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于互联网:搭上“元宇宙”快车,天下秀能跑多远?

文 | 山核桃

改名之后,经历了股价的短期震荡后,扎克伯格正在往Meta这个“元宇宙”框子里装更多的东西。

在近日举办的美国科技业周年大会SXSW上,这位元宇宙的拥趸者将自己的“元宇宙开发时刻表”再度细化。他表示,在未来几个月将把NFT技术引Instagram平台。尽管并未明确具体上线时间,但镜头内的扎克伯格显得自信十足:

“在元宇宙中,NFT将会扮演重要角色。”

作为一种基于区块链技术系统产生的加密数字产品,在大洋彼岸外的中国,NFT的热度也持续攀升。由于海外监管差异,NFT在中国呈现出“去金融化”的特征,大多以如今人们所熟知的“数字藏品”实现本土化落地。

据不完全统计,2021年6月至今,国内数字藏品平台已达到近百家,除了阿里、腾讯、百度等互联网巨头入局外,越来越多的创新型机构正跑步入场。近日,微博正式上线数字藏品功能,天下秀TopHolder作为微博数字藏品官方服务商、微博内唯一的数字藏品发行平台,支撑起微博数字藏品业务发展。

在官方通稿里,天下秀将TopHolder定位为“一款面向社交平台内容创作者的自媒体数字藏品工具集”。

游戏规则也随之改变。

你会发现,整个数字藏品市场,正从一场少数人参与的蓝海演变为一场多数人竞争的红海。

与扎克伯格对“数字藏品”的信心类似,市场火热的背后是数字藏品的深层价值――它被视为“元宇宙”的通行证之一,与这一人类向往着的“第三空间”紧密相连。

这些抽象字符所构成的独特艺术,究竟与“元宇宙”有何关联?在数字藏品平台竞争激烈的当下,“TopHolder”究竟能火多久?其背后的开发者“天下秀”又究竟是一家怎样的企业?

回答这些问题,不仅是为了让饱受争议的“元宇宙”从梦幻走向现实,更是为了找到通往这个“第三世界”的正确打开方式。

数字藏品,元宇宙的正确打开方式之一

尽管对于元宇宙,目前仍未有公认的定义,但学界与业界的普遍共识是,这是一个构建于传统网络空间之上,依赖尖端数字技术和科技,同三维世界密切相关,但又独立于现实生活的虚拟空间。

理想很丰满,但现实很骨感。今年以来,“元宇宙概念股”某种程度上正在经历集体性阵痛。不仅仅是“元宇宙第一股”Roblox持续下降的股价,还有来自行业从业者彼此间的呛声与质疑。

比如,被投资者和玩家看好进入元宇宙的《动物森林》,其背后的开发者任天堂社长古川俊太郎曾明确表示,“暂时不打算加入元宇宙”,原因也颇为实诚:“还没有搞清楚元宇宙到底是什么”。

另一边的苹果,在经历了几轮的追问后,媒体们才从库克的口中得出了关于“元宇宙”的消息。

一些方向总是未知的,但总有一些方向是清晰的。

结合国内外目前“元宇宙”的发展进程与投融资现状来看,大多数的应用集中在游戏、社交、内容与消费四大赛道。企业在入局“元宇宙”时,也基本形成了两套发展路线。

一是从底层架构到上游内容。典型代表是就是苹果,从布局VR/AR等硬件开始逐步嫁接苹果内容生态。库克本人也明确表示:“VR、AR为代表的硬件也是进入元宇宙的必备条件。”

二是从内容到底层架构。比如,腾讯大笔投资元宇宙游戏厂商,以“元宇宙第一股”身份出圈的Roblox,此类企业大多都沿着这一路径。

尽管两条路线并未优劣之分,但目前来看,它们离“元宇宙”都还太远。一方面,AR/VR等硬件设施在技术与体验上仍有诸多难点仍未攻克。另一方面,在内容层,单一化的游戏场景无法承载社交这一庞大价值链,游戏厂商们无法将用户价值最大化。用户价值也无法转换为社会资产。

某种程度上来说,在“元宇宙”渐进式发展的大背景下,数字藏品或许是元宇宙的正确打开方式之一。复旦大学教授张纯信也曾对元宇宙未来的发展方向提出预判,除了建立一个独立于物理世界的空间外,他认为,数字藏品等代表性产品是元宇宙未来的重要发展方向。

从时间线上来看,Topholder属于国内最早一批的“数字藏品玩家”,在正式接入微博前,TopHolder在数字艺术领域已有破圈之势。

据公开报道,今年1月,国画大师齐白石首个社交化数字藏品在上海嘉禾首届冬季拍卖会上竞拍,这一脱胎于齐白石原作《群虾图》的数字藏品最终以30万元落槌价成交,其背后的授权平台正是TopHolder。

但正如上文所说,数字藏品在中国已不再是什么新鲜事物,如何在拥挤的赛道上找到差异化的优势?对于TopHolder来说,是一个关键性问题。

拥挤的红海赛道,TopHolder能火多久?

