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微软、Meta、腾讯、字节,争夺同一张元宇宙船票

文丨黄芳华

出品丨牛刀财经(niudaocaijing)

微软687亿美金收购动视暴雪再一次引爆了元宇宙。

微软纳德拉表示:“游戏是当今所有平台上最具活力和最令人兴奋的娱乐方式,未来一定会在元宇宙平台的发展中发挥关键作用。”

从字节收购PICO,到Facebook改名为Meta,再到腾讯收购黑鲨,巨头的一次次出手,让元宇宙的定位和路径更加清晰――下一代客厅级硬件产品,而非取代手机。

VR一直以来都被赋予了智能手机之后“下一块屏幕”的期望,但是从目前的巨头定位来讲,VR设备短时间内更适合做客厅级娱乐产品,取代电视而非接班移动互联网。

01 窗口期争夺

相比于微软巨资抢夺游戏IP,Facebook改名Meta,国内元宇宙竞争也在加剧,其中典型的两个代表便是腾讯和字节。

国内元宇宙船票的争夺上,腾讯或许慢了字节一拍。

前几天,有消息称腾讯拟斥资约27亿元收购游戏手机公司黑鲨科技。收购后,黑鲨将整体并入任宇昕主导的腾讯集团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未来的业务重点也将由游戏手机制造转向VR设备。

VR是元宇宙最重要的一环,腾讯入局不稀奇,问题在于三个方面:

1、时间。最直接对标的是PICO,字节买下PICO是2021年8月底,而腾讯收购黑鲨是2020年1月中旬,相差4个多月的时间,相比之下腾讯慢了;

2、标的。腾讯拿下的不是某个VR厂商,而是原先的游戏手机厂商黑鲨,转型VR设备,相比之下不是最优标的;

3、在硬件上没什么建树的腾讯,将会如何协调VR硬件设备的发展和原先内容体系的融合。尤其是黑鲨并入了腾讯集团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任宇昕本人则是兼任了PCG和ICG(互动娱乐事业群)两个事业群,互动娱乐事业群下的游戏业务则是当前与VR生态关联度最高的。

黑鲨对于腾讯来说可能不是最好的标的,但是在争夺元宇宙船票上,腾讯等不及。

实际上,从PICO到黑鲨,可以看出国内最大的两家内容平台互联网公司正在争夺元宇宙的门票。由于两家的平台类型相似,二者在路径上呈现了高度的一致。

狭路相逢勇者胜,谁能早一分便多一分胜算。

2021年8月底,字节跳动收购国内VR厂商PICO,成交金额高达90亿元。有消息提到,PICO的收购案中,腾讯3月份便参与谈判,但是腾讯和字节在竞价环节选择放弃。

字节在硬件上率先入局,给腾讯带来了直接的压力。

为何腾讯会选择黑鲨,与国内当前VR产业链的发展状况有关。

VR一体机的研发和生产流程,和手机生态链高度重合,这为腾讯收下黑鲨创造了条件。

从PICO的发展历程来看,创始人周宏伟出身歌尔股份,同时法人兼董事长姜龙,是歌尔股份董事长姜滨的弟弟。

在VR硬件领域,经过数年发展,VR头显逐渐形成标准化产品,国内的VR产业链上已经有了成熟的供应商技术方案,硬件入门难度大大降低。

歌尔股份在VR这个产业链上有着特殊的地位,销量破千万的Oculus quest 2 和国内VR爆品Pico neo 3均是由歌尔代工。据歌尔集团董事长姜滨表示,歌尔从2012年开始布局VR/AR产业,目前占据全球中高端虚拟现实头显70%的市场份额。

腾讯作为一个在硬件领域比较欠缺的互联网巨头,市场给其的选择并不多,要么就是自建团队,从0开始把硬件供应链趟一遍,所有坑都踩一遍。这对于已经落后字节4个多月的腾讯来说不现实,加上团队组建和硬件产业链摸透各1年的时间来计算,腾讯将至少落后字节2年的时间。

