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于互联网:佩姬接手Magic Leap一年后将使其重新“飞跃”?

文/VR陀螺 豌豆

此前,扎克伯格宣布Facebook改名为Meta,“元宇宙”(Metaverse)一词再次爆火,一些与元宇宙相关的股票在Facebook Connect之后的24小时内的价格涨幅高达100%或更多。狂热的背后也有不少人对元宇宙的概念表示质疑,虚拟现实是逃避现实还是构建另一维度的现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定义。

图源:Google趋势

2021年11月2日,Magic Leap首席执行官佩姬-约翰逊(Peggy Johnson)在葡萄牙里斯本的年度网络峰会技术会议上时表示:“不知何故,我们处于元宇宙的早期阶段,现在我们都在低头看手机,希望AR可以帮助我们感受周围的世界。”

售价2295美元的Magic Leap 1销量不佳,在2020年4月,Magic Leap决定关闭其消费者部门,并解雇了约1000名员工,这是员工总数的一半。

经历低潮的Magic Leap今年早些时候佩姬就曾在专访中表示将推出一款新一代产品Magic Leap 2(参考《专访Magic Leap CEO:全面转型B端AR,新品AR将于今年面世》),现已推迟发布时间至2022年第一季度,并将产品战略转向B端,用于培训、远程协助以及任何种类的3D可视化。

经历了风风雨雨的Magic Leap正试图从谷底重新“飞跃”。

颇有疑点? 初步了解定位企业端的Magic Leap 2

Magic Leap获得5亿美元融资后,Peggy Johnson在与CNBC主持人Julia Boorstin系列对话时讨论了该公司最近的一轮融资、其在企业市场的势头,并提前透露了2022年将推出的Magic Leap 2产品图。本轮融资使该公司估值达到20亿美元。

根据佩姬透露的这一张Magic Leap 2的产品图及已公开信息,长期关注Magic Leap产品的科技博主Karl Guttag表示了怀疑,并解释了图片和对话中的几个疑点所在。

CNBC的视频中提到:“这款AR眼镜还有一个独特的功能,它能够调暗现实世界的背景,使其更容易看到前景中的AR元素?”

佩姬表示:“你提到的调暗现实世界的功能将非常重要,特别是对于像外科医生在光线非常明亮的手术室里的人,Magic Leap 2仍然可以在这种环境下显示数字化内容,而且我们已经把视场角扩大了一倍,主要是垂直方向。”

“我们已经真正改善了图像质量、色彩保真度和文字可读性。但对于许多企业用户来说,最重要的是我们减小了设备尺寸和重量,它是一个可以实现全天候日常佩戴的设备。”

CNBC的Tyler Mathisen也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如果你本身就戴眼镜,它能正常佩戴吗,你如何适应它们?”

佩姬回答道:“如果你戴着眼镜,而我们的AR眼镜有预留位置,你可以把它放进去。”

图源:Magic Leap

Karl Guttag认为Magic Leap 2可能有一个电动可控的调光快门来阻挡入射光。它有比Magic Leap 1大一倍的FOV(有趣的是,它是在垂直方向上扩大一倍)。这意味着Magic Leap 2使用了更高的分辨率和更好的硅基液晶(LCOS)显示屏。他们仍然在使用眼睛矫正插件,这意味着该设备仍然没有足够的眼距,像Hololens 1和2支持戴眼镜的人佩戴该装置。

对比分析Magic Leap 1与Magic Leap 2

图片展示了Magic Leap 2的外形尺寸。作为参考,Karl Guttag从大致相同的角度拍摄了一张Magic Leap 1的照片。

图源:Karl Guttag

下图放大了Magic Leap 2的单个镜头和Magic Leap 2内部的相应视图(用照明设备和相机镜头上的偏振镜拍摄,以便透过外壳看清Magic Leap 1内部)。

图源:Karl Guttag

从图片可以看出,Magic Leap 2和Magic Leap 1的一些关键不同点:

正面略薄,镜片呈扁平状,看起来更方正一些,整体设备看似重量比Magic Leap 1更轻;

Magic Leap 2的头带看似有可倾斜的铰链设计;

