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于互联网:“真还传”接近杀青,罗永浩断舍离

“感谢大家在微博上近十三年的陪伴,这是一段无穷无尽的黑暗旅程,也是一段充满温暖、喜悦、幸福、友谊和真爱的明亮旅程。”这篇略带忧伤、煽情的告别信中,罗永浩表示自己未来几年还会做十几场直播带货,还会继续接广告代言。

雷达财经出品 文|李亦辉 编|深海

6月13日,“罗永浩退出社交平台”“罗永浩再次微博告别”的话题登上了微博热搜。前一日晚间,@罗永浩 在微博宣布将退出微博和所有社交平台,再次埋头创业。

13日下午,罗永浩再发文称,“感谢大家在微博上近十三年的陪伴,这是一段无穷无尽的黑暗旅程,也是一段充满温暖、喜悦、幸福、友谊和真爱的明亮旅程。”这篇略带忧伤、煽情的告别信中,罗永浩表示自己未来几年还会做十几场直播带货,还会继续接广告代言。

但眼下,“真还传”接近尾声,自己要再次去创业了,创业方向是AR(Augmented Reality,增强现实)方向。

与《晚点LatePost》的对话中,罗永浩吐露了更多心声。比如,对过去数段经历的回顾和反思,“创业者一定要至少倒闭一两次”;对未来机会的思考,他希望这次再创业能够做成 AR 时代类似苹果一样的公司。

关于其个人债务偿还进度,罗永浩表示已发生的直接债务还剩不到一个亿,接下来交个朋友会按月稳定地还完剩余部分,作为约定的一部分,每隔一两周他还会有一场卖货直播。

尽管对于再创业,老罗预备了B计划、C计划,似乎已蜕变成了一个“成熟”的商人。但聊到深处,理想主义、情怀、厚道这些词又从他口中频频说出。有网友感慨,还是过去那个老罗,一点都没变。

宣布“退网”埋头创业

“一眨眼竟然快十三年了,过得真快啊。明天我就正式退出微博和所有的社交平台,再次埋头创业去了。”6月12日深夜,罗永浩通过微博预热了其告别社交平台之旅。

微博留言中,网友表达了不舍之情,“创业也别退出微博呀,想看你更新进展。”、“还欠我们一个成功呢。(带货不算)”、“别走啊……创业不耽误发微博。”还有网友祝福“老罗加油,祝新创业顺利!”

6月13日,罗永浩发布个人声明正式开启了其“退网”告别。他表示,“真还传”接近尾声,自己也要再次创业,这次创业会是一家AR科技公司。

罗永浩写道,这个月初,“罗永浩的直播间”已经改成“交个朋友直播间”了。今天晚些时候,“罗永浩”的微博也会改成“交个朋友直播间”的官方微博。

雷达财经注意到,早前的6月2日,“罗永浩”的抖音账号就已正式升级为“交个朋友直播间”,继续由北京交个朋友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运营。账号头像则从罗永浩单人照片换成了“交个朋友”主播团队。

当时有媒体获悉,罗永浩宣布正式退出“交个朋友”管理层,但仍会以主播身份参与直播。同时他将从交个朋友的“首席好物推荐官”变为“首席品牌监督官”,将持续关注选品质量和消费者反馈。

但这次“退网”,并不意味着罗永浩要从网络上消失。他在文章中提到,AR公司同事前两天为他新开一个“@产品经理罗永浩”的微博,要他在上面做一些 AR 产品相关的专业交流。

“不过考虑到我长期招黑的体质,打算稍后就把它改成‘罗永浩的辟谣号’并做加V认证,避免老公司和新公司被我个人无端连累出现公关上的麻烦时,连个正式辟谣澄清的地方都没有。”罗永浩称。

根据微博信息,“产品经理罗永浩”的微博账号注册于2022年6月3日。目前,“产品经理罗永浩”微博账号尚未发布任何内容,已经获得了2.8万粉丝的关注。

而从社交网络离开的目的,罗永浩表示,“未来几年,新公司是以产品和技术研发为主,我也想借着这个难得的机会离开社交网络的喧嚣,安静地跟同事们做几年产品研发。”

“真还传”接近尾声

全网关注的罗永浩“真还传”,也终于接近尾声了。

在与晚点的对话中,罗永浩表示目前剩下的直接债务不到一个亿,全部还完要到11月左右。

今年3月份,有消息称罗永浩将于五月份前后淡出交个朋友公司的日常管理工作,并启动新一轮的高科技公司创业进军AR领域,同时,交个朋友拟支付罗永浩天价分手费。

当时,罗永浩在微博发文表示,“创业三部曲之二的《甄嬛传》完结篇还没正式上映,创业三部曲之三就已经建组了,虽然名字都没起”。
这次的告别信和采访中,罗永浩解释了这个所谓 “天价分手费” 的详情:他和交个朋友签了长约,为了不错过再创业的时间窗口,自己淡出了交个朋友管理层去启动新公司,剩余债务由交个朋友按月偿还。

按照协议约定,未来几年,罗永浩还会出现在交个朋友直播间带货,“把本来要再用半年多为交个朋友所做的工作,摊到未来几年里逐步完成。”