2年的时间,对于一个正在爆发的产业来说,腾讯更加等不及。

而黑鲨手机除了硬件方面的能力外,整个团队也和VR产业更近。

一方面是黑鲨手机此前也和歌尔有过合作,另外,黑鲨手机创始人吴世敏出身华为,其曾担任华为移动宽带终端产品线总裁,主要负责华为麦芒/G系列手机,曾创造过单款销量过千万的纪录。

黑鲨的被收购也是历史性的机遇。

黑鲨手机作为小米手机生态一环,自创立后便深耕游戏手机市场,硬件研发能力毋庸置疑。相比游戏手机领域其他对手,黑鲨手机深得游戏党喜爱,市场评价较高。黑鲨手机在游戏手机市占率第一,曾经占80%以上市场份额。

但是2021年5月Canalys的一份报告中数据显示,黑鲨手机的市场份额已经跌出游戏手机前三,市场份额只有13%。

这种大幅的排名变化,在于小米、OPPO、vivo等相继成立新品牌,在主打游戏性能上逐渐与黑鲨接近。甚至是原先投资黑鲨的小米,RedmiK系列也不逊于黑鲨的游戏性能。

这对于小米来说,已经不需要以游戏手机的细分品类来扶持黑鲨,而黑鲨除了品牌和定位的差异,对于小米来说也没有价值。

所以,在市场空间缩小的情况下,卖身给腾讯已经是黑鲨的最好归宿。

市场消息显示,黑鲨估值30亿元被腾讯砍价到最终27亿元,如果不是当下黑鲨尴尬的市场地位,一是不可能被卖,二是不可能有PICO在前,还被腾讯砍价。

02 腾讯家底厚,但为什么慢了?

元宇宙的两大应用场景,一个是游戏一个是视频,这正好是腾讯和字节两个互联网巨头各自的优势所在。

实际上,正是自身处于VR体系变革的核心业态,腾讯和字节在元宇宙,或者说是VR生态没少布局。

早在2012年,腾讯斥资3.3亿美元,收购Epic Games 48.4%的股份。面向扩展现实(XR)的虚幻引擎Unreal Engine正是后者的三大业务之一。

2020年,腾讯上线了一款名为《罗布乐思》的游戏,便是Roblox中国区由腾讯独家代理发行。2021年 3 月,被誉为“元宇宙第一股”的Roblox在纽交所上市,上市当天市值一度逼近 400 亿美元,如今市值接近770亿美元。而早在2020年2月Roblox完成1.5亿美元 G 轮融资中,腾讯就已经参投。

但是到了硬件领域,为什么腾讯就慢了,可能是以下5点原因。

1、投资风格

腾讯投资近几年被外界指责投行化,更加考虑ROI。元宇宙无论前景多么的美好,但是当前的阶段很难说能直接产生回报。

按照这个逻辑就不难解释为何腾讯在和字节争夺PICO时因为价格问题而选择放弃,同样在收购黑鲨时也是砍价竞得。

相反,字节在收购上更加激进。

一个最经典的例子就是字节收购musical.ly,在被傅盛敲了一笔的情况下,字节还是溢价收购,结果就是TikTok借力奠定了海外市场的份额。这种激进的收购方式,还在此后的沐瞳等案例中出现。

2、硬件能力

字节在硬件上的布局,最早可以追溯到对锤子科技的收购。通过收购锤子科技,字节建立起了基础的硬件能力。

除了大众所熟知的大力神灯这款硬件设备,实际上字节在2021年6月的火山引擎发布会上,就展示了一款AR设备,只不过当时更多的用途是展示其在翻译上的功能。

通过收购,字节近几年在硬件上的布局相比于腾讯较多,对硬件的期望也更多。

3、字节的国际化

VR领域目前全球做的最好的是Meta的Oculus,也是全球首款销量破千万的一体机。

在Meta之前,Facebook全力对抗的正是字节的TikTok,这也意味着字节在和Meta对抗的过程中,能够更直观地感受到VR产业的发展趋势。

Oculus Quest 2发布是在2020年9月,也正是那段时间,Meta前身Facebook陆续推出短视频应用对抗TikTok。两家公司在市场上的直接竞争,对于字节来说对于Facebook关于VR方面的动作更加关注和敏感。