想象一个这样的场景,如果你是艺术创作者,爱好创作的你只需通过微博,上传自己的图文2D作品后,就可以收获自己的数字藏品,同时在无远弗届的虚拟空间里,你的作品将得到集中地展示,同时有更多的变现方式。

如果你是收藏家,在这里,你可以自由地与喜欢的艺术家互动,成为他/她的头号藏家。

而这些由这些抽象字符所构成的独特艺术品因区块链技术而变得独一无二,无法复制。

这是TopHolder所构建的“理想世界”,在官方通稿中,其开发者天下秀这样描述它的定位:“一款面向社交平台内容创作者的自媒体数字藏品工具集”。

从当前数字藏品平台发展现状来看,TopHolder显然不是“造轮子的人”。在它之前,阿里的“鲸探”、腾讯的“幻核”与网易星球“星球基地”等,都曾掀起短暂的“数字藏品热”。

做好一个“数字藏品”平台的关键是要激活创作者经济。深耕红人新经济与创作者经济十余年的天下秀创始人李檬曾提出一个观点:“红人(内容创业者)正在成为连接一切商业的节点。”

针对“数字藏品”,清华大学学者沈阳也提出一个创作者经济模型。

沈阳认为,由于元宇宙的非物质性与非能源性,元宇宙创作者经济由“内容-确权-平台-流通-变现”五大环节组成。在这一价值增值模型下,不仅要考虑到创作者的利益,同时也要找到与普通用户的相处之道。

这意味着,“数字藏品”平台不仅仅是一个以区块链为底层技术的工具,也是一个强调社交价值的内容社区。

此前,“数字藏品平台”普遍的痛点在于,一面受平台流量限制,无法触达公域,破圈能力有限;另一面,由于缺乏“用户-内容-变现”的商业闭环,社交价值无法转换为商业价值,商业价值也无法反哺社交价值。

从TopHolder目前的实践来看,上述痛点有望得到解决。

首先,在创作者层面,借助区块链技术,TopHolder激活了在UGC生态的同时,为创作者提供了多元化的内容变现形式。一方面,因区块链可溯源、价值共建与不可篡改等特点,TopHolder在降低创作门槛的同时,从版权角度保护了创作者的内容。另一方面,在版权机制的保护下,创作者的2D原创内容可一键转化为数字藏品,同时在TopHolder、微博、虹宇宙等社区空间内得到集中展示,在延伸内容价值的同时,为创作者内容变现提供了新的解法。

更为重要的是,与其他数字藏品平台不同,由于TopHolder自带社交基因,且嵌入“广场式”的社交媒体――微博,因此,能更有效地实现数字藏品在公域与私域中的流转,提升社交价值与内容价值的转换效率。

另一边则是用户层的升级。由于TopHolder实现了在微博、虹宇宙间的跨平台联动,未来也有望以工具型应用接入更多的内容平台,因此在数字藏品平台内卷的当下,大大降低了用户迁移成本,也将社交价值最大化。

当然,宏观来看,无论在中国还是全球,数字藏品的发展仍处于早期,但随着进入者的增多,“TopHolder们”或许能将“艺术”这一听起来抽象的事情具象化。

正如一位普通创作者“@李华秀画”的体验感受:“这个平台(TopHolder)为我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与社会交流的方式,我不需要大喊大叫,就可以推出一款理论与实践结合的新的艺术作品。”

TopHolder背后,“红人新经济第一股”的元宇宙野心

随着TopHolder的上线,其背后的操盘手天下秀也逐步走入大众与投资者视野。

事实上,这并非天下秀第一次因元宇宙而出圈。

2021年11月18日,天下秀创始人李檬在公开信中正式官宣天下秀旗下元宇宙虚拟生活社区“Honnverse虹宇宙”。这款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第三空间”随后引发刷屏热议,其雏形最早可见于天下秀在2011成立的2D时代虚拟社交产品“火星微社区”。

在刚刚落幕的两会期间,“在‘元宇宙’阅读‘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也成为年轻人热议的焦点。通过连接新华社现实演播厅与虹宇宙的“平行世界”,新华社将“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搬上了“虹宇宙”,媒体两会报道从此有了更新颖的传播方式。

