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于互联网:“玩火”的扎克伯格,四面楚歌的Meta

文/VR陀螺 林德

“倒贴钱,抢用户”是Meta从发布Quest产品以来一直伴随着的标签。凭借自身财大气粗的实力,Meta将VR一体机成本降到尽可能低,以价格优势阔步进入VR市场。从发布以来一路高歌,Meta Quest市场份额不断创新高,2020年推出的Meta Quest 2更是成为了如今热度最高的“性价比之王”代表选手。

扎克伯格曾表示每年投入超百亿美元,虽然在今年Q1财报上显示VR/AR相关业务同比增长35%的情况下,但亏损还是达到了30亿美元,成本也相应增长了55%。

尽管尚未盈利,但扎克伯格本人在2022 Q1季度财报会议上表示,Meta还将持续向相关业务Reality Labs输血,实现长远的愿景。不过这个长远的愿景至少要到2030-2040年期间才会有所收获,最终实现“引领当今移动平台”的价值。
这个漫长的时间线,Meta是否会后劲不足?豪言壮语的背后Meta看似信心满满,实则危机四伏。
       激进的扎克伯格,内部矛盾升级
       社交媒体,是Meta的主营业务。从大学校园的娱乐软件走向全球用户量最高的社交媒体,扎克伯格一度稳坐社交帝国的宝座。对于Meta而言,先有社交帝国的稳固,才能得以支撑扎克伯格的元宇宙愿景。
       但随着社交媒体格局的变化,扎克伯格的社交帝国已然摇摇欲坠。
       (一)社媒格局变化,“水”数据的社交帝国
        虽然Facebook仍是用户体量最大的社交平台,但根据2021年的一项内部研究,Facebook将近一半的新用户账号为老用户创造,并且该研究指出Meta有可能低估了重复账号的实际规模。
       用过Facebook的小伙伴都知道,常常一不小心Facebook账号就被“审查”了,导致无法访问,大部分用户只能选择创建新账号,这也会导致Facebook用户量的增长。并且内部研究显示,Facebook和其另一个社交平台Instagram有意将开设多个账户作为促进公司增长的战略,简单来说就是“水数据”。

图源:网络

此外,影响Meta的社交帝国用户增长的一个更为严峻的问题是年轻用户比例下滑。这一现象不仅出现在Facebook中,也出现在了其主攻年轻用户的Instagram上。
      与此同时,短视频的兴起使得越来越多的年轻用户花费更多的时间在短视频社交平台上,黑马入局的Tiktok以更短的时间强势“复制”了当年Facebook的成功。这对以文字、图片为主的Meta带来强劲的冲击,图文形式分享的短板也让Meta在电商竞争中处于下风。

图源:Marketing Interactive

有了年增长翻倍、爆炸式流量以及直播带货兴起的加持,字节跳动在Tiktok上的布局不仅是更新鲜、更好玩、更生动的社交平台,还打造了Tiktok店铺对标Facebook、IG商店,抢占大批电商用户,从而完善字节在数字内容平台的闭环。一个更符合时代需求的互联网巨头正在崛起。而反观Meta的社交平台,即使后知后觉在IG加入短视频玩法,也难以与Tiktok的影响力匹敌,在模仿AR滤镜、“阅后即焚”的玩法之后,始终还是没有留存住更多的年轻用户。

2021年度海外社媒软件用户趋势(图源:Marketing Charts)

根据Meta前员工Frances Haugen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供的一份投诉文件,预计到2023年Facebook的日活用户在20-30岁的年轻人和13-19岁的青少年中,将下降4%和45%。
       在推特、Snapchat、Tiktok等社媒的挤压,以及Meta口碑因反垄断、隐私泄露等官司导致下滑的情况下,Meta的社交帝国增长空间出现了瓶颈。除了用户流量的减少以外,苹果、谷歌的隐私政策也给Meta带来强力的打击。
       依靠用户数据进行精准打击的“大数据”的互联网广告生意受到监管,这对于依赖广告、流量数字经济的Meta,带来的直接影响便是广告业务的下滑。Meta曾表示,苹果的隐私政策将会影响2022年营收达百亿美元。

苹果隐私政策(图源:2ging)

根据Meta今年Q1季度的财报,虽然总营收同比增长7%,但是这个数据是2012年以来Meta上市后的最低增速。在经营利润率方面,Meta的表现也在下降,并且Meta的净收入已经连续两个季度都处于下降状态。
Meta的用户增长似乎处于达到曲线最高值开始回落的状况,社交帝国饱受威胁,广告业务受到打击,扎克伯格急切地抓住了一个热度重燃的机会--“元宇宙”。然而......
       (二)元宇宙业务引发投资人不满
       在财报表现不佳的情况下,《The Information》放出消息称Meta将在2024年前发布4款新头显,且今年9月会有一款价格超过800美元的头显Project Cambria率先发布,此外还有两款Quest系列产品。
       两年,四款产品,并且还不包括AR头显。Meta在元宇宙的道路可谓“疯狂”。
       虽然前有Quest 2的成功,但目前为止,Meta元宇宙的业务仍未盈利。在主业务开始走下坡,元宇宙业务还看不见开花结果的情况下,如此快的产品更新频率,或者说同时打开B、C端市场的行为意味着在投入研发上,需要比过去几年更高,但效益不一定如扎克伯格所愿。