看起来仍然需要线缆连接,而线缆看似只有一条。线缆是一个大问题,使用起来具有一定危险性;

两款设备的摄像头大小看似不同,可能Magic Leap 2比Magic Leap 1角度更宽,但位置并不一样,Magic Leap 2在太阳穴位置有两个相同的摄像头;

原本略微向下的手势追踪摄像头被调整到更靠前的角度;

在Magic Leap1的摄像头下面有一对传感器接收器,而在Magic Leap2上看似完全没有;

看起来他们仍然在使用波导,有可能是衍射波导;

至少有两个粘合在一起的夹层平面装置,似乎为红外检测摄像头而设计,并由胶水线中的弯曲形状推测第一个夹层是调光快门,第二个是波导,但目前这只是一种猜测;

眼睛检测摄像头从ML1的底部移到了ML2的外下角。这一变化可能是为改变更大的垂直FOV。

垂直FOV扩大一倍

佩姬所发布的文章中包括一张Magic Leap 2和Magic Leap 1的FOV比较图。Karl Guttag在图中加入了Hololens 1和2作为参考(如下)。与其他大多数AR头显不同,Magic Leap 2有更宽的垂直FOV,而不是水平FOV。

图源:Karl Guttag

当今常见的视频格式是HDTV的16:9,该格式推动了用于AR显示设备的设计。但许多专家认为,对于AR和VR来说,更接近方形(1:1)的长宽比会更好,因为它更接近人眼的FOV。我们也可以看到这种变化趋势,Hololens 1是16:9,而Hololens 2是3:2。

调光问题

引用佩姬的专栏文章的一句话:"调光是Magic Leap 2上市的第一个创新点,使设备可以在明亮的环境中使用"。除非他们在调光/快门技术方面有一些新突破,否则这可能有些夸张。

也许Magic Leap找到了一种新型的大为改善的调光效果,但更有可能的是,他们决定接受一些负面显示效果。Karl Guttag表示,他所知的AR调光技术都有主要缺点:即使在完全透明的情况下,它们也会阻挡大量自然光,导致图像质量下降或使LC显示器难以辨认――这在手术室场景中尤其不切实际。

图源:Karl Guttag

早在2018年,Karl Guttag测量了Magic Leap 1的亮度,约210尼特。相比之下,Hololens 1的亮度约为320尼特,Hololens 2在500尼特范围内。智能手机有超过600尼特的亮度。再进一步说,最近的Lumus Maximus有超过3000尼特。Magic Leap 2的调光功能更有可能是说明他们亮度不足,而不是调光/快门的创新。

视觉辐辏调节(VAC)

据Karl Guttag所述早在2013年的投资者报告中,Magic Leap就对视觉辐辏调节(vergence accommodation conflict,VAC)大做文章。这个问题具体表现在Magic Leap 1有两套波导,每套波导的对焦距离不同,支持两个焦点距离会导致现实世界和虚拟图像的视图出现问题。

图源:Karl Guttag

虽然VAC是Magic Leap 1的一个大问题(Karl Guttag 2018年的文章),但佩姬根本没有提到它。结合所有关于改进图像质量和更大的FOV的讨论,Karl Guttag似乎更倾向于认为双焦点距离方案可能已经被放弃。

没有屈光度调节的波导会出现在接近无限远的地方对焦。Hololens 1和2在波导后使用了一个屈光度透镜(巧妙地铸在遮挡板的背面,所以通常看不到它),并在波导的前面粘上了一个透镜(为消除现实世界的屈光度效果)。

Magic Leap 1在波导的出射光栅中内置了一个屈光度调节装置,如来自Bernard Kress的"增强型、虚拟型和混合型现实头显的光学架构"。

图源:Karl Guttag

简而言之,Magic Leap 1的出射屈光度调节方法往往会降低图像质量。双屈光度的Magic Leap 1需要调节出射光栅屈光度,但如果Magic Leap只有单一的对焦距离,还得看他们是否继续选择这种方法。