4、腾讯考虑到巨额收购对当期利润的影响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腾讯近几个季度的净利润在300-400亿元左右。如果按照100亿元级别进行收购,可能对于其当期的利润产生较大影响。

相比之下,字节没有上市可能少了这方面的顾虑。

张一鸣也曾经表示过,“把之前的利润都用到更深层次、更大规模的投入上。假如当时这么做,他们可以取得更大的成就。”

5、路径差异

腾讯在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中表达了对于元宇宙发展的看法,核心的两点是:软件驱动而非硬件驱动、搭积木一样构建元宇宙。

腾讯表达的意思是,不急于推出一整套的元宇宙产品,而是构建IP、平台级的产品,完善技术模块,硬件并非C位。

相比之下,字节收购的PICO已经成为国内市场的VR爆款产品,字节硬件开路的迹象比较明显。

03 VR入口,争什么?

元宇宙成为2021年的科技热词,这种热也表现在对于元宇宙的看法出现分化。

排除纯炒概念的声音干扰,业界对于元宇宙的看法分为两种。一种是像Meta一样狂热的信仰者,认为以VR为基础的元宇宙,是下一代移动互联网,以“下一代屏”的沉浸体验,将成为新的趋势。

另一种声音是以马斯克、刘慈欣为代表,认为这种超脱现实的体验,会让人们更加沉溺于娱乐消费。

这种对于元宇宙两极分化的看法,实际上有点像AI初期,有人认为人工智能是高级文明,有人担心机器人替代人类。

但实际上,我们看到当AI开始走向成熟期,这两种声音不是高估了就是低估了。AI如今已经成为大多数产品的基础能力,既没有变成强人工智能替代人类,也并非一无是处。

同样,对于元宇宙伦理的担心和泡沫的担心,不妨都折中一下,以“AI发展”历史视角看元宇宙。

头戴VR设备不一定在短期内要取代手机,更大的可能是成为下一代客厅级产品。目前我们看到的是,VR设备正在从商场的体验店,到头戴VR一体机的热销,走的正是电脑时代从网吧到家庭级产品的路径。

如果将元宇宙的使用场景回归到客厅娱乐,那么马斯克和刘慈欣的担心也就可以理解,并且能够接受――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之间,存在场景和时间的隔离,而非像智能手机一样侵入到人们的全部生活。

短时间内VR的定位是游戏主机而不是取代手机,按照这样的定位,就不难理解微软为何花687亿美金收购暴雪了。

回到腾讯和字节在元宇宙船票上的争夺,移动互联网时代两家互联网巨头分别以微信和抖音获得了移动互联网的船票,那么在元宇宙时代,如何拿下船票呢?

这里套用一下移动互联网的一个非常基础的逻辑,就是所谓移动互联网船票,是一个用户群体公认的账号体系,比如微信、支付宝,抖音账号也算基本成型。有些互联网公司为何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始终显得有些吃力,那就是用户始终不认可其账号体系。

当下的头戴式VR一体机均是以Oculus为蓝本,可以看出的是,当下Meta实行的策略是Oculus和Facebook账号深度绑定的方式,即硬件+社交账号的组合入口方式。

同样,腾讯和字节要争夺的也是账号体系,即元宇宙的唯一身份,在此基础上才能展开社交、娱乐、支付以及应用分发等行为。

在内容储备上,腾讯可以“有恃”,但绝对不是“无恐”。VR所带来的交互的变革、用户习惯的养成,在产品的早期有着决定性的意义。

账号体系的重要性对于虚拟世界不言而喻,何况两家公司也都吃过亏。

微信作为腾讯的船票,曾经在智能手机大爆发时,出现过“米聊”危机,若不是微信的快速追赶,以小米手机为依托的社交应用“米聊”也有机会跑出来。

另外,黑鲨手机并入腾讯的PCG部门,后者的核心业务就包括了应用宝这一分发平台。

字节吃的亏就是腾讯,微信成为移动互联网基础设施后,抖音在突破社交关系链上费尽心机。字节曾经以今日头条账号为用户统一账号体系,后来抖音的数据居上,才确立了抖音的核心地位,将电商、支付等建立在之上。

这一次,战场来到元宇宙。腾讯底牌极好,但是字节先出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