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冲刺国内元宇宙第一股,飞天云动“含元量”究竟如何?

文|钱眼君

来源|博望财经

对于很多公司来说,“元宇宙”是个好东西——似乎只要带上元宇宙,自己就能火一把。新公司能博取关注,老公司能股价上扬,而去伪存真的艰巨任务,则留给了真金白银砸钱的投资者们。

最近,飞天云动港交所递交招股书的消息一度引发热议。有媒体统计发现,在其招股书中,使用“元宇宙”一词超过240次,被市场称为国内“元宇宙第一股”。元宇宙的道路漫漫,国内“元宇宙第一股”的宝座,飞天云动能成功拿下吗?

01

游戏公司转而主攻元宇宙

进军元宇宙,擅长创造虚拟世界的游戏公司们有着天然优势。2021年3月,游戏平台Roblox首次主打元宇宙概念并成功登陆纽交所。上市后不久,Roblox市值突破300亿美元,这个消息令原本平静的国内元宇宙市场泛起涟漪,也在资本市场掀起了热浪。

比如2021年9月6日,A股上市公司中青宝发文称,将推出虚拟与现实联动模拟经营类“元宇宙游戏”《酿酒大师》。随后该公司股价快速上行,并在11月1日冲高至42.63元,市值涨至104.20亿元,让一众游戏公司羡慕不已。

在元宇宙概念之下,游戏作为首要的应用场景被认为是元宇宙的最初入口。和Roblox从游戏赛道切入元宇宙不同,飞天云动如今是一家提供各类AR/VR服务的供应商,并且目前在这一市场中,飞天云动处于业内领先地位。根据艾瑞咨询的资料,按收入计,公司在中国的AR/VR内容及服务市场排名第一,在2020年占市场份额的2.3%。

招股书显示,飞天云动主要通过提供AR/VR内容及服务和AR/VR技术,活跃于元宇宙生态系统中的场景应用及底层技术层。公司已创建提供AR/VR相关全方位服务的业务,主要业务分为AR/VR服务、AR/VR内容、AR/VR SaaS及IP业务。

其实再往前看,飞天云动与游戏有着深厚的渊源。它曾有一个被游戏行业所知晓的名字——掌中飞天。公开资料显示,掌中飞天成立于2008年,曾是游戏发行平台,于2017年在新三板挂牌,并在2019年8月摘牌。

2021年11月下旬,游戏公司掌中飞天宣布更名为“飞天云动”,正式进入“元宇宙”领域。

02

“元宇宙”平台公司?为时尚早

即便是飞天云动在招股书中,将“元宇宙”一词用了两百余次,可在笔者看来,飞天云动的含“元”量依旧存有隐忧,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首先,AR/VR不能等同于元宇宙。元宇宙是一个宽泛而模糊的世界,VR/AR只是其中一个产业领域,尽管公司的招股书中将“元宇宙”作为核心卖点,但元宇宙平台公司?为时尚早。

承载公司元宇宙业务主体的“飞天元宇宙”平台,距今不到百日。作为一家游戏起家的公司,虽然在搭建元宇宙平台上飞天云动会有一定的势能优势,但当前公司主营业务收入来源还是围绕AR/VR。

财报显示,2018年至2020年,飞天云动收入分别为1.64亿元、2.51亿元、3.39亿元;AR/VR服务是飞天云动的主要收入来源,其次为AR/VR内容。截至2021年6月30日,AR/VR服务收入占比62.1%,AR/VR SaaS服务付费订购用户数逾800名。

来源:公司招股书

但值得注意的是,VR/AR市场规模本身在当前来说并不算太大。飞天云动的收入支柱之一“VR/AR内容服务”市场就更小了。据艾瑞咨询,2020年中国AR/VR内容及服务按收入计的市场规模为人民币115亿元,2021年规模为211亿元。与此同时,这一领域的竞争者超过5000家,正因如此,即使坐上行业头把交椅,飞天云动占比仅为2.3%,说明行业还处于发展早期阶段。

在“我们的使命”介绍中,公司表示要凭借AR/VR技术打破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之间的次元壁垒,并赋能客户实现数字化升级及业务补充,“我们立志帮助每名客户进入元宇宙,连接彼此,并实现元宇宙时代的数字价值商业化,从而打造我们自身的元宇宙平台”。

布局元宇宙生态有三种路径:软件平台切入(芯片制造)、硬件切入(VR一体机)、互联网切入(互联网生态闭环)。

硬件是构成元宇宙“七层产业链”并实现“八要素”的核心,硬件技术提供的感知体验和交互特性直接决定元宇宙的吸引力。Meta等公司早就意识到这一点并且推出一系列VR头显/一体机,在元宇宙平台的路上站稳了脚步。而笔者在飞天云动官网上,没有发现公司关于元宇宙硬件的产品信息,作为一家游戏起家、主营项目是VR/AR相关业务、立志打造元宇宙平台的公司,对VR硬件没有任何描述和愿景,令人不解。

来源:飞天云动公司官网

没有在硬件产品上的规划,或许公司是想像Roblox一样,由互联网角度切入,走“社交+游戏+引擎+经济”的路子,这条路需要凭借强大的技术实力打江山。可问题是,对元宇宙产业最重要的技术领域,飞天云动的研发投入少得可怜。

2018年至2020年,公司研发投入分别为758万、1142.5万、1504.6万元,2021年上半年研发投入为901.2万元,分别占的当期收入的4.6%、4.6%、4.4%及3.2%,整体呈下滑趋势。且元宇宙概念涉及大数据、人工智能、数字孪生、AR/VR、传感器、5G等多项技术,飞天云动的研发投入相比较来看,恐怕只是杯水车薪。

更让令人担心的是,元宇宙平台公司可能还面临网络安全风险。飞天云动的招股书显示,当系统可能遭遇黑客攻击时,公司无法保证现时或日后任何适用的恢复系统、安全协议、网络保护机制或其他防御程序足以防止网络或服务中断、系统故障或数据丢失。

在网络安全尚无充足保障的情况下建设元宇宙平台,其潜在风险可想而知。

严格来说,就目前而言,飞天云动与其说是“元宇宙平台”,倒更像一家元宇宙产业链相关公司。所谓的平台,需要在软硬件方面有长远的眼光和布局,需要在全产业链进行长期艰苦的耕耘,毕竟连目前国内外顶尖的互联网巨头,都还不敢称自己是元宇宙平台。

结语

在笔者看来,元宇宙最大的魅力,在于其与现实世界的连结过程中所创造出无尽可能的想象。而这份连结,既需要基础设施、人机交互等硬件技术构建底层基础,也需要通过软件在硬件基础上丰富内容应用,才能构成从硬件、技术到内容、应用的完整元宇宙世界。

有券商分析指出,一个技术成熟、稳定运转的元宇宙仍需要5-10 年的软硬件基础设施建设。笔者据此认为,打造元宇宙平台也许应该是一个数十亿甚至上百亿的投资行为,多数公司恐怕会望而却步,但只要脚踏实地、做好能力范围内的事,保持对市场的敬畏,迟早会立于行业之巅,赢得投资者的尊重。

       原文标题 : 冲刺国内元宇宙第一股,飞天云动“含元量”究竟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