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元宇宙”下的 VR/AR 人才热:薪资倒挂,大厂抢人,马太效应加剧

文/VR陀螺 Pancake

金三银四,又到了一年一度跳槽(涨工资)的黄金时期。 然而,与往年的热闹情形不同,今年互联网大厂受较多外部不稳定因素影响,外加内部业务发展放缓,接连传出裁员消息,HC 呈现进一步控制状态。 

3 月 13 日,“阿里裁员”、“腾讯裁员”的话题相继上了微博热搜。有传言称,腾讯阿里等互联网巨头会在未来几周进行大裁员。腾讯预计裁员 10%~30%,阿里裁员30%。 当然,不仅仅是阿里腾讯,据脉脉相关职言显示,自 2021 下半年以来,爱奇艺、百度、小米、美团、滴滴、微博等互联网大厂都在接连传出“业务优化”,人员架构调整的消息。 在互联网厂商集体大刀阔斧砍业务,控 HC 的同时,去年掀起的元宇宙热潮,却让 VR/AR 及行业有了一个与互联网行业相悖的发展趋势。 

一方面,由于元宇宙的热度,不少 VR/AR 行业老玩家业务需求激增,急需进行人才扩张,技术团队建设,纵向衍生;另一方面,以字节为首的一众大厂也看到了新的经济增长点,开始进军 VR/AR 行业,进行业务的横向扩张。 据国内某知名招聘平台数据显示,目前 VR/AR 相关工作岗位超过了 2141 个,涵盖软硬件开发工程师、算法、市场、销售、3D 美术设计等多个职能岗位,涉及游戏、房地产、物联网、汽车、电商和消费电子等近乎全产业领域。

图源:网络

元宇宙热潮下的“抢人”大战

如果你看到市面上出现两款类似设计的 VR 设备,请不要惊讶,可能是一家厂商的工业设计师被另外一家挖走了。

图源:网络

自去年以来,新入局 VR/AR 的玩家包括字节跳动、腾讯黑鲨、中兴红魔、TCL、网鱼网咖等大厂。新玩家的入局,老玩家的扩张,一场人才争夺战已然拉开序幕。 “抢人”已成为这两年 VR/AR 行业最具代表性的词汇,一位行业 HR 向VR 陀螺吐槽到:“它们抢人真的非常厉害,本来可能都聊好了一个,结果因为另一家给的工资更高,最后直接被鸽了”。 据悉,大厂的入局正在改变整个 VR/AR 行业招聘现状。一方面由于大厂精细化的分工运营模式,它会让专业的人才更“专一”,以此造成了更多的岗位需求。 另外一方面,相对于不少初创型 VR/AR 企业个位数的 HR 来说,大厂不光有多位 HR 同时出动,还会委托第三方猎头公司寻人,凭借高于行业岗位的平均薪酬、股票期权和各种福利补贴强势挖人。 VR 陀螺收到一份调查显示,跨区域抢人,也已成为行业基本现象,所属一线城市的行业厂商因为公司业务扩张、人员短缺等需求也正在将矛头瞄准周边小城市,疯狂吸纳人才。

目前 VR/AR 行业的招聘现象主要表现为:新玩家从老玩家那里抢人,老玩家则从小玩家那里抢人,人才整体向一线城市聚集,马太效应明显。不过,一位 HR 也强调,VR 行业其实还是小众行业,所以老板间互相都认识,核心人才是不太好挖的(新入局的大厂除外)。 当然,不仅国内,国外的抢人大战同样进行得如火如荼。根据早前《纽约时报》的消息,Meta 今年由于积极扩张 VR/AR 团队,创造了数以千计的新工作岗位来开发 AR/VR 的软硬件,为此还导致了内部转岗员工增加,职能部门混乱。 另外,Meta 为了摄取更高质量的人才,还试图从苹果和微软挖走人才。为了劝阻跳槽,留下优秀人才,苹果公司甚至向一些工程师提供高达 18 万美元的股票作为奖励。

人才紧缺,薪资倒挂

当人才市场出现供不应求时,打工人就会占据买方市场,对于 VR/AR 行业来说,如今正是如此。根据国际招聘网站 Indeed 数据显示,2021 年 VR/AR 工程师等元宇宙相关岗位薪资上涨约 10 倍。 VR 陀螺从多方了解到,自去年元宇宙爆火以来,国内 VR/AR 行业内近乎所有的技术岗位薪酬都涨了 20%~30%,核心岗位涨幅达到了30~50%。虽然增长幅度没有达到数十倍之多,但是整体表现依旧十分强劲。

据悉,不少技术大牛在求职过程中基本都处于“被动”状态,完全不需要逛市场,就会有 HR 和猎头亲自找上门,开出百万天价年薪。对于入行不久的新人来说,只要敢跳槽,也基本会有一定的薪酬涨幅。

另外,人才紧缺、技术培养难等问题,在一定程度上也导致了目前 VR/AR 行业薪资倒挂的问题,即大家都不愿意付出时间成本,去培育一个新人,而是更愿意花一个更高的价格去挖一个技术型人才。