事实上,相较于资本市场贴上的“元宇宙概念股”标签,成立于2009年的天下秀曾在2020年登陆资本市场,被称为“红人新经济第一股”,其本质是一家围绕红人经济的平台型企业。

在这一视角下,天下秀的商业模式即通过技术服务核心红人(内容创业者)、MCN(红人经纪公司)、品牌商家、中小商家,连接红人与企业,聚焦供需双方的信息匹配,在帮助红人实现私域流量商业变现的同时,也帮助企业提高经营效益。

当一家深耕红人新经济的平台型企业选择切入元宇宙赛道,究竟是企业的长期战略,还是短期行为?回答上述疑问,需要率先回答两个问题:为什么天下秀要去布局元宇宙?天下秀布局元宇宙的成长性在哪里?

首先,宏观来看,入局元宇宙符合天下秀发展主线。

在天下秀创立初期,正逢贴吧、博客等图文社交类平台兴起。随着微信、微博掀起图文社交浪潮,天下秀通过打造红人专业化营销平台,在社交媒体发展初期,赋能红人创收,释放红人营销价值。2013年,WEIQ红人广告大数据投放平台正式上线,天下秀也被视为“红人营销模式的发明者”。

随着“红人”价值不断被发现,“红人”逐渐成为移动互联时代主要的流量中心和连接节点。在短视频、直播等媒介形式的更新迭代中,红人不仅仅是一种营销资源,更是一种全新的生产力要素。为了提高供需间的精准匹配,天下秀逐步搭建了完整的“红人新经济”矩阵,以WEIQ、SMART、TOPKLOUT克劳锐、IMsocial 红人加速器等为代表的B端业务解决了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通过精准匹配,天下秀让每一个“连接”更有价值。

技术发展催生新的社交生态。正如李檬所说:“随之而来的5G普及,以及区块链技术的加速应用,我认为,我们正在跑步迈入社交4.0时代,即沉浸式虚拟社交时代。”但这对创作者来说,这一自上而下的技术革命所带来的痛点是显著的。

如何让内容突破二维空间,更具商业价值?基于此,2018年,天下秀成立了区块链价值实验室,独立研发区块链技术,并陆续推出Hashii Art、虹宇宙、TopHolder等相关应用平台。

这是一条较为清晰的发展主线。依托底层技术,紧紧围绕创作者,天下秀已构建了一条由底层硬件、软件服务以及应用与内容组成的“元宇宙产业链”。

微观来看,“元宇宙”等创新业务也有望成为天下秀的“第二增长曲线”。

根据天下秀财报,近五年来天下秀营业收入增速超50%,复合增速达到59.22%,其业务结构主要由红人营销平台业务和红人生态链创业务组成,其中红人经济生态链业务占比逐年上升,元宇宙”这一创新业务将为天下秀打开新增长空间。

正如李檬所言:“这一切都将会使得创新力和发展力成为天下秀DNA里面最重要的结构,为我们长期快速的发展提供动力。”

而从长期视角看,尽管更为生动、更为细致的元宇宙还远远没有到来,但“元宇宙”却为互联网经济创新提供了新的视角。

毫无疑问,社交媒体自门户网站迭代至今,无论是内容生产、用户体验还是变现模式上,创新“低垂的果实”已经被摘完,在长期的“增长焦虑”下,“元宇宙”被赋予了更多的创新色彩。

在不确定中寻找确定――从这一点上说,拨开元宇宙的迷雾,天下秀是在这片充满未知的新大陆上寻找已知。

当然,这注定是一场充满冒险与漫长的征程。元宇宙概念的提出者――美国著名科幻作家尼尔・斯蒂芬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提到:“我们无法预知元宇宙将如何发展,开启元宇宙将是一次冒险。”

正如李檬在提及“红人经济”时,将其比作“一条长长的、厚厚的、湿湿的雪道”那样,“元宇宙”的发展也必定要经历一个个推动雪球、滚大雪球的艰难过程。

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一新大陆的未来一定属于长期主义者。这个词也时常出现在李檬口中。在一篇文章里,他这样提到自己对“长期主义“的理解:“小趋势的信号即使再微弱,只要被识别出来,长期主义就能把它放大。长期主义者是真正的趋势创造者和势能承接者。”

对天下秀来说,李檬和他的团队正将这一小趋势“放大”。在通往人类未来的新世界里,这家企业已经拿到了新船票。显然,比起旁观者,他们更愿成为这场浪潮中的参与者。

       原文标题 : 搭上“元宇宙”快车,天下秀能跑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