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于互联网:一年收购6家AR企业,Snap从社交到AR公司的逆袭之路

文/VR陀螺 万里

今年3月,美国知名财经杂志《Fast Company》公布了2022年10家最具创新性的VR/AR公司名单,英伟达、谷歌、HTC等知名企业都在这份榜单之中。 这份榜单的第一名,可能会让很多人出乎意料,那便是Snap。 Snap最知名的是自家社交软件Snapchat,但它看起来似乎跟AR没啥关系;它推出的Spectacles AR眼镜目前也远算不上成熟。那为何Snap能成为最具创新性的AR公司呢? 今天,陀螺君打算结合Snap所收购的企业来聊一下它的发展脉络。

“夹缝求生”的Snap  在年轻群体找到突破口  Snapchat成立以来,充满了各种心酸血泪史,它的发展中一直被另一社交巨头Facebook压着打。 从DAU来看,Facebook日活19.29亿,Snap日活为3.19亿(2021年Q4数据),差不多只有Facebook的六分之一。 Snap之所以能“夹缝求生”,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它抓住了一个关于年轻人的细分赛道。

图源:Snap

最初,Snapchat主打的是“阅后即焚”,一个照片发给朋友只能观看几秒,不能截屏。 不过,正是凭借这个马化腾看了都直呼无聊的功能,Snapchat成功吸引了一帮青少年成为了它的种子用户。 他们喜欢Snapchat的原因一是因为在里面聊天会很放松而且很私密,还有一点是,当越来越多的人都开始用Facebook,他们嫌弃Facebook实在是太老了。

Snapchat把自己评价为“相机”公司,并把相机放在了APP的首页位置。围绕着相机功能,Snapchat进行了多次迭代:照片分享、短视频录制、Stories模式......再到如今,推出了一系列好玩的AR滤镜。 从这些功能来看,Snap一直都在刻意“讨好”年轻人。 其实这里我们也可以说,Snapchat以相机作为核心玩法,加之核心用户都是年轻人,发展AR也就成为了它的必然选择。 Snapchat的AR策略是相当明智的,官网数据指出,在美国、英国等地区,13-24年龄段的人中超过90%都在使用Snapchat。

图源:Snap

此外,根据Snap在去年12月发布的官方数据,目前Snap AR平台上汇集了来自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超过25万名滤镜创作者、开发者、品牌商和合作伙伴,他们制作了超过250万个滤镜,用户浏览量超过3.5万亿次。

其中,300多名创作者至少有一件作品收获了超过10亿次的浏览量。Snapchat上玩AR的用户已经超过2亿,平均每天玩 AR 的次数超过60亿次。

图源:Snap

《Fast Company》杂志指出,Snap向数亿人灌输了AR的潜力。从市场教育角度来看,Snap能排在最具创新性的VR/AR公司榜首,这也就不足为奇了。 Snap在AR领域所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但它并不满足当前,反而一直在进行各种收购活动,以此来打造自己的商业壁垒。 

一年收购6家AR企业  软硬件双管齐下  根据Crunchbase的数据,Snap成立至今收购的企业共计有26家。从去年到现在,收购的企业数量有7家。这7家企业的业务中,有6家都与AR有直接的关系。

图源:Crunchbase

抛开Pop wallet不谈,这些被收购的企业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底层软件算法,比如Pixel8earth和Ariel;第二类是电商企业,比如Vertebrae与Fit Analytics;最后一类是硬件企业,比如NextMind以及WaveOptics。 我们从这三种不同类型的企业当中,可以看到Snap对于未来发展布局的三个不同侧重点。

 1、收购底层软件算法团队,巩固AR基础 

2021年4月26日,Snap花费760万美元收购的Pixel8earth。

Pixel8earth是一家3D地图公司,每个用户都可以用全景相机在Pixel8earth平台上补充数据信息。

这款工具本质上是利用多个来源拍摄的数字视频内容,来构建真实世界场景的更完整视角。

而在此基础上,Snapchat不仅能够通过自己应用内的摄像头帮助Pixel8Earth项目进行扩展,而且还能利用该地图来扩展其AR工具,如其不断发展的数字艺术装置和Landmarker Lenses。 2021年1月27日,Snap收购Ariel AI,它是一家专注于人工智能领域以及计算机视觉的企业。 Arial AI的重点聚焦在对移动设备单个RGB图像上的人体形状进行实时、高精度的3D重建,通过基于云的API解决方案提供定制化B2B服务,以及根据个人业务需求提供定制化软件。

Snap对于这两家软件企业的收购,有可能是为进一步开发Snap Map和Lens Studio等功能组件做准备。 Snap Map是Snapchat里面的一个基于地图的AR社交功能,官网表示它每月有2.5亿用户在使用,未来这项功能很有可能会成为Snap的重要获客来源。 Lens Studio则是Snap推出的一个面向创作者的AR开发工具,目前已经有25万创作者。 无论是VR还是AR,底层软件算法都是重中之重,环境识别、物体识别、手势识别、肢体动作识别,这些构成VR/AR核心交互的功能,都需要靠软件算法支持,这也是为何Meta、苹果、谷歌等企业,以及如今的Snap,都在底层软件算法上不断加高自身壁垒。 虽然如今这些底层算法主要用于手机端的Snapchat上,但一旦未来终端转移到AR眼镜,这些核心算法也将成为AR体验的重要基础。