近距离和远距离聚焦的需要

支持(至少)双焦点距离不仅仅是一个学术问题,而是"企业应用"会遇到的问题。大多数针对游戏的VR和AR头显会将焦点设定在2米左右。如正常情况下眼睛处理出现在大约1.5米或以上的物体时,眼睛的肌肉相对放松,不会出现严重的VAC问题(视觉疲劳、眩晕感)。

佩姬在CNBC视频采访中举的一个例子是医生,因为医生要长时间地专注手上的工作,人们会希望有更近的有效聚焦距离,当然还得看具体设备是否能做到:

Magic Leap支持双屈光度,并承担图像质量的损失;

同时拥有"近距离使用"和"远距离使用"的设计;

忽略这个问题,而选择更好的图像质量。

瞳距IPD调节

Magic Leap 1有两个不同的型号,虽然许多人认为这是由于不同的人头部尺寸不同的原因,但其实是由于人类瞳孔之间的距离宽度不同,这被称为瞳孔间距离或IPD。有两种型号,也为不同的范围进行调整。但支持单一设计需要放弃一定数量的水平FOV,以致力于IPD调整,目前没有看到任何迹象表明Magic Leap 2是否会有多个的IPD调节型号。

转型真的是"为了企业"吗?

Magic Leap从一开始就专注于C端娱乐和游戏,他们的消费级定位深入到硬件决策中。到2019年,Magic Leap 1已经失败了,Magic Leap已经没有钱了,当时他们说要转向企业市场,并宣布将推出针对企业市场的新产品Magic Leap 2。

要么是Magic Leap 2的设计过于深入,要么是Magic Leap没有钱为企业市场设计产品。虽然Hololens 2的图像质量也不算特别好(Karl Guttag在博客中做了不少评测),但他们至少在基本的人体工程学问题上有所改进。

重要的是与Hololens 2相比,Magic Leap 2在以下方面失败了:

图源:Karl Guttag

Magic Leap 2缺乏足够的眼距以支持大多数普通眼镜,每台设备在使用前必须为需要眼镜的人定制。它取消了"偶尔使用"的应用,如汽车展厅、博物馆和类似应用。

在许多企业应用中,Magic Leap 2和Magic Leap 1(见下图)的周边视野受限应该是一个安全问题。在许多环境中,阻挡用户的周边视野是很危险的。

图源:Karl Guttag

在许多环境中,线缆的存在都是具有危险性的,而且由于线缆的重量,它还会对设备造成不对称的拉力。在Magic Leap 1和Magic Leap 2的设计中,不仅眼镜离眼睛很近,而且太阳穴位置的摄像头还挡住了大部分的周边视野。

Magic Leap 2似乎没有足够的支撑物。请注意Hololens 2在额头上有一个支撑,有一个可选的头顶上的带子(图中没有显示)。到目前为止,Magic Leap 2的图片中可能没有额外的带子或支撑。

从目前的情况看来Magic Leap 2变化不算很大,宣称企业版最大的一个特点可能就是非常大的垂直视场。

“贴着企业版标签的消费者版产品”

当Rony Abovitz还是CEO时,他说Magic Leap 2将面向企业市场,目前看来这种转变主要是在营销方面,而不是在设计方面。

像HoloLens 2(和Nreal企业版)那样采用 "puck on the back"的方式,线缆问题可能相对容易解决。但是,要调整眼距和周边视野将需要从头开始对整个光学系统进行重大的重新设计。

Karl Guttag对他们是否有时间和金钱进行彻底的重新设计表示质疑,Magic Leap选择在一个看似为消费者设计的产品贴上"为企业制造"的标签,就像他们在2019年12月为Magic Leap 1做的那样。

对于Magic Leap未来的发展方向,以及它能否在专业市场上盈利,该公司能完成新一轮融资也证明了企业市场对Magic Leap这家曾经的“明星公司”的看重。佩姬也列出了该公司的企业客户,Magic Leap已与Google Cloud、PTC、NVDIA 、VMWare、爱立信和Farmers Insurance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Magic Leap似乎走到了正确的轨道上,但该公司的主要竞争对手是微软,Hololens 2已经在 B2B 市场建立起企业端AR眼镜的地位,Magic Leap的未来道阻且长。

 第一时间了解XR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