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于互联网:盛天网络、天下秀的元宇宙野望 万能药与马拉松

日拱一卒,警惕捧杀!

作者:何乐怡

编辑:李静

风品:沈禾 车一

来源:首财-首条财经研究院

从Facebook到Meta,大神扎克伯格的决绝改名,让元宇宙江湖再泛浪花。

涟漪效应下,A股也喜提一波小高潮,以至吸引了监管目光。

先是11月4日,中青宝收到深交所关注函,询问是否存在虚假或误导性宣传、蹭概念炒股价动机。次日,又对盛大网络发出关注函;天下秀也公告提示概念炒作风险。

真假是非中,风口行走的上述标的,实力底色究竟咋样、能掘到元宇宙的真金吗?

01

股价烦恼 转型是与非

云游戏是门好生意吗?

SHOU CAI

简单梳理,盛天网络的元宇宙战略有迹可循:

2021年8月,其回复投资者问答时提到“未来会积极探索元宇宙相关内容与平台”;

9月,调整为“在积极研究元宇宙和云游戏联动的相关命题,但无具体项目研发计划”;

11月初,接待调研时则表示“正在进行立项准备,锁定了VR设备厂商,未来计划在网吧开辟元宇宙体验专区”。

收获关注度的同时,也收获了深交所的关注函。

公司回复称,将通过多种线下商业模式和服务接入,期望在线下场景打造“元宇宙接入点”,提供虚拟与现实结合的独特娱乐体验,降低用户理解和进入元宇宙门槛,未来将继续拓展场景价值,激活线下场景活力。

的确,盛天网络旗是有先发优势的,其拥有易乐游网娱平台、玩游戏平台、云盘产品、加速器等,经过多年积淀累积大量用户,且游戏用户占比较大。

至于为何选择元宇宙?看看往期动作,能找出答案。

2015年12月31日,盛天网络登陆A股市场,彼时公司主要产品服务包括互联网娱乐平台、网络游戏媒体、游戏运营、电子竞技、垂直社交、智能商用Wi-Fi等,定位“网吧软件供应商”。

涉猎广泛的同时,主营业务却显分散,鲜有头部地位。为增强核心竞争力、长期成长性,其上市后频频寻求转型突破。

2016年,盛天网络有意布局VR游戏,但最终未果。2017年,成立互联网小额贷款公司,意图切入P2P领域,然P2P行业却迎来暴雷潮,2019年该公司以注销收场。

转型不利,盛天网络不乏成长焦虑。

从营收变化上可见一斑。2017年至2019年,净利分别为8589.2万元、5344.15万元、5258.8万元,同比增长率分别为-21.74%、-37.78%、-1.6%。

资本面看,2021年涨幅不错,截止11月11日,收盘价19.13元/股,相比年初涨幅超三成。然拉长维度,相比2015年18.1元发行价,几乎处于停滞状态。2016年6月7日的106.87元/股高点,更有大缩水烦恼。

何以如此呢?

公开信息显示,盛天网络由赖春临、崔建平、杨新宇、付书勇、冯威、邝耀华出资设立。目前除了实控人赖春,上述核心成员大多已离职。

好在,盛天开启开启买买节奏。2019年6月,为应对网吧市场乏力,加强游戏内容储备,其作价4.2亿元收购天戏互娱70%股权。2021年初,又以3.6亿元收购剩余30%股权。截至2021年9月末,盛天网络商誉3.174亿元。

可喜的是,天戏互娱整体运营势头不错。盛天网络成功摆脱了广告增值业务依赖:

2019年,IP运营服务营收2500万元,2020年跨过1亿元门槛,增幅301.8%。2021上半年更达2.05亿,增长296.84%。

2020年,盛天网络营业总收入8.96亿元,同比增长35.59%;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6047.1万元,同比增长14.99%。

半年报显示,新业务代表的游戏运营和IP运营服务占总收入的53%,传统业务代表的网络广告和增值业务占比45.2%。

2021年第三季营收3.4亿元,同比增长46.7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4096.7万元,同比增长108.58%。前三季度营收9.6亿元,同比增长41.57%;净利1.11亿元,同比增长90.05%。

可见,盛天网络上述转型扩容押对了宝。

春风得意马蹄疾。然从整体体量看,依然不算行业龙头。手握业绩子弹,又背负股价及生长压力,盛天网络自然要再下一程。

元宇宙,浮出水面。

2021年4月,盛天网络发布定增方案,拟发行股份不超3600万股(含),募资4.86亿元,用于搭建新一代云游戏服务平台,布局云游戏产业链。

2021年6月,盛天网络董事长、总经理赖春临公开表示:公司将云游戏平台作为重要的战略方向,近三年将会全力夯实云游戏平台,搭建以云游戏平台为核心平台的框架,构建内容、发行、游戏服务等相关生态链。在其上整合提供内容、社交、电商等全方位服务,打造全新生态社区,届时公司有机会形成较强的盈利能力与生态闭环。

