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库克在元宇宙里种苹果

“科技应该要增强人类生活的效率和体验,而不是孤立人们和为人们逃离现实提供窗口。”每谈及元宇宙时,库克都有着举世独醒的看法。

从2021年开始,包括Meta(原FaceBook)、微软、谷歌在内的众多世界顶级科技厂商,都在加倍宣扬和发力“Metaverse(元宇宙)”,而苹果CEO库克在讨论该话题时都是用“AR”来回答,就像11月面对《纽约时报》的采访那样。

甚至在今年1月初,彭博社知名爆料人Mark Gurman还透露,“如果苹果在发布第一款头显时说出‘元宇宙’一词,我会感到非常震惊。有内部人士直接告诉我,一个用户可以逃亡的全虚拟世界,如同Meta的未来愿景所示,这对苹果而言属于禁区。”

但戏剧性的是,库克终究逃脱不了“商人”的角色,在1月底苹果公司的财报电话会议上,改变了对元宇宙的看法:

“元宇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领域。我们在App Store上有1.4万个ARKit应用,它们现在为数以百万计的人提供了不可思议的AR体验。我们在这个领域看到了很大潜力,正在进行相应的投资。”

事实上,通过观察财报数据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苹果营收来源并不丰富,甚至与10多年前也相差无几,近60%的收入来自iPhone系列产品,其余收入则包括个人电脑、平板电脑、可穿戴设备和配件。

而随着全球智能通讯设备、电子产品的普及,市场空间变得越来越小,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也早已成为了人们习以为常的产品,且相关技术很难在短期内发生革命性进步。

这也就意味着,苹果如果再不作出改变,进入新的领域,最终的结局或许会与微软当年固步自封于PC计算机市场一样,被时代抛弃。

所以即便库克骨子里还是保留着对现有设备体系的眷恋,也要在XR(VR/AR/MR等合称)和元宇宙即将起飞的当下,打破这个舒适的保护壳。

01 硬件已经先行

2014年9月1日,一场名为“离开地球两小时”的发布会在北京召开,作为主办方的暴风集团,发布了一款叫做“暴风魔镜”的VR眼镜

作为VR产生初期的体验式产品,“暴风魔镜”本质上就是个VR盒子,技术门槛极低。仅一副镜片和一个塑料盒赋予谷歌的Cardboard SDK(软件开发工具包)就能实现,全套简易设备的价格甚至在10元以下。

低廉的价格、几乎为零的技术门槛,让各类VR盒子在普及VR概念的同时,也给消费者们带来较差的初体验。

虽然当时也有索尼、HTC等巨头在做真正意义上的VR设备,但这些产品指向的都是中高端市场,大几千的价格也是普通消费者无法承担的。

2016年,没能吸引到足够规模C端用户的VR热潮逐渐消逝,一众创业公司一哄而散,消费者对AR/VR的认知也趋于理性,市面上的主流硬件设备也从初级阶段的VR盒子过渡为外接式头显和VR一体机

直到2021年,VR/AR产业二度迎来高光,Oculus Quest2上市后热销累计超1000万台,这也意味着XR硬件完成了B端向C端的突破,正式开启了消费级市场之路。

而以Oculus Quest2技术路径和形态为主的VR头显更是层出不穷。目前XR2芯片成为消费级VR的主力芯片、CV头手6DOF交互成为VR一体机交互的核心方式和技术路径,同时产品沿着轻薄、低价、多元交互的方式不断迭代和进步,短焦VR、千元机、眼动追踪功能等产品逐一发布。

VR一体机能够在近几年迅猛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各项硬件技术的逐渐成熟。VR硬件的产业链其实与手机硬件的产业链有一定的重合度。

其核心零部件都包括芯片、显示屏幕,可以说VR设备能在短短几年间迅速发展其实是在享受手机行业的红利,不用重新从0到1来造轮子,许多技术积累可以复用。

目前XR设备中主流的XR2芯片,它是手机芯片骁龙865的衍生产品;光学部件上,被广泛采用的是菲涅尔透镜方案,而菲涅尔透镜方案已非常成熟,但其存在体积较大、光学模组较厚等问题;显示技术上,双眼4K已成为标配,屏幕也正向LCD转向Micro-OLED、Mini-LED等更好的显示屏幕上发展。

而作为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科技公司苹果,尽管在AR/VR硬件设备方面没有大动静,但早已在布局。XR设备所需的技术,已经被苹果悄然运用于其他的设备中。

以摄像头技术为例,早在2020年,苹果就在当时的新款iPad Pro上后置了一颗LiDAR传感器,其通过主动获取深度信息,来对周围环境进行建模和计算,从而起到改善AR效果的作用。

与LiDAR所匹配的AR开发组件ARKit,也已经实现了位置追踪、平面建模、环境照明渲染,以及实时渲染等功能。

根据爆料,苹果大概率会于今年、最迟明年发布一款VR/MR机器,是以VR头戴形式的一体机,大概有10个左右的camera,分辨率可能在4k以上,而芯片很可能也是自研。

就目前情况来看,苹果的VR设备最具优势的点还是在于自研芯片,一旦苹果能够研发出比高通骁龙XR2性能更强的芯片,目前搭载XR2芯片的设备将不再具备竞争优势。

AR方面也一样,根据郭明錤在2021年年底的报告,苹果AR眼镜会采用双处理器架构,性能部分是M1同级的PC级处理器,配以副处理器负责6到8个光学模组和大量传感器,用来传输庞大的数据。

不能否认,苹果M系列芯片展现了强大的自研能力,假设移植到AR设备上,算力确实不成问题,但整机轻量化、零组件模组化的问题仍需要改善。

而在云端计算方案还无法实现的背景下,苹果想推出一款轻薄短小的AR/VR眼镜,那么iPhone、iPad、MacBook可能会成为承担眼镜运行的计算载体,这或许也是苹果AR/VR眼镜最大的差异点。

从整体的设备或者说这一代平台的本质来讲,VR和AR本质上来讲是一个东西,两者的技术手段也相差不大,只不过AR未来会更轻巧,可以和现实做更多的交互。

但无论是苹果也好,还是其他厂商也罢,对于XR硬件制造技术的掌控已经完全成熟,主要能够拉开差距的点还是在芯片以及硬件体积,不过随着出货量的增大,相关的解决方案也会逐渐成熟,难题就将会来到软件生态建设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