图源:Snap

2、收购电商型企业,拓展变现渠道

2021年7月19日,Snap收购Vertebrae,这是一家AR解决方案提供商,它为零售企业设计和打造3D和AR产品,SONOS、微软等知名企业也是它的客户。 2021年3月17日,Snap收购Fit Analytics,这是一家试衣公司,该公司为知名的服装企业提供精准服装测量工具,这些工具能帮助消费者挑选合适的衣服。

图源:Fit Analytics

社交电商,是目前各大社交巨头都在关注的重点之一。Snap这两项收购,很难不让人猜想这是Snap在为社交电商做准备。 根据埃森哲数据指出,去年社交网络购物总额达到4920亿美元,到2025年这一数值会进一步飙升到1.2万亿美元。

图源:埃森哲

目前Snap这一边,最重要的营收来源是自家的广告业务。此前它常年亏损,去年第四季度开始才首次实现转亏为盈。收购Vertebrae与Fit Analytics,能帮助Snap拓宽更多变现渠道。 今年年初,Snapchat正式推出基于AR滤镜的购物功能Catalog-Powered Shopping Lenses。 商家可以自行设计滤镜,并把商品购物链接放到滤镜当中。 它有点像抖音的信息流广告,但不同之处在于Snapchat上面的广告是基于AR实现的,用户可以先进行模拟试用、佩戴再进行下单,多了更多的互动性。 Snap官网数据指出,体验过AR滤镜的用户购买的可能性是其他人的2.4倍,利用AR滤镜营销,比单纯的视频广告,销售额高出14%。 想必Catalog-Powered Shopping Lenses的推出,背后应该有这两家被收购企业的功劳。

 3、收购AR硬件底层企业,布局下一代平台入口 

Snap收购的第三种企业是硬件型企业。 2021年3月21日,Snap以5亿美元收购WaveOptics,成为其收购企业中金额最高的一家。WaveOptics是一家衍射光波导企业,Snap最新推出的AR眼镜所搭载的正是WaveOptics的技术。

图源:WaveOptics

AR眼镜光学方案经历了从棱镜、自由曲面、Birdbath、阵列光波导到如今衍射光波导,从2021年的新品以及光博会上观察到的现象来看,衍射光波导趋势非常明显,几乎成为了各光学方案企业的兵家必争之地,而随着OPPO的AR眼镜上市,衍射光波导AR产品也正式开始面向C端,当然这依然只是个开端。

由于衍射光波导的色散、良率、成本等问题,加上内容生态匮乏、使用场景有限,现阶段衍射光波导AR眼镜产品依旧不具备引爆C端的能力,但可预知的是它将是下一阶段的核心技术方向。 除了衍射光波导之外,snap还布局了更长远的方向――2022年3月23日,Snap收购脑机接口技术公司NextMind,它所开发的非侵入式脑机接口(BCI)能检测用户神经信号,从而实现靠意念操控屏幕按钮。 对于硬件类企业的收购,Snap短时间难以实现盈利,它更多是对于未来业务的一种探索。 

现在Snap面临的问题在于,基于智能手机的终端设备在AR体验上有很大的缺陷。Snap首席执行官Evan Spiegel曾经表示,目前在手机等屏幕上使用AR就像是通过卫生纸管观看世界。 而另一方面,市面上还没出现足够优秀的硬件产品能够承载Snapchat的功能以及业务,所以Snap亲自下场打造硬件,就如同Snap拥抱AR滤镜,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 另外,当前Snap发展面临着Facebook和Tik Tok等其他社交企业的竞争,发展硬件,或许能成为Snap未来事业的第二增长曲线。 Snap早在2016年就发布了它们的初代智能眼镜Spectacles 1,去年6月份,Snap在2021年全球生态合作伙伴大会上,公布了自家第四代产品。之前陀螺君介绍过这款眼镜的参数,具体可以翻:AR眼镜Spectacles背后,Snap AR生态布局野心初现

目前Snap这几款产品的完成度还很低,前面三代甚至都不能叫做AR眼镜,它没有显示屏,只能实现一些简单的拍摄活动。而最新发布的眼镜续航只有30分钟,视场角也一般。 不仅是自家产品尚不够突出,Snap收购的硬件产品同样不够成熟,就拿NextMind来说,“脑机接口”听起来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某种次时代黑科技,但实际上它还是一项不成熟的技术,未来实现产业化落地也并没那么容易。 这意味着Snap收购AR硬件企业,短期来看并不会即刻产生收益。但是,这些收购,都是Snap的必要尝试。 这里套用罗永浩之前说过的一句话:你只有软硬件结合,做当时最主流、最大的平台,你的人才储备、知识储备、专利储备和资金储备才能在下一次平台革命爆发的时候,帮助你成为牌桌上的选手。” 这些社交巨头的疯狂剁手行为,何尝不是如此。

       原文标题 : 一年收购6家AR企业,Snap从社交到AR公司的逆袭之路