为打造新盈利增长点,盛天网络还成立子公司海南盛天,准备开展游戏独立发行业务;

2021年11月3日的交流活动中,盛天网络透露,“拟在线下场景打造元宇宙接入点,在网吧中开辟元宇宙体验专区,近期已开展了相关项目的前期立项和研究准备工作”、“云游戏或是元宇宙雏形,是通向元宇宙的必经之路”。

频频吹风,自然吸睛无数。然何时做到、能做到多少,一切还需时间作答。这也让盛天网络背负画饼、蹭热点质疑。

11月5日,深交所向盛天网络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具体说明现有业务与元宇宙概念的关联性,元宇宙接入点、元宇宙体验专区的具体业务内容及产品形态,现有云游戏业务的开展情况及收入占比,同时补充说明元宇宙相关项目立项及研究准备工作的具体情况。

并非苛求。4.86亿募资,够大手笔,也蕴含不小风险。

云游戏虽热,却不尽然好做。行业分析师郝瑞表示,目前游戏领域主要还是以端游、手游为主。盛天网络募资入局云游戏,前期版权购买、业务孵化、市场培育等都是大投入,而赛道仍处方兴未艾,作为体量并不占优的游戏公司,生存下来具有较大不确定性。

换言之,想在元宇宙分羹,必须全情参与。背负种种未知挑战。无论投资者还是从业者都需明白,这是一场马拉松,客观理性不容缺场。

02

主动降温背后

虹宇宙能火多久 价值自证难题

SHOU CAI

同样陷入旋涡的,还有“红人经济第一股”天下秀。

也是11月5日晚,天下秀公告,公司股票11月3日、11月4日、11月5日连续三交易日内收盘价涨幅偏离值累计超20%,可能存在概念炒作风险。

风口“搭车”,离不开社交产品新品“虹宇宙”(Honnverse)。

公开信息显示,虹宇宙是一款3D版虚拟社交产品,可为用户构建虚拟身份、虚拟形象、虚拟道具、虚拟社交,通过联合全球社交红人为用户打造一个沉浸式的泛娱乐虚拟生活社区。

乘着元宇宙热度,该产品一经推出就异常火爆。近期开放虚拟房产的抢购活动中,由于抢购人数众多,服务器一度崩溃。

二手平台上,其虚拟房产甚至被炒到53万元。对此,天下秀表示:“我们是不支持也不鼓励的,虹宇宙作为一款实验室产品,目前还有较大不确定性,希望用户能够理性对待。”

频频主动降温,值得肯定。毕竟,对初入元宇宙江湖的天下秀而言,无论股价还是产品疯炒疯涨都不是好事。

天下秀强调,“虹宇宙”目前处于测试阶段,正式上线时间不确定。技术支撑来源于公司层面的研发储备,实现了基于3D的场景社交,尚未接入VR、AR等技术。“该产品尚未产生营收,目前不会对公司业绩产生影响,虹宇宙作为实验阶段产品有较大风险和不确定性。”

当然,话虽如此,虹宇宙背后也藏着野心与急迫。

10月27日晚,天下秀披露2021年三季报,前三季营收32.51亿元,同比增长46.15%;扣非净利润3.29亿元,同比增长24.7%。

但第三季度营收11.00亿元,同比增21.6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4343.05万元,同比下降61.11%,归属上市公司扣非后净利1.16亿元,同比增2.56%。

天下秀表示,第三季净利大幅下滑,主要由于七千多万元的诉讼计提预计负债所致,与业务经营无关。

今年前三季,天下秀研发费1.19亿元,同比增长82.55%。超过2020年全年的7472万元。

天下秀表示,公司持续推动红人营销大数据平台(WEIQ)和相关数据产品的优化升级,以及对创新业务的探索,因此研发费用有所增加。

当然,这个探索中元宇宙业务应是一抹重彩。

11月2日,对于投资者相关“元宇宙”合作、规划及营收增量问题。与上述口径类似,天下秀回复称:创新业务处于探索阶段,有较大风险和不确定性。

不变也不行,天下秀也有焦虑。

拉长时间维度,天下秀连续5年营收、净利增速超50%,营收从2016年的4688万元增至2020年的30.60亿元,归属净利从亏损2636万元,到盈利2.955亿元。

反差在于,股价表现却很“乏力”。2020年8月,其借壳ST慧球登陆A股,成为“红人经济第一股”,股价一度涨至24.6元/股,但随后开启下跌模式,甚至2021年7月跌至最低8.08元。幸亏元宇宙概念加持,喜提几波涨幅,最新收盘价至14.38元/股,市值约260亿元。

何以至此?