一位行业 HR 告诉 VR 陀螺:“说实话,虽然现在这个行业可能在爆发,但是其实还属于一个小众行业,你如果要去培养一个真正了解技术的软件或硬件人才,真的非常困难,而且还害怕被人挖走,这也导致了现在行业内薪资倒挂非常严重的问题”。 比起新人短期内难见成效,且稳定性较低的情况来看,高薪聘请的专业人员能在一定时间内为公司创造更大的价值,这也许才是 VR/AR 企业目前更看好的人才。

算法+U3D 、UE开发缺口最大

硬件缺算法、内容缺3D。VR 陀螺从多方调查了解到,目前整个行业内比较稀缺的人才主要为 SLAM 算法工程师、U3D 和 UE 开发这两类技术岗位人才。 据悉,SLAM 算法是 VR/AR 设备感知外界,定位交互的核心技术,如 VR 一体机的头手 6DoF 交互即需要使用的 SLAM 算法,它的开发不仅十分困难,而且由于长期需要数据喂养的关系,成型周期也很长。 对于 VR/AR 行业来说,目前 SLAM 算法专业技术人才极其难招聘与长期留存,一方面,公司对于这类技术人才的履历有较高的要求,匹配人才较少;另一方面,就吸金能力而言,大多数择业人员其实更倾向于新能源汽车、机器人/无人机等量级更大的产业。

图源:网络

VR 陀螺整理某招聘网站数百个 SLAM 算法岗位数据发现,薪酬位于前 30 位的主要以大型互联网公司、车企为主,月薪最高可达120K。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陀螺君还在前 30 高薪岗位中,看到了 Pico 的身影。 作为国内 VR头部品牌的 Pico ,背靠字节,同样出现了 SLAM 算法工程师的人才缺口,其他企业招聘难更属情理之中了。

另外,U3D 目前也是行业重点难招的岗位,特别是对于那些做 VR/AR 内容的企业来说。 一方面,虽然自去年八月份以来,游戏行业因版号问题遭受了重创,知名游戏公司莉莉丝、完美世界、网易游戏等接连传出裁员消息,不少正在开发的项目甚至直接被砍,但这一系列的市场变革并未对 VR/AR 行业带来太多的发展契机。 某业内企业在给到 VR 陀螺的反馈中表示:“站在公司的角度,一是人不换工作,市场上就比较少人,二是比如 U3D 岗位大多数人更意向做游戏,硬件方面 VR 虽然是一个朝阳行业,但不足够稳定,也是很多有经验的求职者考虑的点。” 一位行业 HR 对此也持同样的态度,她告诉 VR 陀螺:“在游戏行业,其实有较多像建模、美术、技术这样的人才,但是如果他们在游戏行业已经做过了,他们就会比较难去换赛道。”

诚然,VR/AR 行业在 U3D 、UE人员方面正面临人才缺口巨大的问题,不过多位 HR 都抛出了宁缺毋滥的观点,对于企业招聘依然持有较高的门槛――即科班出身、全日制本科、有一定项目经验。 除了 SLAM 算法与 U3D 、UE 开发相关人才之外,对于某些已有一定产品的公司来说,专业且有经验的各地区销售也是一个难招的岗位,主要原因在于目前国内 VR/AR 行业市场份额较小,并未完全渗透中国市场,所以相对从业人数也较少。 整体来看,“难”字一词几乎贯穿了大多数 VR/AR 企业目前的一个招聘现状。

机遇与挑战并存

元宇宙热潮下,新玩家入场,老玩家扩张,VR/AR 产业竞争加剧,机遇与挑战并存。 据陀螺研究院《2021年全球XR行业融资报告》显示,2021 年全球发生融资并购事件 340 起,较去年同期增长 54.55%;融资并购金额达 556.0 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 127.98%。 不管资本是看到了 VR/AR 作为下一代计算平台的前景,还是盲目跟随元宇宙的热度,如今的 VR/AR 产业都处在了时代的风口上。 另外,随着中国经济从追求简单高增速向追求高质量发展的转型,诸多行业进入调整重塑新阶段,“粗放式”发展受制约,规范合规进一步加强,对于定位前沿的,高技术含量的 VR/AR 产业来说,这些都是时代发展所创造的机遇。

当然,机遇下的挑战也不容忽视。 从字节收购 Pico,挥金如土的大肆扩张到腾讯收购黑鲨,转型做 VR 硬件,互联网大厂的入局让整个 VR/AR 行业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不仅如此,企查查显示,近一年元宇宙相关公司为 856 家(含企业名称),它们的加入,也一定程度上加大了 VR/AR 企业间人才的竞争格局。 在产业数字化转型新增长机遇的背景下,各行业数字化相关岗位人才需求全线增长,而 VR/AR 行业高精尖人才偏少,企业用工成本较大。 这既是一场资本的相撞,也是一场技术上的博弈。

特别鸣谢:各位行业 HR 小姐姐以及参与调查反馈的 VR/AR 相关企业。

       原文标题 : “元宇宙”下的 VR/AR 人才热:薪资倒挂,大厂抢人,马太效应加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