与此同时,罗永浩透露,未来锤子科技可能还会有一些目前法律上尚未发生的债务,到时候他也会和交个朋友按类似的方式处理。

根据公开信息,罗永浩欠债要追溯到2018年。当年底,由于锤子手机陷入经营危机,罗永浩欠下6亿债务。

2019年,罗永浩曾多次试图再创业,从聊天宝到小野电子烟,再到鲨鱼皮,效果都不太理想,他甚至被戏称为“行业冥灯”,干一行,垮一行。

2020年4月,罗永浩终于找准了方向,“自带流量”的他投身于风口上的直播带货领域。据直播平台的官方数据显示,罗永浩首场直播开始后一小时,累计观看人数即突破3000万人;整场直播下来,总支付交易额超过1.1亿元。

通过这种赚“快钱”的方式,让罗永浩“日进斗金”。在2020年9月份的《脱口秀大会》上,他表示自己此前欠的6亿债务已还了4亿,剩下的那些大概再用个一年左右时间就能还清。

当时外界认为,罗永浩是通过直播带货赚了4亿元。不过,他本人回应称,“直播虽然是风口,但也没那么夸张。”

他表示,其实4亿元还了将近两年,还包括卖掉手机团队和相关知识产权的1.8亿元。另外的2亿元,由参与另一家公司赚的钱和做直播电商赚的钱两部分构成。据悉,锤子科技卖给字节跳动时,变现了1.8亿元。“另一家公司”,则指的是小野电子烟。

对于如今即将完成的“真还传”,罗永浩认为,这是一个远远超出契约精神的正面案例,但也不是“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那么简单。

据其介绍,这些债务中,罗永浩本人签过个人无限担保责任的不到 15%,剩下的都是公司债务。按照相关法律,公司破产清算就不用还了,但出于帮助中小供应商、个人厚道的情义和未来可能谈合作的原因,推动他决定要把全部的债还完。

投身下一代计算平台

罗永浩再次创业同样备受期待。

外界曾猜测,罗永浩的下一次创业可能会在直播培训、手机、教育硬件等他熟悉的领域。但没想到,AR会成他的下一站。

采访中,罗永浩谈到再次创业选择AR行业的原因。他表示,还债这三年来,自己和合伙人聊到最后,只对电动汽车和下一代计算平台感兴趣。

电动汽车是一个大赛道,对传统汽车行业的颠覆也具有成就感,但创业难度、资金量和时机等方面,对现在进入者来说并不友好。

这一点,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表示认同。“现在新进入造车的确节奏不算合适。但高兴的是,这群不服输、有想象力、经历过不同的连续创业者,因为曾经和期望看到的世界不同,会让中国的创业故事谱写更多传奇。”他转发罗永浩再创业的消息时写道。

对比之下,被罗永浩认为是下一代计算平台的AR,“时间窗口则刚刚好”。

“现在大的科技公司基本上没有all-in AR的,唯一号称重兵做AR 的只有苹果。但从供应链了解的信息来看,苹果做的是一个AR兼VR的XR设备。”罗永浩表示,行业普遍估计AR产品商业化条件大概会在五年左右,这对其再次创业几百到上千人的团队来说特别好。

AR即增强现实,该技术让人们可以将图像、声音和文本作为数字内容覆盖或叠加在真实场景之中。

海通国际证券分析师Jeff Pu认为,苹果将在2023年初发布第一代AR/VR头显,预计在2024年末推出新款AR眼镜,由于设计限制,该设备将高度依赖iPhone。

资料显示,目前AR在现实中的应用已经超过VR(虚拟现实),企业尤其是医疗保健、教育、零售和游戏行业处于领先地位。

根据国际数据公司IDC最近发布的2022 年V1 版IDC《全球增强与虚拟现实支出指南》数据显示, 2021 年全球AR/VR总投资规模接近146. 7 亿美元,并有望在 2026 年增至747. 3 亿美元,五年复合增长率(CAGR)将达38.5%。

另外根据经过验证的市场研究,2020年全球增强现实软件市场规模为85.9亿美元,预计到2028年将达到1371.4亿美元,从2021年到2028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57.21%。

市场有空间、巨头进入缓慢,在罗永浩看来,这就是留给他们这样上千人团队一个3到5年的开发窗口。具体方案是,硬件团队会每年研发一款工程机,原则上仅限内部开发使用,直到商业化条件成熟时再开售。

“完成巨大的代码量本身就是一个极强的护城河。”罗永浩表示,如果过程顺利,再加上一点运气,他们希望成为下一个(AR)平台上类似苹果一样的公司。

作为一个有过失败经历的连续创业者,这次罗永浩似乎有备而来,采访中透露了他们“高度可行的B计划”。那就是,被一家有足够资源的大公司投资、控股或收购;实在不行的话,追求成为AR时代华、米、O、V 这样的智能硬件产品公司。

他坦言,要成为下一个苹果的机会十分渺茫,小公司即便做出全世界最好的产品,没有足够的资源也是不够的。为此,公司不仅规划了后备计划,客观困难出现时,裁员、减薪、创始人掏出真金白银都将是果断的应对之举。

然而,有着锤子科技因资金断裂而被字节跳动接盘的前车之鉴,这一次声称要把“一切都搭进去”的罗永浩,创业梦真的能实现吗?雷达财经将继续关注。

       原文标题 : “真还传”接近杀青,罗永浩断舍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