罗永浩新公司的规划是未来 3~5 年先打造操作系统,做生态软件,然后再发布产品。

而罗永浩先做 AR 操作系统的底层逻辑与最初做智能手机的产品逻辑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2012 年锤子科技刚成立的时候,罗永浩就曾公开透露,将先做基于安卓系统的 ROM,再做手机。

那罗永浩想要打造的 AR 操作系统将是何模样?按照罗永浩 3~5 年打造操作系统的计划来看,这可能会是基于 Android 深度开发的操作系统,又或许会是基于 Linux 的独立操作系统,目前难以下定论。

我们试图从老罗曾经的一系列言论中寻求答案。

曾有网友提问:老罗公司做大做强后,会自己做操作系统吗?罗永浩:当然,这事在中国可能暂时不能指望别人了。

2018 年,针对中兴或被禁用安卓系统这一事件,罗永浩在回复网友今后是否会自己做操作系统的问题时,罗永浩如此回应。

图源:网络

同年 8 月 20 日,锤子在北京举行 坚果 Pro 2S 新品发布会,与此同时,罗永浩还在会上宣布了一个重磅消息,称锤子半年之内将自己编写操作系统,且非安卓系统。

从早前罗永浩设定的小目标来看,二次科技创业打造非安卓的 AR 操作系统的可能性极大。并且,从 PC 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微软、谷歌和苹果三巨头也为我们证明了“底层操作系统”的核心地位,它是智能硬件适配一切软件的基础,长期以来,具备吸金性、用户黏性以及不可替代性。

但是,做一款独立的操作系统,真的只需要 3-5 年即可完成吗?

打造一款 AR 操作系统绝非易事

目前存在于 VR/AR 行业的操作系统普遍都是基于 Linux 内核的安卓系统,包括 Pico、奇遇 VR 等品牌厂商皆是如此,这主要得益于安卓系统的开源性与强大的内容开发生态体系。

不过要打造一款高质量的操作系统,却并非易事。睿悦 Nibiru 联合创始人、CTO 曹峻玮向 VR 陀螺表示:“打造一款优质的 VR/AR 操作系统不仅需要在传统的开源安卓系统上做低延时的优化,还需要基于 VR/AR 的特性做全局的定位追踪,多开任务窗口,应用路径渲染等优化,最终实现 2D 应用的三维化处理。”

“同时系统如果没有自己的引擎和内容效率工具,也是没有壁垒和价值的。Nibiru 除了在基于 Android 的深度优化的系统之外,同步基于自身拥有独立的跨平台引擎的优势,即将推出全 Linux 版本操作系统。”

“当然,许多芯片公司已经做了较多的底层优化,譬如高通,它有自己的 SDK,外加上安卓本身的开源性与自带资源,对于大多数厂商来说,仅仅只是一个对接的过程,不过对于初创团队来说,仍然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去了解。伴随着越来越多硬件公司的介入,相信以后做操作系统会越来越简单。”曹峻玮补充到。

对于网传罗永浩将花三年时间打造一款操作系统,曹峻玮认为这个时间周期并不算长,甚至或许需要更久的时间,他表示:“睿悦做了多年操作系统和引擎,才慢慢建立起了对它的一点点认知,我们之所以认为引擎和操作系统难做,主要是因为它是一个很庞杂的软件系统形态,它需要一个实力足够强大的技术团队持续的开发和打磨,才能达到最终的理想形态。”

曹峻玮还提到:“安卓系统之上有许多层,最底层为 Linux 的核心 Kernel 层,第二层有许多的库(Libraries),这是针对硬件厂商的;第三层为 Framework 层,这是操作系统厂商需要深度修改和优化的重点;第四层为系统自带软件层。”

罗永浩如若要想打造一款基于安卓的 AR 操作系统,那么 Libraries、Framework 与 Apps 皆是需要涉及且重新定义的,正如上文所述,难度不大,但对于一款优质的 AR 操作系统来说也绝非易事。

基于安卓的 AR 操作系统难度尚且如此,那么非 Android 的 Linux 操作系统则会更加困难,特别是在软件的开发以及后期应用上,或将成为其建设生态的最大阻力。

图源:睿悦官网

彷徨在 AR 和 VR 之间的罗永浩,两者该怎么选?

虽然罗永浩在早前的公开发言中强调自己要做的是 AR ,不是扎克伯格口中的 VR 元宇宙,但是4 月 11 日,“交个朋友”直播间 CEO 黄贺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老罗的新创业项目不排除 VR(虚拟现实),只是更看重 AR(增强现实)的发展。

事实上, VR 和 AR 都属于XR (扩展现实)的一种,它们的主要区别点主要在于是否可以实时地看到真实的物理世界,并与之融合交互。

按照目前产业链的发展 VR 和 AR 正在呈现融合趋势――形成 MR(混合现实)。如 Meta 的下一代产品 Cambria (名字待定),它将采用超短焦光学显示方案,缩小产品体积,并且搭载两颗全彩摄像头,通过彩色 See-Through 的方案,形成某种意义上的 MR。

不过,考虑到摄像头曝光的延迟、视场角以及目前 VR 产品普及 400g+ 的重量来说,基于 VR 改进的 MR 担任下一代计算平台的重任几率并不大。

而基于 AR 智能眼镜改造的 MR 则有可能真正成为下一代计算平台,凭借轻薄的体积优势,所见即所得的视野,AR 智能眼镜被大多数人认为是取代智能手机成为下一代计算平台的最佳产品形态。

相对于 VR 来说,也许 AR 现在缺乏的沉浸式体验,不过只需向大多数 XR 眼镜那样在玻璃片前加一块“墨镜”遮挡住多余的光线,就能实现在 AR 与 VR 的切换自如。

当然,更为先进的解决方案或是未来伴随着波导片材质的变革,实现波导片透光率在不同使用场景下的自由控制,以此达到沉浸式体验与物理世界的切换。

结语

从脱口秀演说家、新东方老师、作家、锤子手机创始人到短视频电商直播“顶流”,罗永浩这次再创业这次瞄准了 AR,放手一搏能否实现最初的梦想呢?

根据陀螺研究院统计,2021 年全球 AR 头显出货量为 57 万台,较 2020 年增长 44%。当前 AR 仍集中在 B 端市场,成本高、终端价格高,难以取得大规模的销量。随着 AR 眼镜在光学、显示上的突破,预计 2024 年开始进入消费级市场。

针对目前 AR 眼镜尚未形成大规模消费市场,又且以分体式 AR 为主,供应链先进光学工艺良率较低,所以罗永浩前期做 AR 操作系统同样还是一个较为明智的选择。

待 3-5 年产业链光学工艺精进,如衍射光波导,甚至体全息等良率提高,整体 BOM 成本下降,市场对于 AR 智能眼镜有强有力的消费场景需求时,届时再推 AR 智能眼镜也不迟。

据了解,目前瞄准 AR/VR 操作系统并不只有罗永浩,诸多巨头以及创业公司都在摩拳擦掌。

如苹果也正在开发其 VR/AR 操作系统 RealityOS,另外,谷歌同样在做自己的 AR 操作系统,还从 Meta 处挖走了核心领导人物 Mark Lucovsky,并一度导致 Meta 的自主系统开发进程停滞。

新一轮的操作系统大战,正在上演。

       原文标题 : 罗永浩的“执念”:我的梦想是做最大的计算平台,参与或领导一次平台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