Meta财报对比,元宇宙业务持续亏损(图源:Meta)

因此Meta的投资者在元宇宙业务一直持有“保留意见”。去年12月,Meta投资者提交了一份关于评估元宇宙新兴技术潜在风险和负面影响的提案,今年4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已经裁定Meta必须让投资者有机会考虑并投票表决是否采取“元宇宙战略”。

图源:网络

 此前,扎克伯格个人在媒体上的言论、影响力、官司缠身等负面影响就让Meta股东感到不满,从2017年开始,扎克伯格几乎年年都遭到“逼宫”卸任提案。而有关“元宇宙战略”这一提案的通过,股东对扎克伯格的不满越来越明显,即使是扎克伯格想抓住元宇宙这根稻草,也不得不放缓脚步。
       在财报会议上,扎克伯格表示将会放慢AI基建、商业平台以及元宇宙业务的相关投入。这样看来,两年推出四款产品或许将无法实现,扎克伯格的元宇宙愿景步伐也随之放缓。
       外患:元宇宙赛道竞争加速,蛋糕变小
       在通过Quest打开C端市场之后,除了Meta,也有越来越多的厂商看到了C端市场的潜力纷纷跟注元宇宙相关业务。在硬件市场,行业震惊大事件要数今年上半年字节收购Pico一事,此外,最受瞩目的科技巨头苹果也传出将于明年发布高端头显的消息,还有今年正式发布的PSVR 2 (PS VR销量近800万台),以及传腾讯收购黑鲨科技,开始对VR硬件下手......
       消费级VR市场的大门正在打开,同时这也意味着资本涌入会使目前市场竞争格局也在变得更加激烈。

图源:网络

并且从整个VR技术的成熟度来看,短期内消费级VR并没有太大的技术突破。而Quest 2虽然以性价比打出知名度,但是在成本上的缩减也导致Quest 2在佩戴舒适度等方面不如后续一些大厂推出的新品。虽然目前Meta的优势仍然很大,但在其他厂商不断推陈出新的情况下,Meta性价比的优势也在逐渐被削弱。
       因此Meta的会议也表明,Meta将不再紧抓住性价比高的消费级VR头显为差异化标签,而是进军工业级头显以及高端头显。
不过选择从299美元跳至超800美元的高端头显,Meta未必有足够的B端消费者买单。
       在2016年VR头显市场展露苗头的时候,便是面向B端行业应用居多,历经低谷再卷土重来,VR市场经过了一轮残酷的淘汰,留存下来的企业的实力不容小觑。在中高端头显领域,也一直有Valve Index、HTC、小派等在海外受到资深玩家喜欢的品牌。
       前有一众实力品牌,后有科技巨头苹果频频传出即将发布XR高端头显的消息引发消费者期待,市场这块蛋糕分到Meta手上又能剩下多少?

图源:Hiavr

此外,VR生态的内容建设是最为关键的一环之一。娱乐、游戏是C端主要的内容主攻方向,而VR市场的娱乐生态内容现状并不乐观。不像手游、PC游戏有庞大的用户群体,VR游戏的入门门槛相对更高,变现收入相对没那么可观,以及技术体验难度的种种导致VR游戏开发者的人才存在缺口。

铂金榜单中仅有一款新游(图源:Steam)

虽然Meta实施了一些开发者激励计划,也在不断改善交互等技术上的难题,但目前看来,效果甚微,霸榜的游戏还是早期发布的产品,如《Beat Saber》、《亚利桑那阳光》、《Superhot》、《半衰期:爱莉克斯》等“老游戏”。
       除了外部激励更多人参与生态内容的建设,Meta也在大力发展Horizon系列软件,希望打造社交元宇宙,包括以主攻商务场景,对标视频会议软件的Horizon Workrooms、主攻观影的Horzion Venues、主攻社交的Horizon Worlds以及Horizon Home。
       不过Horizon系列软件尚处于不够完善的阶段,反响平平,并没有激起太大的水花。

图源:Meta

而Meta紧密布局的社交领域,不仅有《VRChat》、《Recroom》等强势产品存在,国内被字节收购的Pico也紧跟步伐,聘请了前小米VR业务负责人马杰思作为Pico社交负责人。无论是在社交媒体平台,还是在元宇宙业务的竞争,字节跳动都是Meta强有力的对手。

图源:网络

而回到现实,系统内容跟不上、游戏开发者的匮乏、用户基数小、设备的笨重这都让Meta的宇宙中之路比扎克伯格野心勃勃地表示将最终取代笔记本电脑成为未来办公设备这一想法更加困难。
       不论是哪一块业务,Meta似乎都遇到了瓶颈。进军元宇宙曾被认为是扎克伯格在业务放缓、市值遭到缩水的背水一战,元宇宙的热度居高不下也少不了扎克伯格的推波助澜。
       然而现阶段元宇宙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落实起来仍需长远的基建和时间。内忧外患、各种冲击下的Meta究竟能否孤注一掷在这片市场中拔得头筹仍是个未知数,不过可以预见的是Meta的元宇宙之路并不会太顺利。

       原文标题 : “玩火”的扎克伯格,四面楚歌的M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