商业模式或是一个重要考量。

公开信息显示,天下秀成立于2009年,是一家立足于红人新经济领域的平台型企业,服务红人(内容创业者)、MCN(红人经纪公司)、品牌商家、中小商家,致力用技术驱动去中心化的红人新经济的新型基础设施建设。

该模式下,互联网红人营销平台(WEIQ)业务是收入主要来源。2020年板块业务营收29.61亿元,总营收中占比高达96.76%。

细观WEIQ,既是商家与红人相互匹配的交易平台,又是天下秀积累订单数据、沉淀数据资产的入口。截至2021上半年,WEIQ平台注册红人账户数181.13万,入驻MCN机构9,070家,相比2020年末账户增长22.85%,MCN增长21.08%。

尽管增速可圈可点,然就像贝壳之于房地产市场,滴滴之于出行市场,美团之于同城生活市场,天下秀市场是内容传播的商务市场,WEIQ业务就是利用网红和自媒体渠道,服务客户。

独立行业分析师李晨表示,内容平台的崛起虽方兴未艾,但其场景距离大众生活较远。仍具“先锋”意味的赛道逻辑,让天下秀在资本市场较难“火热”。

部分投资者认为天下秀是“传媒公司”,也有声音认为其是红人经济浪潮中的平台型公司。

不同属性,意味着成长性空间、对应估值的天差地别。

而“大数据技术驱动型的红人新经济业务”标签,有些被动。

另一厢,随着疫情好转、用户对直播带货的审美疲劳,以及带货产品的参差不齐,“红人经济”本身的可持续性也令外界担忧。

尴尬困境中,培育新业务成为天下秀价值自证的关键。

当然,除了元宇宙,其教育和新消费品牌表现也很亮眼。

天下秀推出了职业教育品牌IRED,专注于培养产业人才,目前已围绕新媒体营销、社交电商、短视频营销、直播营销等方向开发15门专业核心课程。

同时向下游延伸,目前旗下已拥有黄翠仙、螺元元、宅猫日记等品牌。但整体看,大多仍处前期培育。2021半年报显示,创新业务收入仅0.93亿元,离真正挑起业绩大梁尚远。

由此,便不难理解虹宇宙的战略意义。

按照天下秀的说法,公司做“虹宇宙”是希望把区块链、虚拟现实等前沿技术引入到红人新经济当中来,去给红人探索和打造新的展示平台和变现方式。

换言之,抛开元宇宙,这也是天下秀“红人经济”另一层生态故事,是对平台型公司的战略背书。

天下秀董事长李檬表示:“如今,我们已逐步建立起符合红人新经济的组织水平,未来我们仍将持续加强技术的创新力及团队的组织力,红人新经济也是技术经济,‘人+科技’的深度结合始终是我们最核心的竞争力。”

的确,元宇宙再星辰大海,目前也只是萌芽期,锚定技术渠道、构建协同生态、升级传统业务,未尝不是一个务实之举。这或也是虹宇宙大热的原因所在。

不过,这毕竟是天下秀的跨界动作,初体验能否持续热度、红人新经济能否脱胎蜕变、竞品跟进及迭代中虹宇宙能火多久?依然考验其战略精准性,以及相关技术、基础配套、相关政策、用户需求等走势。

03

万能药与马拉松

把好生意真正做好!

SHOU CAI

“我们正处于互联网下一个篇章的开端。”

扎克伯格在《创始人的信》中这样写道。

《元宇宙》作者易欢欢也曾定义,元宇宙不等同于游戏,它起源于游戏,除游戏外还有各种各样场景,且将以此“几乎所有的行业都要重新做一遍。”

的确,一个概念级引爆,或能引来不同端口的创造性进化革命。重新做一遍,也是盛天网络、天下秀消逝质疑,价值自证的逻辑基础。

华安证券研报指出,在全球互联网用户增速放缓、流量红利逐渐消失的趋势下,更具沉浸感的“元宇宙”有望进一步推动人们日常生活场景“线上化”,从而推升用户使用时长及粘性,为互联网及数字科技行业带来增量。

但也要看到,丰满理想,现实骨感。元宇宙并非万能上涨神药,也非价值“定心丸”,过分吹嘘、崇拜,无疑捧杀。

海通证券表示,目前构建成熟元宇宙的条件尚不具备,未来3-5年元宇宙都还将处在雏形探索期。根据科技产业发展遵循从硬件到软件,再到应用场景的传导规律,元宇宙还处在硬件技术逐步发展阶段。元宇宙发展有赖于计算机和互联网通信技术、虚拟现实技术成熟。

行业分析师于盛梅指出,元宇宙”被认为是下一代互联网新形态,但一个新兴业态的导入期,构想能否成型、孵化是否成功、有无其他迭代都让其充满不确定性。这也是不少人对元宇宙热不看好的原因所在。

放下争议,把好生意真正做好,根本看点还是消费者。

对天下秀、盛天网络而言,是“自嗨式”创新、是概念层噱头,还是大神级颠覆,成败在于市场检验。

如证券时报评论,某一概念盛行时,分清是真风口,还是“旧瓶装新酒”,抑或是美丽“泡沫”,对投资者而言尤为重要。

于盛天网络与天下秀,又何尝不如是。

与创新、趋势共舞,与风险、泡沫共舞。元宇宙野望中,一场自证马拉松刚拉序幕,客观理性不迷航、日拱一卒不急躁是关键。

本文为首财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